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八十三节 回报、人心、规划

第三百八十三节 回报、人心、规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这刀疤六听起来是个凶神恶煞之人,想不到日子倒是过得惬意享受?!?

    进入岛上房子里面,张云看着屋子里的陈设,禁不住感叹起来。

    里面的摆设,不管哪一件,都不是普通的物事。任拿一件出去,在市面上可都是值钱的东西。

    可惜海战中击沉了他的坐舰,没有生擒,估计已经死在海里。

    “还是做没本生意的人,钱来得快?!闭旁颇闷鹨桓龃善?,笑笑地说着。

    “兄弟们,都打包收拾起来,清点造册,这可是好东西呀?!?

    曹胜鑫左右环顾,摸摸这个,看看那个,满脸的艳羡之色。

    “还有,麻烦曹千户把岛上的海盗提审一遍,摸清附近群岛海域情况,或许还有新的收获?!?

    张云笑意盈盈吩咐道。

    舟山群岛岛屿众多,除了目前消灭的四股海盗,肯定还有其他的小海盗。

    秉着蚊子再小也是肉,再说迟早要把这里清理干净,还不如趁热打铁搞定,正好让手下将士再经历一些战火。

    同时,从刀疤六的不菲的身家中,可以看出海盗的富有。想着即将到来的收获,张云心里便火辣辣一片。

    有了钱,才会有更新更大更好的战舰,才能训练出更多合格的水手,招收更多的战兵,组织更大的舰队。

    通过这次实战,张云明白海战的精髓就是比谁的战舰更大更厚实,水手更训练有素。

    既然如此,他当然希望从这些海盗的老巢获取足够的钱财。

    如此,用不了几年,按照兄长的规划,大明水师,便将成为这片海域之中的霸主,那时的钱财自然滚滚而来。

    “吴士子,岛上风景不错,让兄弟们在这里查点,我们出去坐坐?!?

    张云朝着身旁的的吴锋说道。

    听了张云这话,身边亲卫立即搬着桌椅摆放在外面的木头平台上。

    此时阳光正好,湖面微波荡漾,又闻远处海涛阵阵,的确别有一番风景。

    “不重新考虑考虑?海军的各方面条件可算优渥,总督府未必能比得上?”

    双方刚坐定,张云便朝吴锋问道。他是真心欣赏吴锋,不仅才华横溢而且能吃苦。

    “算了,人各有志,强求不得。说实话,我也更向往陆地?!?

    见吴锋为难的模样,张云摆摆手,意态萧索。

    诚如自己所言,他自小便向往马上纵横厮杀,奈何兄长跟他阐述海军的关键性,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生命线,不得不钉在这里。

    海军是一个特殊兵种,讲究各种配合,需要不同人才。因此,张云非常希望吴锋可以留下来帮他。

    “对不起,张将军,可得龄认为在总督府更能发挥所学?!?

    短短几个月的军训,吴锋整个人完全散发出军人气势,连坐姿都挺身直腰,犹如出鞘利剑,锋芒毕露。

    张云点点头,不再言语。

    吴锋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顾他的拉拢,舍弃在海军陆战队作为他副将的诱惑,而去兄长的总督府再次拼搏,他也很是钦佩。

    这里一片平静,而这个小湖的树林外面,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岛上约有数百人,多是些妇孺之辈,基本上都是海盗的家属,也有一些强悍之辈。

    只不过此时,都被四马攒蹄的捆着。平素的凶狠早是没了影儿,眼中只剩下恐惧。

    不时有将士奔来,提着他们中的某一人,押往树林中审讯消息。

    岛是占了,但岛上的财物却少得可怜,与他们所期待的相去甚远。

    刀疤六将窝安在六横岛,过往劫掠的贼赃自然也就在这里,不过岛上都搜得差不多也没有找到,只能将事情落在这些人身上。

    曹胜鑫往前走了几步,盯着面前的那些人,凶相毕露:“大家都是海上讨生活的,海上的规矩想来大家也知道,输了就只有认命!

