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七十二节 首战告捷

第三百七十二节 首战告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船上的海盗见势不妙,再也顾不上这条船,纷纷接二连三的开始跳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嗷嗷叫着拼命的朝着赶过来的友船游去。

    只是在此情况下,想要逃命又谈何容易?

    战斗仍然在继续中,尤其是他们处于绝对劣势下,友军根本无暇分身接应他们。

    不说沈寿崇开着五百料的福船碾压过去,海水带着强大的漩涡把附近的海盗卷入船底,单是登州卫海军的自由射击,便让这片海域的海水染成鲜红一片。

    张云愣神的望着这一切,通过这一仗,他真真切切感受到海战的残酷性和海盗的顽强。

    纵使打到如此境地,海盗已经大势远去,沈寿崇命令旗手劝降,可对方的回复居然是船在人在,并不投降。

    这一刻,张云对于登州卫海军,对于海军陆战队有了一个新的理解和认识。

    “速战速决,成全他们!”

    舵手室内的沈寿崇见到对方的回复,深吸一口气,毅然下令。

    他明白海盗对船这份情感,常年跑海的汉子,基本上以船为家,早已有了感情。这跟是否海盗无关,而是所有以海为家的人一种情结。

    “燃烧瓶!给老子使劲砸过去!抢不过来,也他娘的不能让他跑了!烧了它!”

    既然得不到船只,张云发狠的在船上大声咆哮。

    又一箱鲸油燃烧瓶被打开,将士们纷纷从中取出了一个,一会儿工夫便一个接着一个的朝着刀疤六手下的船上扔过去。

    啪嚓啪嚓一通碎裂的响声过后,那条海盗船上立即便冒起浓烟,浓烟之中还翻滚起着熊熊大火,把船上的海盗们烧得鸡飞狗跳,疯了一般的想尽办法进行灭火。

    只是人家同样想到了这一点,取出数量不多的火油罐子也朝着他们砸了过来。

    结果张云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船上也被对手丢过来几个火油罐子。

    只听噗通的一声,他的船甲板上也冒出了火苗,火油四溅之下,大火迅速的开始蔓延起来。

    惊得张云一边命人继续战斗,一边让吴锋指挥船上将士们赶紧灭火。

    一包包码放在甲板上的沙子,被将士们扛起来飞奔到着火的地方,呼啦啦的洒在火点上,掩住了甲板上四溢的火油。

    接着一桶桶海水立即泼上去,可是一部分火还是没有被扑灭,火苗依旧不停的跳跃着,居然烧向了桅杆旁边堆放的帆索。

    一个缭手眼看火要烧着那堆帆索上,心急之下居然忘了平常的训练,抬脚就去踩,试图将火头踩灭。

    这倒好,他几脚踩下去,没把火踩灭,反倒是自己脚上也沾了火油,一下子烫得这家伙嗷嗷直叫。

    连蹿带蹦的冲到一旁,一脚便踩在了一个水桶里面,这才把脚上的火给弄灭??墒撬男⊥瓤阕诱饣岫脖簧绽昧?,估摸着起码要烧出不少的燎泡。

    吴锋情急生智,赶紧奔入舱中拿来了一床被褥,哗啦哗啦泼上了几桶海水,将被子浇湿,抓起来飞身上去,把被子捂在了火头上,这才算是把火给彻底盖灭。

    看着火被扑灭之后,吴锋长长的松一口气。

    扭头看了一下战况,这个时候在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拼斗之后,双方战船已经开始渐渐脱离,准备下一个冲刺。

    海面上剩余的五艘船,要么半浮半沉的在海上漂浮着,要么冒着滚滚的浓烟,火焰冲天的燃烧着。

    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海战还真是残酷,吴锋摇摇头,有些困惑,难道海战只有冲撞、放火、跳帮等这样以命搏命的简单方法吗?

    如果陆上威力巨大的红衣大炮搬上战舰,而不是威力较小的火炮,能否改变海战的方式?

    此刻,盘旋在他脑海里的俱是这些问题。

    “发愣什么,你不要命了,赶紧去调整炮口,盯着点?!?

    张云这时顾不上去关注整体战况,而是兴冲冲的呼和众人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局势到了现在,已经非常明朗。仅余的两艘海盗船,已经是强弩之末,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

    之所以还在战斗,不过在硬挺而已。

    而且,连张云这个战场新手都看出来,这两艘海盗船已经没有了相互配合,都是在独自为战,不知匪首是不是在起先的沉船中已经死掉?

