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八十五节 还是不是男人

第三百八十五节 还是不是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唉……喝酒?!?

    卢欣荣欲言又止,低垂着头,将杯中酒滋溜一饮而尽。

    “领军也好一段时间了,怎地还像酸儒般如此婆婆妈妈?公事还是私事?”

    九月中秋,正是食蟹的好季节。秦浩明剥着红亮的蟹壳,不满的吔视他一眼,轻咬着带红膏的蟹肉。

    “是私事,不敢劳烦……”

    “小徐子,叫店家再来一打,这蟹还真不错,果然不愧是店家的招牌菜!”

    卢欣荣话未说完,就被秦浩明打断。

    他实在不是有意,确实是被美味打动。

    这家小店做大闸蟹的方法有一套,采用陈年花雕酒秘制而成,中和了蟹肉的寒性而不掩盖蟹的甘香。

    同时,花雕酒香中带动浓郁的肉香在空气中弥漫散播,有很浓厚的酒香却没有酒的苦涩味,让人垂涎三尺。

    膏蟹垫着鸡蛋一起蒸熟,金黄色的汁液在碟中让红蟹浸润,仿佛与生俱来的相称。咀嚼着踏实的红蟹,陈年红酒味不经意间在唇齿之间飘逸开来。

    “不好意思,伯玉请继续!”

    “秦督,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徐子,在锦衣卫呆了一段时间,感觉怪怪的,心里寒碜得慌,那都是太监的叫法?!?

    徐鸿轩点菜回来,苦着脸提出抗议。

    “这个啊,看情况看心情,尽量吧?!?

    无视徐鸿轩的抗议,秦浩明品尝这美味,心无旁骛。

    “那个……那个,上次秦督说的美貌女子,伯玉这次顺便到苏州见了一面,可惜……”

    卢欣荣咬咬牙,端起酒杯,敬了在场其他四人,说完这没头没尾几句话,脸便仿如大姑娘般姹紫嫣红,不甚娇羞。

    李想、徐鸿轩、海子三人一头雾水,不明白卢欣荣说些什么,可秦浩明却心知肚明,见他这幅德行,不禁暗自好笑。

    不用说,这小样的肯定被祸国殃民的陈圆圆迷得找不着北,可复杂的实际情况却让无从下手。

    现在陈圆圆在苏州桃花坞,隶籍梨园。时逢江南年谷不登,重利轻义的姨夫将她卖给苏州梨园,善演弋阳腔戏剧。

    初登歌台,陈圆圆扮演《西厢记》中的红娘,人丽如花,似云出岫,莺声呖呖。自此,奠定她为吴中名优,色艺双绝,名动江左。

    虽然说她现在还没有和外戚田弘、吴三桂等发生联系,可作为梨园女妓,难以摆脱以色事人的命运。

    据载,江阴贡修龄之子贡若甫曾以重金赎陈圆圆为妾,然不为正妻所容。

    而贡若甫的父亲贡修龄,在见到陈圆圆后,非常吃惊,说:“此贵人!纵之去,不责赎金?!?

    而目前的卢欣荣遇到的情况无非三种,一,梨园不放人。二,要价过高。三,人家不中意他。

    “不就是那女之间那点事吗,害臊什么,还是不是男人?跟兄弟们说说,看能否帮到你?”

    秦浩明难忍脸上笑意,仿佛又回到后世,帮助战友和朋友去追女的感觉。

    “见了几次面,和圆圆谈得不错,伯玉甚为中意。

    奈何那老戏子是无良人,赎金居然要两万两方肯放人,伯玉军务在身,无暇磨叽,着实让人气愤?!?

    卢欣荣先是扭扭捏捏把事情说清楚,到后面,已经是怒不可赦,重拳捶打着酒桌。估计是受到老戏子羞辱,想来大概是没钱不要装大爷等意思。

    听完卢欣荣诉说,秦浩明暗自点头,与历史基本相符。

    想那外戚田弘,贵为田贵妃之父,崇祯皇帝的岳父之一。人家也是开价两万,最后还是用威逼手段,才花了万两纹银方把陈圆圆赎救出来。

    “你们怎么看,有什么办法?”

    秦浩明朝李想他们努努嘴,要他们发表意见。

    “先礼后兵,威逼老戏子,得到佳人?!?

    徐鸿轩思索片刻,方才说道。

    “若是末将碰到此种情况,找人、凑钱、赎人!”

    这是海子的方法。

    “一个字,抢!”

    李想说完,头一缩,心虚的看了秦浩明一眼。

    “伯玉觉得如何?”

    秦浩明并未发表任何意见,而是扭过头,问卢欣荣。

    “也是,这几日伯玉思来虑去,也无非这几条路。窃以为鸿轩、海子、李想三人刚好上中下三策。

    所以,伯玉认为鸿轩的方案可行。只是现在伯玉囊中羞涩,秦督能否预借一些银两?秦督以为如何?”

    卢欣荣尚有些拿不定注意,问计秦浩明。

    “不要问本督,伯玉自己拿注意便成,若是本督出手,那女子就跟你没关系了。

    至于银两没问题,你手里掌控的是大把金钱,应该不用从本督这里预借吧!”

    “秦督,那可是公帑,怎能用于伯玉个人?”

    卢欣荣急忙解释。

    秦浩明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应该让他成熟发展起来。

    可惜,时间不多了。

    “伯玉,建议本督就不说了,只是想提醒你,其实你忽略了两件事。

    一,今非昔比!现在你手握上万精锐将士,掌控十万军民,手里有钱有粮,再不是百无一用的书生。

    那意味着,你有足够的资源操作这件事情。

    二,法律这东西,怎么说呢?对付的是弱者,强者嘛,你自己想想。

    不过本督只知道,若是你原来杀了一人,必死无疑!说说,现在你杀了多少人,怎么还能喝酒谈女人?”

    秦浩明眼光深沉的注视着他,缓缓说道。

    “伯玉之前愚钝,明白了?!?

    卢欣荣举起酒杯,痛饮一大碗,瞬间,胸腹间火辣辣一片。

    “送你们一句话,人不狠,站不稳。手不辣,被人杀!

    本督想要你们知道,时至今日,你们已经不是普通百姓、大头兵一个,而是掌兵之人,将士们的生命掌握在你们的手中。

    故有,慈不掌兵之说。

    可以想象,如果在战场上本督对你们说的话,那就是命令,是军令。

    军令如山,不容商榷,犯者必死!

    可战场形势瞬间万变,不可能咱们时时刻刻掌控手里,怎么办?”

    秦浩明脸无表情,夹起一片爆炒猪肝,用力咀嚼。

    PS:恳请诸君每日的推荐票和每月的月票,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