    老子今天把话摞在这里,哪一个知道刀疤六藏宝所在地,只要说出来,曹某便放他一条生路,奉上盘缠,离开这里。

    如果没人招供,老子也懒得审,一股脑儿将你们全杀了,抛到海里。

    然后在岛上慢慢找,左右不过屁大点的地方,老子掘地三尺,不信找不出来。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也算上天有好生之德。从现在起,我从一数到十,如果没有人招供,你们就请黄泉路上走好吧!”

    听了曹胜鑫的话,被捆着的海盗顿时就骚动起来,不等他开口,有几个人就指着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大喊:

    “大人,她是刀疤六的女人!”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刀疤六藏匿的财产,终是给曹胜鑫审了出来。

    在小湖边的林子里,一株枝繁叶繁的大树下,几名将士用锄头刨开地面的浮土,一块铁板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将铁板提拉起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一路延伸向下的阶梯通道。

    点着火把,几个将士提着刀,顺着第一个阶梯向下走去。片刻之后,里头隐隐约约传来了将士们的呼喊声。

    “将军,找到了,找到了!”

    一会,一个将士钻出来,对众人通报。

    通道怕有数十丈长,众人提了火把,一路向下,走在长长的通道里,曹胜鑫骇然道:

    “这刀疤六莫非是一个土耗子不成,修这么大的密室,估计不可能大张旗鼓,也不知他究竟鼓捣了多少年?”

    “刀疤六成名多年,当了一辈子的海盗,如果有心筹谋,倒也不难?!?

    他的一个手下笑眯眯的应道。

    “哈哈哈……我们发财啦!”前头传来张云状似癫狂的大笑。

    走到通道的尽头,推开半扇木门,一个石砌的密室便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十几个长三尺,宽两尺的箱子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其中一个已经被撬开,一根根金条,就这样躺在箱子里,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散发着幽幽的金光。

    张云朝着剩余的那些箱子指了指,众亲卫会意,将箱子一个个打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便是一个海盗一辈子的积聚。

    一箱箱的金条,银锭,珠宝,让暗室之中的火把也为之失色。

    张云拿起一根金条,放在手里轻轻地摩挲着,满脸的笑意怎么也无法遮挡。

    “这刀疤六倒是个有心人,抢来的东西,还费心费力的将它们化开重新融练,搞成这些金条,银锭。

    可惜最终,还是便宜我们?!?

    “当海盗,原来这么有前途??!怕是金陵城中的商家,都没有这个死海盗有钱?!?

    曹胜鑫深深的叹息着,一双眼睛梭子般的在木箱上转动着。

    “那也不能这么说,刀疤六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所以没有产业只有真金白银。

    商人却是一个大家族,人丁众多,还有那么多跟随的部属,所以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银两,去购置房产,土地,铺面等。

    真要说起来,还真不知谁多谁少?”

    原来张云管理秦家产业,这些经商的基本套路自然一清二楚。

    投入,扩大,再投入,再扩大,钱财始终在滚动着,这就是商业的套路。

    这话说得实在,众人想想也是,商人家大业大,花费自然也大。反倒是海盗,只进不出,只是积聚一辈子的财产,却转眼都为他人做嫁衣。

    “吴士子,麻烦你们统计一下,看看收获到底几何?”

    张云心中痛快,嘴边的笑容至始至终没停过。若不是要在下属面前保持一点威严,真想痛痛快快大笑一场。

    有了这么多现银,兄长的一系列计划就可以非常顺利进行。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自己留在这里的意义和作用。

    “兄弟们,嘴巴都严实点,有些事情不用本将多说吧!”

    离开之际,张云按着腰刀,眼神锐利的朝密室中的每个人扫去。

    “对,一个字都不能说,即使是对上面的将士,少不了大家的好处便是。否则,别怪曹某心狠手辣?!?

