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七十八节 雷霆雨露皆君恩

第三百七十八节 雷霆雨露皆君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硕源,想换个地方吗?”

    听完徐鸿轩的分析,秦浩明不置可否,一边整理自己的服饰,一边朝他问道。

    “单凭秦督安排?!?

    徐鸿轩挺身肃立,不问缘由,沉声答道。

    “很好,个人私事处理妥当,其他本督来安排?!?

    秦浩明露出微笑,拍拍徐鸿轩肩膀,表示赞许。

    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能分析判断,是个好苗子,可堪大用。

    皇宫威严耸立,琉璃瓦庑殿顶,繁花似锦的造势。

    乾清宫殿前宽阔的月台上摆放着日晷,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

    殿梁和门窗上描绘着和玺彩画和菱花格纹,看上去无丁点瑕疵。下面还浮雕云龙图样,更是完美。

    殿的下方,汉白玉石雕在砂岩基座上高高耸起,四周环以栏杆。使整个宫殿显得格外壮阔。

    殿外高大梧桐碧叶繁密,树下片片阴凉。殿内耸立着大明王朝的帝王宝座,金碧辉煌。

    说起来,秦浩明如今也算是崇祯身边的红人,得以经常出入。

    只是今日很奇怪,偌大的宫殿里,单独摆放两桌席案和一些酒水,除了正上方的龙案席空落着以外,下首估计是为自己而准备。

    可现在不过是未时三刻,太阳偏西为日跌。按照后世的时间计算,也就是不到三点钟,这算是中饭还是晚饭,闹的是哪一出?

    秦浩明一人被晾在宫内已经半个时辰,正想找人讯问时,却见殿门外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走来。

    他冷峻的脸庞不带一丝笑意,高高挽起的发髻,明黄色亮堂的龙袍,显得人更加精神抖擞。

    “皇上……”

    百无聊赖的秦浩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行礼拜见,崇祯挥着龙袍,目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爱卿无需多礼,请坐?!?

    剩下的半截话说不出来,让人很难受。当然,不是说别的,而是崇祯现在的态度。

    脸上的表情告诉秦浩明,他很不高兴。

    只是不高兴也好说,劈头叱骂一通也可以呀,身为天子,怎么做都是对的,整这么一桌酒席是什么意思?

    绕着秦浩明自诩见多识广,愣愣坐着思索片刻,还是猜不透崇祯的意思。

    “听闻秦爱卿乃孤单英雄,以区区两万新老之兵就敢深入草原,截杀鞑虏,不让先贤专美与前,实乃壮哉!

    金戈铁马英雄,气吐万里如虎??煲獠菰杀?,美酒红颜在怀,真是令朕羡慕。

    故而,今日朕为大明的英雄庆功,举起酒杯,爱卿先干几杯再说?!?

    崇祯皇帝高据案首,双手抚案,紧盯着下首秦浩明说道。

    “皇上……”

    秦浩明苦笑连连,瞧这挖苦的语气和如寒霜一样的表情,这那里是庆功,分明是兴师问罪嘛!

    “这一杯,?;噬铣兴鍪陆阅艹菩娜缫?,烦恼皆无?!?

    “这一杯?;噬?,大明基业世代荣昌!”

    “这一杯?;噬洗竺骱晖及砸?,千秋不朽,不朽千秋?!?

    “?;噬媳皇廊税?,名标青史?!?

    “?;噬狭詹焕?,富于春秋?!?

    ……

    崇祯没有叫停,秦浩明一盅一盅的酒下肚,整个人飘飘欲仙,早已失了端庄之态。

    应该有十几杯下肚,后面祝酒词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秦浩明耳边终于传来崇祯似乎有点无奈的声音,

    “好了,秦爱卿。朕酒量不好,和你痛饮一杯?!?

    嗝,酒喝得太急,和崇祯一杯酒下肚,秦浩明情不自禁打了一个酒嗝。

    “微臣酒量不好,失礼了?!?

    满嘴酒意释放,秦浩明头脑稍微清醒些,连忙赔罪。

    “朕还真是想让秦爱卿酒后吐真言,你究竟是怎么想,居然深入草原几千里?

    难道不知既然为大明官员,便身属朝廷,若出了什么意外,大明的脸面往哪搁?”

    崇祯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颇为生气的说道。

    “皇上,杀鞑灭虏乃微臣一生的愿望,只要能打击建奴和鞑子,微臣觉得都是无上荣光。

    真要出什么意外,那也只能说时也命也,和大明脸面没有什么关系。大明人才济济,全国督抚大员无算,微臣算什么?

    再说,鞑虏想要微臣小命也不容易,微臣事前也有多方面考虑和计较,不是鲁莽行事!”

    这话,趁着微微醉意,秦浩明说得自负又自信。

    “此事只可有一,不可有二!望秦爱卿自重!”

    毕竟是立了大功,奏折中一连串的数字,可是让崇祯当时拍手叫好,并称秦爱卿乃大明长城。

    今天,只是敲打提点一二,根本不打算深究。

    “雷霆雨露皆君恩!微臣谨记!”

    秦浩明又斟上了一杯,高举头顶,一饮而??!

    “难道爱卿就没有考虑,若是建奴再次寇边报复怎么办?”

    小饮一口,崇祯放下酒杯,有些忧虑问道。

    “今时不同往日!求之不得啊,皇上,我们有奇兵。

    若是建奴胆敢抽调全国兵力寇边大明,微臣定血洗建奴老巢盛京,杀他个鸡犬不留。

    微臣倒是想看看,谁更难以承受如此之痛,真当大明对他们无可奈何吗?”

    秦浩明指着南方,傲然说道。

    “当然,微臣也不希望这样,那样太过惨烈。

    再说建奴也是有心无力,今年他们损失太大是其一,草原大雪封路是其二……”

    不等崇祯发问,秦浩明板着手指分析建奴目前态势。只是瞧他重复啰嗦的样子,却是醉意愈来愈深。

    “锦衣卫来报,爱卿成立那个洗衣营是什么回事?”

    落日余晖西斜,崇祯间秦浩明已经醉醉呼呼,狭长的眼眸掠过一丝笑意,轻声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来,屏风后负责记录的男子呼吸一紧,握笔的手颤动,一团墨汁糊了纸面。

    “皇上,将士们苦??!

    微臣探视伤兵营,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重伤员,临死前微臣问他有什么遗愿,他说想摸摸大姑娘的手。

    皇上您知道吗?许多将士都是孤身一人,一辈子连女人是什么味都不知道,微臣不想他们留下遗憾。

    所以……所以,微臣今后准备用异族的女子,白天真的帮将士们洗衣,晚上……”

    说到最后,即使有酒遮脸,秦浩明还是不方便说出结果。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20170411132658683打赏,承情了,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