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六十九节 惨烈厮杀

第三百六十九节 惨烈厮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吴锋嘿然一笑,不置一词,埋头装填弹药。

    眼前这位年纪小于他的张守备,性格火爆独断,其上位固然有他兄长秦督的关系,但不得说自身也非常努力,是个真性情的汉子。

    奈何军队非其所爱,自己有其他的考量打算,倒是辜负他的厚爱。

    船上的海军陆战队们不敢怠慢,纷纷赶紧取出火药和弹丸,再次给铳炮装填起来。

    只听又是一阵炮响,刀疤六的坐船上再次弥漫起了一团硝烟,损失惨重。

    刚才的阵仗伤了他们几十人,这会儿船上的喽啰们还没有缓过来劲,正在头目的吼声中,拼命的打水扑火,抑或是扳动伤者,没想到第二轮打击如此快速。

    趁他病要他命,更有擒贼先擒王之说。

    沈寿崇是海战的老手,自然不会错过如此好的机会。

    “加快速度,撞沉他们?!?

    手下舵手控船的控船,扬帆的扬帆,福船开始转向,舰首位置朝着刀疤六的海盗船狠狠的撞了过来。

    福船船体本来就比海盗帆船大,而且船体也要坚固许多,船首高大尖削,如同一个巨大的铁犁一般。

    在海上交战的时候,对一般的船只都占有不小的优势,除了装的炮多之外,载人和载货量也大。

    用于海上交战的时候,是大明这个时代包括官军水师的绝对主力,还可以靠着冲撞战术,达到击毁敌船的目的。

    沈寿崇此举立马便引起海盗船海盗的注意,嘶哑着嗓子朝刀疤六大声叫道:“舵把子!小心左面那条福船,他们要撞咱们!”

    刀疤六不愧为常年纵横东海的老海盗,一看大明的福船朝自己撞过来,只是稍稍扫了一眼周边的局势,便立即对舵工大吼道:

    “右舵!朝右转向!躲开它!缭手快,调帆加速!”

    得到命令,缭手们扑到船舷处,拉动帆索,扯着船帆调整吃风。而舵工也是个老手,见势不妙,得令之后立即便用力扳动舵杆,使船只朝右转向。

    船借风力,在深蓝色的海面上划出一条白色的尾迹,接着又来了个右转,愣是错开沈寿崇冲过来的福船。

    并且几乎贴着那条福船,和它错身而过,相互之间仅仅相差了不到十米远的距离。

    看着高大如楼的福船的船体,从他们左舷处擦过,海盗船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不比不知道,这一比较,他们的船真是有点太小了,对方福船虽然也称不上太大,但是起码比起他们这条船,还是大出了一倍以上,让他们产生出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福船这一下没有撞中海盗船,也不客气,船上的将士们立即便冲到了他们的左舷,纷纷居高临下朝着海盗船又是放箭又是放铳。

    一时间,海盗船只能被笼罩在了他们的攻击之中,船甲板上噼噼啪啪作响,不断的被铳弹或者火箭射中。

    这样的射击角度非常理想,尤其是百子铳,简直就是跟打靶一般,一炮轰去,几十近百颗炮子如同扫帚一般的横扫过了大半个甲板。

    经此三波暴击,刀疤六船上瞬间损失上百人手,这下他们算是没戏可唱了,基本上被打得失去有效战斗力量,接下来他们根本无力进行任何接舷战。

    张云看到这样的场景,实在忍不住,右手握刀,左手握拳,大声叫道:“漂亮!兄弟们打的漂亮!哈哈哈……”

    虽说到现在,并没有击沉海盗的船只,但作为海军陆战队出海以来的第一个漂亮仗,连带着张云在内,船上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只不过,他们庆祝得太早些,战斗远未结束。

    登州卫海军除了沈寿崇这艘首舰是五百料的大福船,其他六艘只有三四百料之间。虽然对比海盗的帆船,占有优势,但绝不是碾压的态势。

    否则,海盗也不敢跟官家斗,尤其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也就是说,海盗们有一战之力。

    就在张云他们庆?;竦眯∈さ氖焙?,两支船队已经纠缠在了一起,纷纷交错而过。

    相互之间距离都很近,处于一种混战的状态,双方的船只都在寻找各自的目标下手。

    眼见刀疤六的坐舰被登州水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覆灭在即。刀疤六手下的一条船,竟然不顾交战双方,朝张云旗舰船冲来。

    两条船相对而行,都拥有一定的速度,很快便跟张云他们所在的旗舰交错而过,张云他们的船尾正好对着他们的船身中间。

    早就在船尾等着的三个炮手,瞅准这个机会,当即也把手中火把落下。

    更有十几个海盗,振臂将标枪朝着福船投掷过来,一支标枪几乎擦着张云的身边钉在甲板上,惊得看到的海军陆战队都惊呼起来。

    张云倒是没有大惊失色,只是身体微微侧了一下,确保自己的安全之后,根本就不为所动,任由这支标枪钉在脚边。

    不等这支标枪停止颤抖,张云便一伸手拔起了脚边还在颤动的标枪,怒喝一声一个振臂,便将这支标枪原路投了回去。

    可惜的是船体摇晃得厉害,海水被十几条船只搅得翻滚不已。

    这使得张云投出的标枪失了去准头,结果嗖的一声飞过帆船的船舷,笃的一声便颤动着牢牢的钉入到了船体的主桅上。

    与此同时,福船上也出现了大量伤亡情况。

    一个将士胸部中了一箭,箭支同样也是绑了油布条的火箭,还在燃烧着。

    箭簇一下刺穿了这个将士薄弱的皮甲,嵌入到了他的胸膛中,疼的他惨叫一声,赶紧伸手拔箭。

    可箭上还有火,又把他的手给烫了一下,更是疼的他接连惨叫。

    幸好旁边有人手疾,赶紧从旁边抄过一个装有半桶海水的木桶泼了过去,立时将他胸口上的火箭浇灭,并且把他拖到船舷下面,这才没让他被火继续烧伤。

    还有一个缭手运气不好,一个不小心,被海盗船上投来的标枪刺中,标枪直接穿透了他的大腿,一下把他钉在福船甲板上。

    这个缭手当场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大叫救命,双手抓着标枪,想要把标枪从甲板上拔出来。

    可不等他把标枪拔出来,一颗铳弹又打中他的脖子。

    他立即松开抓着标枪的双手,用力捂着脖子,再也发不出惨叫声。只能在喉咙里面发出呼噜的声响,大量的鲜血立即从他脖子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不等别人去救他,他很快便侧身软倒在了甲板上,眼看是活不成了??墒羌幢闶撬懒?,他的一条腿还是被标枪钉在甲板上。

    这样惨烈的一幕,落在了船上所有人的眼中,在令他们震惊的同时,也激怒了这些年轻的陆战队员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