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六十五节 敌迹初现

第三百六十五节 敌迹初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张云耐不得颜蛰文人这般修身养性,他更喜欢弄一张大网,一网下去,立竿见影,什么都有,多痛快。

    “要结婚了??!”

    旁边,卢欣荣用肘捅捅他,懒洋洋的说道。

    “唔,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怎么,是在想送多少礼金合适,还是说你也心痒痒?”

    二人长期合作,相互配合,彼此间说话少了几分客套,多了几分随意。

    “时光荏苒,一路走来,你、秦督、董守备、远生皆婚娶,唯有卢某孑然一身,独怅然而涕下?!?

    卢欣荣仰望空中白云,一副惆怅。

    “说人话,你这不是无病呻吟吗?

    如今登州卫几近十万人,你卢伯玉贵为第一人,若是真要想娶妻纳妾,不知多少人投怀送抱。

    便是流民中,也有许多俊俏女子,至于在此卖惨装可怜?”

    张云根本不为所动,扫视他一眼,毫不客气讥讽。

    “唉,人生匆匆如流水,总要找一个心投意合的才行。

    算了,不跟你说这些,我到泰州下,把高堂接到临浦,那里山清水秀,正适合养老。

    然后到苏州,看看秦督介绍的女子是否如他所说,美艳不可方物,哈哈……”

    卢欣荣不可描述的笑声中,惊得众人的眼光纷纷朝他望来。

    “卢郎中今日倒是好兴致,看来大海确实能让人心情舒畅蓦然开怀?!?

    颜蛰提起鱼竿,一头长约半尺的海鱼随竿出水,活蹦乱跳。熟练的把鱼摘下丢入水桶中,挂上诱饵,鱼线一抛,转头对走过来的吴锋说道。

    “颜断事不也是好雅兴,看来,你还真适合呆在登州水军,我就不行。

    一天到晚闷得慌,心里不舒服。这除了水,啥都看不着,总是觉得不对劲。

    以前在陆地上,有山有水,有树有花,还有人,可这里,除了水,啥都没有?!?

    吴锋用手里的海图当扇子,轻轻的扇了两下,怅然说道。

    颜蛰身体素质不如自己,可经过短暂训练后,在海上反而比自己更适应。

    所以,这次三十一名士子训练完毕,颜蛰和其他八名士子选择继续留在登州卫,颜蛰本人被卢郎中授予从六品的断事官,可谓前途光明一片。

    而他不顾张守备的挽留,和其他人选择到福州总督府,目前还不知做什么。

    “所以说水兵不是那么好当的?!毖照葑缘玫牡愕阃罚?

    “听沈将军说,以前他们出海,几个月在海上飘着都是经常的事情,你这才出海几天,还是在大明的海岸线上?!?

    吴锋一跃而起,趴在栏杆上,目眺远方,“是??!我还真不是干海军的料,还是踏踏实实的踩在地上来得实在。

    要是让我几个月在海上飘着,呵呵……估计可真得疯了不可?!?

    “可能因为你是陕西人,原来从未接触大海,一时间难以适应而已。不过去总督府也好,我相信有更好的前途等着你。

    秦督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培训我等,不可能束之高阁闲置不用。

    不说别的,单是训练期每月的五两饷银,比海军陆战队还高,便可知秦督对我等的重视?!?

    颜蛰眼光跳跃,看事非常通透。

    嘟嘟,嘟嘟……

    此时,桅杆最上头的望哨传来短促的哨声和旗语,打断了大家的休憩时间,一众人等纷纷跑到甲板上。

    哨声和旗语传来的并不是发现了敌人的讯号,而是有了其它发现的表示。

    “好像是死人,怎么这么多死人?”

    张云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站了起来,走到桅杆边,看向远处,海浪之中,飘来的不仅有死尸,还有不少的油污,乌泱泱的一大片。

    作为主舰的福船开始减速,曹胜鑫却带领其他六艘战舰鼓足风帆先前继续航行。

    几名水兵拿着一头带着钩子的长竿,站在第一层的甲板之上,那些死尸飘到附近,便用竿子钩住,将死尸一一的拖到船上。

    十余具尸体被一字儿摆开在一层甲板之上,血早已流尽,伤口被海水泡得发白。

    沈寿崇蹲在这尸体之前,眉头微皱,手里拿着一块烂布,左右翻动尸体。

    “有什么线索吗?”张云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根据伤口以及死尸的模样判断,他们大概死了不到两个时辰?!?

    沈寿崇抬头看了看天色,“也就是说,对方距离我们不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有机会追上他们?!?

    “沈将军,吩咐舰队,卢郎中将泰州港口下船。然后我们直插舟山群岛海盗的老巢。

    至于说这伙海盗,能碰上就地消灭,否则还是原来预案为主,你以为如何?”

    对于这起突发事件,张云给出处理意见。

    沈寿崇依旧双眉不展,不知道思索什么。

    “有什么不对劲吗?”沈寿崇怪异的表情,引起卢欣荣的注意。

    “若是末将所料不差,这些人应该是金陵的大商人,有自己的武装船只,一般的海盗不敢下手,可没听说东海有大型的海盗???”

    沈寿崇摸着胡茬困惑的说道。

    “他们走私货物,海盗抢他们,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么?”一边的张云不解地问道。

    沈寿崇抬头看一眼张云,解释道:“张守备有所不知,这些人虽然是走私货物,但是如果时机合适,他们随时能摇身变成海盗黑吃黑。

    据本将所知,金陵的大商人和沿海卫所官兵基本都有走动,这一带的海盗是不敢去摸他们的屁股的。

    所以这一次,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你是说,这一次这些海盗斗胆向金陵商人下手,是他们纠集了足够的力量,觉得自己可以叫板他们?!?

    张云明白了沈寿崇的意思。

    “走海的商人一般一年出海两次,依据季风的特点航行,大多都是结伴而行,抵抗海盗。

    他们一般是出动十几艘商船,外加三艘战舰护卫,而且货物的商船也有战斗能力。

    每艘商船之上都装有弩机,石炮,每个水手都配备武器,这种规模,在这片区域之内根本就无人敢去找他们的麻烦。

    这么多年来,敢找他们麻烦的的海盗,都被打垮了。

    除非南安郑家,可一般他们都有交?;し?。郑家根本不会为难他们,这点,郑家声誉还是有保障的?!?

    沈寿崇详细的向卢欣荣和张云解释其中的门道。

    “一次性出动十几二十艘船,这些商人真不简单,居然比我们大明水军还要阔绰!”卢欣荣摸着腮帮子,颇为感慨。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敏感盛情,感谢诸君每日投票支持,希望有月票的朋友帮忙一二,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