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七十四节 那就听你们的

第三百七十四节 那就听你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毋庸讳言,这些财物是兄弟们拼死拼活打下来,自然见者有份。

    但必须说明的是,登州卫要发展,我们不可能干一锤子买卖,把这些财物全部分掉,从此金盆洗手,然后归隐江湖吗?”

    张云说得有趣,活脱脱一副盗匪的口吻,众人轰然大笑之余,却也把悬着的心放下。

    主调已经说得很清楚,见者有份,如此足矣!

    下一刻,张云挥舞着双臂,声线蓦然提高说道:

    “不是,我们要继续壮大自己的实力,如此,今后才能财源滚滚。

    大家知道,在遥远的西方,荷兰人强大的舰队已经抵达这片海域,也就是说,他们的触角已经探到大明的领域。

    作为大明的海军,到时候我们肯定会和他们发生碰撞,还有盘踞在泉州的郑家。

    若没有充足的实力,我们只能龟缩在登州一隅,甚至可能连海盗都对付不了。

    这不是登州水军想要的,我们要的是登州卫的商船能抵达大海的每一个角落,在带给我们无穷财富的同时,也将大明日月旗插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所以,今后像这样的收入,八成将用于发展登州卫水军,造大舰、造枪炮、分发军服、改善将士伙食等等。

    而其中的两成才是登州卫兄弟们的补贴,见者有份!记住,是所有登州卫将士,而不是局限于我们在场的几个人。

    仅靠我们几个人,是无法把大明日月旗插到世界的每个角落的。

    本将知道,当初秦督取消吃空饷,肯定有人感到不忿,这虽然对普通将士有利,但同时损害了将领的利益。

    之所以原先不说,那是在考验你们?!?

    熊熊火烛下,张云的声音非常富有激情,听在众人耳中,却不啻于一道道惊雷,喜忧参半。

    张守备所言,有两点信息非常重要。

    首先,这样的劫掠今后还会发生,那意味着他们将有源源不断的收入,这无疑让人很开心。

    但同时,他们的脑海中也腾起一个问号,他们是大明将士还是“海盗”,朝廷会怎么办?朝廷能够容忍这样的举动吗?

    其次,若真像张守备设想的一样,独霸海洋,其间固然威风凛凛,建功立业,朝堂上的大人们难道不会来摘桃子?

    “诸位,本郎中说两句?!?

    卢欣荣站在对面,把众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带着一如既往和煦春风,缓缓说道。

    “张守备的设想,对于我们登州卫水军来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诸位暂时不必忧虑。

    当务之急,需要我们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才是。

    至于张守备说的考验,是指作为军人,不能甘于平庸,不能耐得清贫,不能浴血厮杀,要之何用?

    所以,有些将领本郎中和张守备做了一些小小的调动。

    而在场诸位,可以说都是经受了考验,恭喜你们?!?

    此时,一个将士急匆匆地跑过来禀报,“卢大人,一艘商船的底舱之内,发现了很多人,好像是原来这些商队中的人?!?

    “他们还没有被杀死吗?”

    张云奇怪地瞪大了眼睛,先前海里可是飘浮了不少的死尸。

    “张守备,被杀死的都是武装护卫,或者就是一些普通的船夫而已。这些人,对于海盗而言,也是财产呢!”

    沈寿崇低头思索说道。

    “哦,这怎么说?”

    “每次抢劫,货物是一笔收入,人质也是要赎金的。只是,现在对我们来说,倒是有些棘手。

    毕竟,我们是官家,不是真正的海盗?!?

    沈寿崇双眉皱的更深。

    卢欣荣嘴边抹过一丝微笑,眼光轻扫众人,“我们要吞了这批货,可现在苦主却出现了,诸位,这可如何是好?”

    “是啊,杀又杀不得,毕竟这些商家在金陵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可不杀,这些货物难道还给他们?”

    颜蛰有点苦恼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还回去是不可能的,弟兄们可不能白死?”

    一个海军千户瞪了一眼颜蛰,铁青着脸说道。

    “吴士子,你觉得应如何做?”

    张云吔视着正在低着头,用脚画圈圈的吴锋问道。

    “得龄认为,大海很大,风高浪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吴锋的目光有些躲闪,扭着头看着如山的货物,轻轻说道。

    言下之意很明确,自然是杀人灭口。杀个干干净净,没有了苦主,自然也就没有了说法。

    “对,对,大海是很大,不说风浪,海盗也很多??!”

    曹胜鑫兴奋的搓着大手,咧着嘴一直在笑。

    “你们怎么看,都说说,别不吭声,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就从你开始,大家统一一下意见?!?

    张云眼角扬过一丝笑意,指着吴锋旁边的士子,让他发言。

    “得龄……得龄说得有……道理?!?

    “就是,都是民脂民膏?!?

    “杀了,兄弟们的血不能白流?!?

    “就是,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大多数人还是做出人性的选择。

    “也不是非杀不可,或许可……”

    轮到沈寿崇,他有些迟疑。

    “既然大家意见相同,决定留下这批货物,那就听你们的。沈将军说得也对,杀不杀的无所谓。

    颜断事,你们做事去?!?

    卢欣荣和张云对视一眼,相互会意一笑。

    他们显然很满意大家的这个表态,当然,杀人不是目的,而是满意于大家所表现出来的立场。

    利益一致,今后有些事情自然水到渠成。

    他们可根本不在乎什么苦主不苦主的,吃到嘴的怎么可能吐出来?

    抢了就抢了,你敢怎样?

    甚至,还要再利用一次。

    当近两百个人拴着脚铐被从底舱赶了出来,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并没有让这些人感到开心,不少人甚至都失声痛哭起来。

    还没有到目的地就将他们提出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杀死他们。

    在海上,杀人便如杀鸡一般随意。粮食不够了,清水不够了,都足以让海盗抛弃他们这些人。

    哆哆嗦嗦地被穿着海盗服的将士喝斥着蹲在甲板上,他们连头也不敢抬,甚至都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换了主人。

    在这片海上,成了海盗的猎物,便只能认命,无路可逃,生死由命。

    曾经,他们也是这样做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