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六十节 谁的孩子

第三百六十节 谁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殿外凛冽的北风簌簌吹过,渐渐凉意袭来,嗖嗖之声清晰入耳。

    今日天色显得幽暗无比,大玉儿也无心思在外赏花嘻玩。她侧躺在木坑上的大红绒毯上,蕴着言不出的慵懒。

    一个宫女隔着一层薄锦被,轻轻揉捏着她细长的腿。大玉儿凹凸袅娜的身形,随着宫女的敲打揉捏轻轻浮动,倍加妖娆。

    另一个宫女端上沏好的上等菊花茶,菊花迷香飘散在空气里,甜甜的涩香弥漫在整个房间内,着实让人迷醉。

    宫女将手中的茶盅轻轻搁在黄金樟茶几上,然后又佝偻着身子跪伏在地,柔声禀告:“启禀庄妃娘娘,衍庆宫淑妃娘娘宫女求见?!?

    大玉儿合拢的双眼微微睁开,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茶几上的菊花茶。

    站在一旁的宫女识趣的端起钧瓷茶盅,用盅盖撩开茶面上的一层茶叶,送到大玉儿面前说了声请慢用。

    大玉儿见茶汁黄稠,又异香宜人。这才轻轻抿上一口,瞬间一丝清香在喉,余香沁心,津润甘甜,心情甚是舒畅。

    思虑片刻,方才显得有些倨傲,低声吟道:“准见!”

    认真说起来,衍庆宫排位是在她之上,地位比她尊享。

    皇太极在盛京称帝,册封崇德五宫后妃,也称五大福晋。

    中宫-清宁宫皇后,称国君福晋,大玉儿姑母,居首位。

    东宫-关雎宫宸妃,称东大福晋,大玉儿亲姐姐,居第二位。

    西宫-麟趾宫贵妃,称西大福晋,居第三位。

    次东宫-衍庆宫淑妃,称东侧福晋,,居第四位。

    次西宫-永福宫庄妃,称西侧福晋,居第五位。

    在皇太极生前,在后宫中受到皇太极专宠,统摄一切的是她姐姐宸妃海兰珠。

    而这,也是她可以拿捏的理由。

    宫女一进大殿立马跪倒在地:“庄妃娘娘吉祥,淑妃邀请娘娘外出赏雪?!?

    大玉儿焮开锦被,愤然而起,俏丽面庞涨得赤红,鸾衣广袖焮翻桌上的茶盅,怒道:“老实说,是谁叫你来?不然……”

    宫女额头溢出粒粒豆大的汗珠,眸中泪光闪烁,忙叩头道:“娘娘息怒!

    是李公公,他说娘娘听到自然明白什么意思,奴婢说的都是实话!请娘娘饶恕?!?

    大玉儿目光如霜,表情越加阴冷起来,僵硬的手因太过用力关节泛白。大殿里所有的宫女不寒而栗,畏惧至极。

    “有说去哪吗?”

    大玉儿脸色一变再变,不知想到什么,方才幽幽说道。

    “长野岭!”宫女低垂着头,匍匐在大玉儿脚下。

    大玉儿沉思了一下,眸深如洞,幽而深邃:“你回去候着,本宫自会派人给你消息?!?

    宫女叩完头,颤颤巍巍的辞去。

    大玉儿愁眉不展,来回走动,犹豫不决。

    “哇……”此时,暖帘后面传来婴儿的哭声。一个宫女抱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掀开帘子抱到大玉儿眼前。

    这就是她去年在盛京永福宫生的儿子,也是皇太极的皇九子福临。

    见到孩子,大玉儿眼里闪过一丝柔情,终于下定决心。

    未时许,冷风肆虐,万物萧瑟,沁骨寒凉,雪花飘飘。

    长野岭,位于盛京东南角,多为商贾聚集之地。

    赵家乃辽东皇商名门,布匹、贵饰、瓷器均有经营,和盛京许多人物都有牵连,算是辽东汉人在盛京混得不错的商人。

    赵东林是赵家独子,赵老爷早年便体弱多病,老年才得一子,后不久病逝。

    赵府一切事物便有找老夫人一手打理,赵灵安则外出走商,使得年纪不过才二十有三就名声赫赫,且为人处事总是通天的豪爽气派,着实结交了不少建奴朋友。

    一顶暖轿悄然而至,赵家公子早已在府门前等候,府中的梅花穿墙而出,花瓣殷落飘舞,落在大玉儿的鬓上。

    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使得大玉儿脸上嫣红一片,急匆匆几步跨入赵府大门。

    赵府卧地面积极大,分东西南北四大院,院院都设有大堂。

    东院乃赵家公子的居室,闲杂人等不可乱入,所以极少有人出没,即使丫鬟家丁过来打理事务,也必须事先通报。

    最令人醒目的便是院顶上的龙脊兽,长着嘴巴,看似要吞噬整个大院。院里各个柱子均雕刻着卷着浪涛和腾飞的龙,看似很是壮阔。

    高大院壁上均绘着相同的浮雕彩画,各院也都设有雅亭,亭中设有石桌雅座,桌凳上同样也雕刻着花草鸟兽之类的图案。

    院廊与其他院直至相通,栏杆都是香木调修而成。很是气派。

    大玉儿明显是这里的???,脚步毫不停歇,自顾走到东院赵公子的居室内。

    末几,化妆成富家公子哥模样的多尔衮,在房门口和大玉儿同来的随身宫女点点头,推门入内。

    “贝勒,可想死玉儿了?!?

    端坐床前的大玉儿听到脚步声,急匆匆站起来,就往多尔衮身上扑去。不料,脚下一滑,仰身向后倒地。

    多尔衮眼疾手快,在大玉儿即将要摔倒的那一瞬间,就将她揽入怀中。

    顿时,多尔衮只觉得香气扑鼻,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再深情的看着怀里的美人,真是美不胜收!

    大玉儿眉目含情的看着多尔衮,伸出小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娇声说道:“你可要疼惜玉儿呀!”

    此情此景,多尔衮哪里还能忍得住,一把就是将大玉儿抱起,向着床上走去……省略一千字。

    一番云雨自不必多说,当两人激情过后,多尔衮嗅着大玉儿的体香,低声问道;“福临还好吗?”

    “你怎么又问这个,难道想羞辱玉儿吗?难道你不知道侍寝是有记录的吗?

    若这样,今后再也不要相见?!?

    大玉儿含泪蓦然坐起,赤裸上身,一任春光无限,气急败坏对多尔衮说道。

    “玉儿别生气,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算了,反正不管怎么说,总是大清的骨肉。

    我就当是我们的孩子,也不算绝后?!?

    事情大概是无法确认,多尔衮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哄着哭泣的大玉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