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六十八节 利剑出鞘

第三百六十八节 利剑出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脚下的战舰骤然之间一个急转弯,突然加速,船身微微一震,绝大部分的石弹全都落在了水里。

    刀疤六惊讶的发现,在己方如雨般的石炮,重弩的攻击之下,对方居然没有还击。

    这让他大惑不解,莫非对方船上并没有远程攻击武器,这有些不可想象。海上的战舰,如果没有远程武器,岂不是就只能背动挨打么?

    一定有鬼!

    轰隆隆……

    下一刻,海面上腾起了几团水柱,接连响起了几声轰隆隆的炮响。

    可惜的是,这个距离对于福船上的小炮,还是有点太远。

    几颗炮弹打出去,基本上都没有能打到对方船上,纷纷落在了对面船队之中的海水里,激起了几团浪花。

    赵老三带着两个手下站在船首位置的百子铳旁边,急的不时扭头朝张云望去,

    等着他下令发炮。点火用的火把,这个时候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中,随时都可以杵到炮尾的火门上。

    可是张云却并不急于让他们发炮,而是先下令船上持有火铳和鸟铳的海军陆战队点燃了火枪上的火门。

    在他的船上,按照张云以前定下的规矩,在没有他的命令之前,是决不允许任何人擅自开火的。

    所以即便是看到有人开火了,他的船上还是保持着安静,甚至拿着火铳的火枪手连火绳都没有点燃,静候张云的命令。

    张云很满意手下们的表现,虽然他也是第一次参加海战,心里一直砰砰直跳。

    但还是努力控制自己情绪,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有紧随其后的吴锋,发现张云握刀的右手,紧紧松松,无不显示他内心的紧张。

    想想也可以理解,没有谁,天生就属于战场,即使努力训练也不行。

    而纵观沈寿崇,有条不紊的下达着一条一条的命令,巨大的福船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在宽广的海面上溜来溜去。

    虽然时不时地挨上几枚石弹,但却无伤大雅,对于五百料的巨舰来说,这样的攻击,只要不击中主桅,根本就无法给舰只造成太大的伤害。

    张云一直目视着沈寿崇的指挥和命令,果然是术业有专攻,要是自己来指挥,保管立时抓瞎。

    什么水流的变化,风向的变化,怎么调节一主两副三副风帆,自己是一知半解,停留在表面。

    在大海上,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给老子盯上对面的那条帆船,不要管其他船只,集中所有火力,先给我狠狠的揍它,弓箭手火箭准备!

    尾炮也给我准备,跟他们交错的时候,给我瞅准了打!

    开始,都给我瞄准了!听我招呼再开火!”

    沈寿崇回到了船尾的艉楼上面,站在舵工旁边,将手指向对面明显是主舰的帆船,大声的对船上的部下们喝道。

    水兵将领得令之后,赶紧带着手下挪动船首的炮架,尽可能的将炮口对准对面驶过来的那条帆船。

    张云的火铳手和弓箭手们,也都纷纷点燃了火绳或者火箭,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两支船队这个时候几乎撞在了一起,距离拉近到了几十米,几乎连对面船上海盗们脸上的雀斑都能看清楚。

