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七十节 缠斗

第三百七十节 缠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张云从甲板角落拿起一块蒙了牛皮的木盾,遮住了身子,“弟兄们,大家配合一下,给我使劲招呼他们!

    替死去的弟兄报仇!”

    张云大步走下艉楼,来到了甲板中间,右手抽出了腰刀,指着旁边驶过的那条偷袭的海盗船,大声喝道。

    得令之后的陆战队员,有的拿起盾牌替枪炮手、弓箭手遮挡住,有的借助船舷隐蔽,开始掉头对准过来援救刀疤六的海盗船。

    弓箭手、火铳手轮流瞄准,呯呯砰砰的打起来。

    赵老三也带人将船首的那门百子铳的炮口调转,对准了就要驶过的那条海盗船,大骂一声再次点炮。

    一团炽烈的火焰从炮口中猛然喷出,又是一片铁粒子像是暴雨一般的朝着那条海盗船打去。

    炮子劈啪作响的打在了他们的船身和船舷上,几颗炮子还打在船帆上,着实把他们吓得不轻。

    可惜两船距离太近,没有好的角度,赵老三的百子铳发炮之后,只能打在他们的船舷处,却无法命中船面上的人。

    要不然的话,这一炮足够这帮家伙们喝一壶。

    或者炮的口径能够大一些的话,这个角度倒是不错,起码可以给他们的船体开个大洞。

    就在此时,福船的船舷处也响起了一声轰响,张云感觉到不妙,赶紧用盾牌掩住了身体,一个就地打滚,滚到了船舷下面。

    只听船上上也响起了一片劈啪之声,原来那条海盗船上的一门小弗朗机炮对准了他们开了火。

    这一炮下来,又有两个将士惨叫着倒在了甲板上,气的张云差点当场暴走。

    刚才要不是感觉不对劲,来了个赖驴打滚躲到船舷边上的话,估计这会儿连他在内,也被打了一身窟窿,站起来之后,张云暗叫一声侥幸。

    此时,沈寿崇指挥福船瞅准刀疤六的海盗船,斜刺里冲了过去,船头直指那条船的船身,做出了要冲撞的架势。

    吓得刀疤六赶紧转舵规避,结果沈寿崇又下令右舵,正好将船首又对准了海盗船腹身。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迫使那条船不得不又一次转舵避让,使得福船船舷和它的船舷擦碰到了一起,两条船的船舷发出了剧烈的摩擦声。

    “投掷燃烧弹……”

    张云眼看到了这种时候,火铳弓箭都已经用不上。

    这已经接舷,于是便将单刀还到鞘中,一脚撩开了覆盖在船舷处的箱子,从里面抓起了一个鲸油燃烧瓶,对着船上的众人大叫道。

    这时候正是用这玩意的好时候,燃烧瓶木塞已经被拔去,塞入了一团布条,微微一晃,鲸油便浸满了布条。

    凑到火把上燃烧瓶的布条立即便呼的一下着了起来,张云一抖手,奋力将燃烧瓶朝着敌船上投了过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瓷瓶的碎裂声传来,接着便看到轰的一声,对方船上腾起了一片火光。

    火油罐是这时代十分常见的一种海战武器,还有火砖等都属于纵火性武器。

    但在很多时候,油脂的稀缺,也造成了这种武器数量的稀少。一般海盗船上,准备这种玩意不多。

    但登州卫例外,经过几次捕鲸行动之后,这会福船上这东西可是数量十分充足。

    船舱里面至少储几百个之多,扔起来一点也不吝啬。

    其它将士见状,也赶紧纷纷奔过来取了一个在手,按照原来的训练,拔出木塞丢掉,换上了一团碎布条塞入瓶口。

    然后晃动一下让瓶中鲸油浸湿布条,接着点燃碎布条,一个接着一个的朝着敌船投去。

    而帆船上的海盗们,这会也咋咋呼呼的抄起了刀枪,冲到了船舷处准备跟登州卫的福船打一场接舷战。

    因为两船相向而行,很快就会再次脱离,所以也没人敢跳帮到对面船上。

    要不然两船一分开,跳帮过去的人便成了自投罗网,所以他们只是准备在船舷上拼杀几下,争取能多杀伤几个敌人即可。

    没成想两船一擦碰到一起,对面福船立即嗖嗖嗖的投到他们船上了好几个火油罐,只听啪嚓啪嚓几声响之后,他们船上四处着起了一片大火。

    这一下刀疤六的帆船算是彻底热闹起来,船上的人立即鸡飞狗跳,再也顾不上去跟张云打什么接舷战,转身慌张的去找水桶和沙子,以便扑灭船上的大火。

    福船上陆战队员见此,这个时候也用不上刀枪了,纷纷换上了弓箭或者火枪,朝对方打去。

    如此一来,很快便打的那条鸟船冒着滚滚浓烟,狼奔豕突的朝着远处逃去,船上继续响起着大呼小叫的声音。

    远处赶来帮忙的曹胜鑫见到一幕,眼瞅着沈寿崇以一敌二尚且游刃有余,一会儿工夫便将海盗船给赶的冒着烟逃走。

    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拍着身边一个舵工肩膀说道:

    “看到没有,咱们也别丢人,给我瞅准了撞过去!今天,一定要把这些海盗全部留下,也让秦督瞧瞧咱们登州卫水军的本事?!?

    曹胜鑫的话音刚落下,他的船便开始调整航向,朝着过来帮忙的海盗船直挺挺的冲过去。

    那条海盗船看刀疤六的船被打跑,而且大明水师的福船也把船头对准了他们冲过来,于是赶紧调整航向,试图规避曹胜鑫的船只。

    而曹胜鑫座船上的那个舵工,显然是个老手,操船的技艺相当不错,提前料到这条海盗船要规避的方向,操舵继续调整船只航向,始终牢牢把船头锁定在那海盗船上。

    结果不多时,巨大的福船便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那条海盗船的船尾部分,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刀疤六麾下的那条海盗船立即发出了一阵令人碜牙的木料碎裂的劈啪声。

    曹胜鑫福船船首坚固高昂,正是海上冲撞的利器,一旦要是比他小的船被它撞中的话,那么结果往往很惨。

    只见曹胜鑫的船首在撞上了那条海盗船之后,立即借助海浪再次扬得更高。

    然后又依靠着自身的重量优势压了下去,结果只听到那条海盗船不断的发出劈裂的声音。

    船尾愣是被压下去,船首翘了起来,最终在密集的木料断裂声中,船尾彻底被曹胜鑫的福船给压碎。

    失去了船尾的海盗船,眨眼间便只剩下了大半条船身。

    没了船舵来控制它的方向,这大半条残船立即便在海上打横了过来,失去了继续航行的能力。

    这一下算是彻底被曹胜鑫的福船给撞废了,船体开始大量进水,渐渐的开始沉了下去,

    吓得船上的那些刀疤六的手下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蹦到了海水之中,拼了命的朝着附近的友船游去,不停的大呼救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