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七十七节 崇祯召见

第三百七十七节 崇祯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宣大总督府。

    哗哗的雨声冲刷着园里的树叶,落进水潭荡起一圈圈涟漪,湿润的空气里始终有几道身影不停的在雨帘中穿行。

    大屋内,行军地图高挂,满满当当挤满了人,眉宇间有疑惑、焦虑、兴奋,当然也有交头接耳聊其他事情。

    过了一阵,雨更加急骤,风吹进来,雨点打在瓦檐上啪啪作响。

    “报……秦督部队已经越过长城,现在独石口关隘整修?!?

    风雨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将士浑身湿漉在总督府内奔跑,水星四溅。

    “壮哉!真乃威武之师!通知下去,命令各部加紧准备迎接工作,不得有误!”

    屋内传来漫天的赞誉声中,一个雄伟的声音高声吩咐。

    “禀报卢督,秦督已随锦衣卫进京面圣,这是他留给您的手书一封?!?

    将士跨入屋中,从怀里拿出保藏非常细致的书信,交给宣大总督卢象升。

    “唉,怎么如此仓促,修整一天也无关紧要嘛?”

    卢象升咂咂舌,接过书信立马揣入怀里,摇摇头有点感慨。

    这一别,天南地北,今后又要好久才能见面,真是可惜!

    怀里的书信不用说,肯定又是对宣大事务的一些安排,只是没有面对面来得详细。

    对于这位昔日自己一手提携的青年才俊,他现在可谓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是经过一件件事情才得以如此,不服不行??!

    轰隆隆——

    秋雷阵阵,青白的闪电划过阴云。

    啪嗒啪嗒的马蹄声响彻官道,数百骑将士的身影自北朝着京畿的方向奔去,马蹄踩踏间,溅起地上的雨水飞舞,喷洒在四周。

    雨帘随风歪斜,淅沥落着,雨点打在红色的甲胄上,弥漫的水汽里,数百人缄默前行。

    不久之后,雨势渐缓,西边的阴云打开一条缝隙,探出一缕彤红照在官道上奔跑的骑兵。

    真是百里不同天,东西南北人。

    时间至午时三刻,云雨已完全散去,彤红的太阳阳光普照,晶莹反射残红的水滴酝酿在叶尖,随后地面震动,啪的落进土壤里。

    不知不觉,京畿已在眼前。

    皇城北门五里处,骆养性携徐鸿轩、袁守辉、李建等人迎接他们一行人。

    “去哪里收拾一下,这样见天子可不妥?”

    跃身下马,秦浩明和骆养性打过招呼,然后用他特有的方式,在昔日的部下胸膛轻捶,开口朝他们问道。

    “天下第一海鲜酒楼有秦督专用的房间,所有设施均已齐全,就等秦督莅临?!?

    徐鸿轩俯身行礼,眼光眨了一下,恭谨有加的说道。

    “好,看看去,今后在京畿也有落脚的地点,不必麻烦兵部驿站。骆指挥使要一起过去吗?”

    秦浩明爽朗应承,扭头朝骆养性问道。

    “不了,卑职在皇宫门口等待秦督即可?!?

    骆养性何等精明的一个人,知道秦浩明和他手下久未见面,肯定有一些消息要交换,这个顺水人情还是要做的。

    “多谢骆指挥使,那待会见,走!”

    秦浩明也不矫情,纵身上马,在徐鸿轩三人的带领下,朝他在京城的第一个据点而去。

    转眼,烈日高悬于坤宁宫的殿顶之上,槅扇门上显的格外金光煌耀。

    殿内,棂花槅扇窗前的丝绸帷幕轻轻垂落在地,柔滑如水,肆意的在地面上散开,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璀璨无双,耀的人眸眼迷糊。

    一个穿着淡粉襦裙的小宫人捡起地上的帷幔,随后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了桌几上,又捧起一旁的红绒帘子小心翼翼挂在了幔架上。

    偶有几缕清风划进窗内,帘子如丝浮动。

    暖阁里,飘溢着粉牡丹的缕缕烈香,浓香嗅的鼻子涩痒,熏得宫人满脸酡红。

    龙凤喜床之上铺着江南精工织绣的百子帐和百子被,华丽夺目。

    周皇后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凤袍,显得庄重威严。

    大明江山成锦绣,无边景物占芳菲。只有明黄才能显示大明之繁荣,皇室权势之尊贵,大明向来只有皇上和皇后才可身着明黄衣袍。

    此时,她正在书案上悬笔书写秦浩明正妻的诰命文书。

    诰命文书不同于一般文书,是写在非常贵重的丝织物上面。大明的诰命是由工部所属的神帛制敕局,后称南京织染局织造。

    诰命敕命为卷轴形式,分为苍、青、黄、赤、黑五种颜色;按照官品等级的高低,它的图案和轴头也有严格区别。

    大明规定,文官一品云鹤锦,夫人鸾锦,俱用玉轴;二品文官狮子,夫人鸳荷,俱用犀牛角轴。

    武官一品至七品俱铠甲葵花引首,抹金轴。诰命的织文,文官用玉箸篆,武职用柳叶篆。

    诰命织文为“奉天诰命”,有升降龙盘绕。

    诰命夫人跟其丈夫官职有关。有俸禄,没实权。在重大节庆日子到后宫,参加由皇后主持的宴会

    写到一半,周皇后蹙眉悬笔,竟然不知如何动笔。

    只见行人司递上来秦浩明书写的家庭资料中,正妻一栏居然写着三位女子的名字,并有附注,排名不分先后。

    周皇后何时见过这种情况,不过想到秦浩明飘逸灵动的性格,不按常规出牌的套路,摇摇头,无声一笑。

    罢了,等他进宫问问他什么意思,难道不知尊卑有别?

    真是……真是……胡闹。

    此刻,距离皇宫五六里处,三层高的天下第一海鲜酒楼耸立在繁华闹市,硕大的烫金大字,正是崇祯的御笔亲题。

    后院,有一片占地极广的独立院落,原来是晋商的产业,被崇祯特意赏赐给秦浩明,作为酒楼的别院。

    现在,秦浩明正梳洗完毕,在古色古色的书房中,听徐鸿轩汇报京畿的一些情况。

    当然,重要还是崇祯此次召见自己的意图。

    “嗯,卑职分析,应该是秦督擅自亲身出入草原,让天子有些恼怒,或许是想敲打秦督一番?!?

    把具体情况说完,徐鸿轩缓缓说出自己的判断。

    PS:感谢书友20170816233738329打赏,铭感盛情,恳请书友们投票支持,故土难离不胜感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