    双方的船只这个时候,几乎都开始一起发炮,朝着对方船上打去。

    一瞬间海面上接连响起了一连串的炮声,如同滚雷一般朝着海面四面八方传去,一团团硝烟在每条船上升腾起来。

    一颗颗炮弹呼啸着飞出炮膛,朝着敌船上飞去。

    一时间海面上彻底热闹了起来,这些炮弹,基本上都招呼向了对面敌人的帆船。

    只是准头嘛,实在不敢恭维。几十米的距离,居然还有炮弹落在了海里,但是一半以上的炮弹,还是命中了目标。

    有的炮弹打在了敌船的船体上,咣当一声船体上便被打出了个窟窿。

    个别炮弹威力小,打在船体上,并未击穿船体,只是在木头上打了个坑,便弹落在了海水之中。

    也有个别炮弹打的比较准一点,命中了敌方船只的船舷抑或是船帆,要么打的木屑乱飞,要不就是结结实实的给敌人的船帆上开了个硕大的窟窿,也算是给敌方造成了苦恼的损失。

    总体上这样的炮击强度,在这样的海战之中,象征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

    更多的好像是图个热闹,一般情况下很难击沉或者击毁敌船。

    反倒是有些小炮打的是散弹,还给敌方人员构成了一些威胁,四面横飞的小炮子命中率高一些,打的敌船船体上劈啪作响,声势倒是更吓人一些。

    没有办法,威力巨大的红衣大炮,因为太重的原因,没法装在船上。

    所以登州卫的福船上,安装的都是一些八磅或者十二磅的实心小炮。

    张云这会儿管不了那么多,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那条冲过来的帆船上面,手心都是汗,大吼一声:“给老子开火!”

    随着他一声大喝,船上那些火枪手、弓弩手、弓箭手立即便都动了起来。

    赵老三嗷了一声,一把便将火把杵在了面前火炮的炮门上,只听得轰的一声,这门百子铳便立即蹦了起来,咣当一下又落在了甲板上,而且炮架还后移了两尺的距离。

    火枪手们,这时候也都纷纷扳下了机括,卡着火绳的龙头吧嗒一声落下,正好落在火铳的火门中。

    火门中火光一闪,火枪便立即响起了砰的一声,铳口腾出一片烟雾,满船都腾起了一团团的青烟。

    弓箭手更是将点燃的火箭搭在了弓弦上,奋力拉弦开弓,嗖嗖嗖的将冒着火苗的箭支,朝着那条海盗船上射去。

    沈寿崇看得清楚,迎面而来的帆船正是刀疤六的坐舰,准备实行跳帮作战,此刻算是倒了大霉。

    百子铳为啥叫百子铳,就是因为它主要是用来发射散弹的,一次能装填小指头大小的炮子百余粒。

    远距离开火的话,威力可谓算是渣,但是近距离发射的时候,可以说一打一大片,对人员的杀伤效果倒是不容小觑。

    这会儿两条船相距也就是二十米左右的距离,这一炮几乎只顶着对方的脑门放的,岂有不中之理。

    百余颗炮子,立即跟下雨一般在对方船上横扫而过,打的十几个船上的海盗惨呼声声便扑倒在了船上。

    一个家伙甚至于直接便从船的另一侧翻下了船,惨叫着跌入到了海水之中。

    至于几个火枪手打出的铳弹,还有弓箭手射出的火箭,张云也没指望他们能建功。

    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在摇晃不停的船上,想要精确瞄准,打中一个敌人,也不太容易,吓唬人的成分要多一些,顺便火箭也给对方造成点麻烦。

    可是即便如此,对方还是吃了大亏。甲板上的人在这一炮之下,死伤不少,让他们立即便乱了阵脚。

    眼瞅着两只火箭插在了他们的船帆上,对面船上的海盗头领赶紧吆喝着救火,让手下打水灭火。

    张云手举单筒望远镜抬头看了看,才发现刚才几个火枪手开火,居然还是有所建树的。

    对方桅杆上一个上斗瞭望哨,这个时候居然不知道被谁打中,趴在桅杆顶上惨叫着。

    不多时便一头跌了下来,掉到半空的时候,一条腿被帆索缠住,就这么挂在了桅杆半中腰的位置。

    这时候张云听到吴锋的欢呼声,只听这小子兴奋大叫:“是我打的!是我打的!哈哈……”

    张云扭头瞅了一下,吴锋手里抓着一杆新配发他不久的鸟铳,在船首位置手舞足蹈庆祝他的收获。

    这小子心理素质不错,首次见血居然没有任何不适,是个当兵的料子,可惜……唉……到底是文人士子,陆战队留不住他。

    “叫什么叫?有没有规矩,还不快点重新装填?陆战队注意,小心敌人反击?”

    想到这里,张云内心有些不舒服,立即喝骂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