    现在,沈寿崇的目标已经不是被打得差不多的帆船,而是另一艘较大的广船。

    大明的海船基本上分为三大类型,即广船型、福船型和沙船型。凡属海船,无论是民船,还是战船,基本都属于这三种船型。

    这次六艘海盗船,五花八门,各种类型都有。

    在刚才的战斗中,这艘较大的广船被登州卫水军另一条船偷袭,挨了几炮。

    本来这样的炮弹对他们的船体来说,基本上构不成什么大的伤害,甚至于连船板都打不破。

    可是倒霉的是一颗炮弹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他们主桅的帆索,一下将帆索扯断。

    沉重的船帆呼啦一下便坠了下来,使得他们一下便失去了主要的动力,仅剩下了前桅的前帆,只能让他们缓慢的行动。

    速度和灵活性顿然降了下来,海盗船不得不朝着外海行去,试图脱离战斗。

    可是沈寿崇又岂能放过他?

    带着另一条船不多时便追上了这条失去了主帆的广船,一左一右的夹住它,调整炮口,对准这条船开始轰击起来。

    沈寿崇的船上有四门炮,其中两门是二百斤以上的大佛郎机,此外船舷上还架有两门几十斤重的小佛郎机,火力比另一艘福船要旺盛不少。

    张云指挥着将士们,对准这条广船乱炮齐发。两门小型的弗朗机炮射速较快,不断的更换子铳,照准这条海盗船痛打起来。

    另一条福船船轻炮小,可是也不甘落后,虽然赶不上小弗朗机炮的射速,可是却也基本上可以保证一分钟发射一次。

    两门炮配合着沈寿崇的座船,丝毫不让地开足火力,不停的朝着那条海盗船轰去。

    那条广船上的海盗们,也不肯就这么束手就擒,看到两条大明官军的船追上了它,也是发了疯的开始反击。

    广船比沈寿崇的福船要小一些,所以武力稍弱,总共也就是三门炮。

    但他们不知道在哪儿搞了一门将军炮,这种炮重达四五百斤,炮身有五道铁箍,口径比较大。

    虽然不算是红夷大炮,可是也算是一种比较厉害的大炮,至于另外两门则是比较常见的大碗口铳,威力就比较一般般。

    问题是他们的那门将军炮置于船头位置,再加上他们主桅上的船帆被打落下来,船只失去大半动力,一时间没法调转过来对准沈寿崇和另一艘福船开炮,于是只能用船艉楼上的两门碗口铳进行顽抗。

    同时船上的海盗们也拿起了各种火铳和弓箭,疯了一般的朝着两边靠过来的两条敌船发射,试图阻止他们靠近。

    可他们的顽抗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登州卫的两条船的火力大大超出了他们,几轮炮轰过去,便打哑了他们一门碗口铳,把船尾的艉楼还打塌了一角。

    天色日渐黄昏,太阳开始朝着海平线落下,而战斗也终于结束。

    经过两个时辰的血战,不管是留下来还是逃跑的海盗,俱已消灭或俘虏。

    因为没有跳帮作战,许多海军陆战队员没有捞着出战的机会,此时只能干些善后的工作,但凡还有反抗的,那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的战刀染上鲜血。

    六艘海盗船,只有两艘破破烂烂的留存在海面,其他四艘沉入海底。而海盗,也没有剩下多少。

    一两千人的海盗队伍,仅有三百多人活下来,都被集中沈寿崇的座舱上,被一根根绳子串在一起,赶到了最底层的舱室里。

    此战,最受伤的当属沈寿崇的座舰,在刚才交战之中,和敌船发生过两次碰撞,都是船舷处的擦碰,舷板多少有点裂开一些。

    船上另外还挨了几炮,船的第五个隔舱舱壁上部被打了一个窟窿,右舷舷板被打垮了一段。

    还有甲板刚才被人丢上了个大火油罐子,着了一把大火,甲板上被烧的焦黑一片,少量船上的备用帆索被烧毁。

    而张云分布在七条船上海军陆战队,一战下来,阵亡八十九人,伤三百多人,其中轻伤两百三十人,近一百人重伤,也算伤亡惨重。

    当然,这也跟他们第一次上战场有关系。毕竟训练再刻苦,新兵和老兵始终是有区别。

    但不管如何,虽然有些损失,但这一仗总算是胜利!

    而接下来,则是享受胜利果实的时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