    曹胜鑫第一个跳出来,恶狠狠的附和张云的话。

    现在,他终于明白当初秦督所言,不要只盯着将士们的血汗钱,本督会让每个兄弟得到更多,这绝不是他对登州卫将士画饼充饥。

    登州卫海军经过改革淘汰,现在即使包括船厂和后勤人员,满打满算绝对不超过两万人。

    而这次的收获,若不把缴获的十五艘商船算上,保守点估计也有五百万之多。

    按照两成计算,有属于将士们的一百万银两。

    曹胜鑫的心里砰砰直跳,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概念?这岂不是意味着每个人可以分到几千两纹银?

    虽说还要留其中三成作为统筹款,或用于监督每个人的忠诚,或用于奖赏立功的将士,或用于抚恤战死将士。

    可曹胜鑫觉得,不管怎么分,他作为将领,又是参战的有功人员,怎么都少不了小几千两纹银?

    更何况打击的海盗这种一本万利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有这一次?

    想到自己原来吃空饷喝兵血每年辛苦弄的几百两纹银,从而被下面的将士怨恨,曹胜鑫不禁想泪流满面,不值当啊,无端作践自己人品!

    回去都加倍还给你们,不就每人几两银子吗?

    但说起往事,还不是朝廷给闹的。否则,至于吗?都是一条船上的兄弟。

    没说的,今后秦督说什么是什么,跟着他混,踏实痛快!

    老子今后堂堂正正靠军功吃香的喝辣的,挺起胸膛走路,谁敢不服?

    无关人员随着张云和曹胜鑫离开密室,重新回到地面,坐在那个延伸到湖内的平台上,心情更是舒畅。

    “这个密室,只怕现在就在我们脚下?!辈苁沃噶酥负?,哈哈大笑道:

    “这刀疤六也真是一个有心人,这一辈子,恐怕不当海盗的时候,多半便是在当土拨鼠?!?

    众人尽皆大笑起来。

    “张守备,末将看事不疑迟,刀疤六被灭,消息终归是会传出去。

    拖得久了,不免让其他岛屿的海盗得了消息,卷金银跑路就不妙了?!?

    另一条的船长兼千户苟志新急不可耐的说道。

    “对对对……”

    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火辣辣的。

    “也好,你与曹千户两人各率舰只马上出发,沿着岛屿和得到的信息去扫荡那些海盗的老窝。

    小九,你也带几个兄弟跟着去吧!”张云笑咪咪地对几个人吩咐。

    张云亲卫将领陈小九心头也是一片火热,当即连声应命。

    现在变身为财迷的几位将领,早已是迫不及待,得到张云的命令,转身便走。

    现在捞越多的钱,便等于是他们麾下的水师,以后有更多的战舰,更多的水兵,就能更有效的打击海盗,收获更大,他们如何能不急?

    看着几人匆匆的身形,留下来的众人都是会意的大笑起来。

    约莫一个半时辰后,吴锋才满脸笑意的从地下钻出来,“张守备,那些珠宝细软等,现在估算不出到底值多少钱,只是全部登记好。

    但那些金银还有部分银票,计有两百三十万两?!?

    “怎么这么多?”

    听到这个数目,张云不由得瞠目结舌,瘫坐在椅子上。

    秦家的肥皂作坊可谓暴利,经几次扩大生产,招募人手加班加点,刨去开支,一年的利润所得还不到两百万。

    可现在,两天时间,几百万妥妥的到手,这让人情何以堪???

    怪不得明知海上凶险,明知劫掠也是要死人的,可千百年来,海盗始终永远存在,并且络绎不绝。

    一本万利,一本万利??!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张云一边等待出去剿匪发财的曹胜鑫等人回航,一边带着吴锋等人走遍了六横岛的每一个角落。认真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做好测量。

    这里是登州卫海军今后的一个重要据点,不仅仅要建立军港驻军,还要修建船坞,能修补损坏的战舰。

    还要有足够的移民来开垦这里的土地,至少也要做到自给自足。

    移民肯定不缺的,只要到登州拉来就可以。相信有土地给他们,又提供粮食,他们不会拒绝,又解决登州越来越多的流民,可谓一举两得。

    甚至连这些被俘虏的海盗,张云也计算着放在哪里使用,以最快的速度,把舟山群岛变成海上的一颗明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