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八十八节 挂羊头卖狗肉

第三百八十八节 挂羊头卖狗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督,这……会不会不妥?”

    沈寿崇张嘴结舌,第一次见到秦督的狂妄,朝堂大佬在他眼里居然算个屁,这要是传扬出去,轩然大波??!

    当然,他不是饶舌小人,不屑做那不齿之事。

    只是若没有朝廷许可,贩卖私盐可是死罪。这些年,登州卫军汉中为此丧命者,不乏其人。

    秦浩明嘴边掠过一丝讥讽,沈寿崇这些基层朝廷军官心里有朝廷,有大明。

    殊不知这些代表朝廷的朝堂大佬们,早就为了一己之私,抛弃他们。

    正应了那句话,我爱大明,大明不爱我。

    话虽如此,思想工作还是要做的。强扭的瓜不甜,自己要一批志同道合之人共同努力,大明才能有救,汉人才能走向辉煌。

    当然,这其中每个人用的手段不同。有的用融合;有的用利益捆绑;有的用逼迫;有的用裹挟……

    真碰到一根筋的,又不方便除去的,那只有挪开。

    “沈将军,诸位,制盐之利,相信不用本督多说,大家俱已知晓。

    海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盐场砌好,几不要任何本钱。一年下来,大明获利何止千万?

    可你们知道吗,那大明朝廷一年所得几何?”秦浩明目光扫过登州卫将校,“本督告诉你们,每年运至朝廷户部的盐税不到四十万两?!?

    “那么,这些钱落入谁的口袋?”秦浩明陡然提高声线,怒吼道:

    “王公贵族,朝堂大佬,地方官员,盐检司,大小商人等都有份,唯独没有百姓和咱们这些浴血厮杀的将士们,这公平吗?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能为之?”

    “对,对,末将听从秦督吩咐!”

    秦浩明话音刚落,曹胜鑫已经点头开始表态。在他看来,堂堂两省总督跟他们解释这些,已经是莫大光荣。

    其他将校也纷纷附和。

    沈寿崇犹豫片刻,也终于点点头,“末将听从秦督吩咐?!?

    “好,你们放心,我们今年先在登州和舟山建盐池,明年本督便让人向朝廷申请盐引窝单。

    这样一来,我们盐场的公盐在福建广州销售,私盐就要看兄弟们的本事喽?!?

    别看秦浩明现在贵为两省总督,可在盐业上也不见得就由他说了算。从朝廷到地方,俱是盐检司把控。

    这相当于后世的烟草专卖制度。

    如此一来,秦浩明支持的商人想要在福建、广州卖盐,就要拿到盐引窝单。

    所谓窝单,其实就是一件合法运销官盐的证明文件,一个大明朝廷颁发的特许执照,窝单上会注明该盐商所取得的盐引数量以及运销区域。

    盐商们通过各种门路,向朝廷的盐运司申请资格,然后交一笔保证金,再找人具保之后,就能拿到朝廷颁发的窝单。

    有了这个东西,这个盐商就有了垄断专卖的权利。就成了官方指定的食盐专卖商,拥有某块地域的垄断权。

    各盐商根据朝廷的指划,在各自的专卖区域内运销官盐,各盐商不得越界销售。

    有了窝单以后,盐商每年再向朝廷先交钱办一个本年度的资格证,就是年窝。有了年窝,就有了本年的专卖权。

    总之,在这种纲盐制下,最重要的就是窝单,有窝单就有垄断专卖权。

    挂羊头卖狗肉!

    秦浩明此话一出,登州卫将?;逗羧冈?,连沈寿崇都露出会意的微笑,仿佛看到财源滚滚而来。

    为何?

    因为以秦浩明的权势,他所支持的商人拿到福建、广州部分地区的窝单没有任何问题。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从当地盐场拿少量盐,转而大量卖自家盐场的盐。

    “秦督,末将回去就召集原来熬盐的军户,大干一场。都是老兄弟了,可靠!”

    “对,末将卫所里有一老汉,曾是登州盐场作头,对制盐流程极其熟悉。

    因孔有德叛军掠夺烧杀,登州盐场被毁,不得已流浪莱州。听说秦督来了以后,日子变好,他们一家人才重新回来,避免了饿死街头的命运?!?

    “秦督,末将可以发动军汉们出去卖盐……”

    ……

    众将摩拳擦掌,纷纷献言献策,力图在里面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此,才不会被抛弃。

    阳光透过窗台,铺洒在屋内兴高采烈滔滔不绝讨论众将身上,而秦浩明却陷了深思之中。

    毋庸讳言,相较于大家侧重食盐的生产相比,秦浩明考虑更多还是食盐销往哪里,才能获得更多利润的问题?

    需要建造多大产量的盐场,才能满足既隐蔽又稳定的市场需求?

    在他的计划中,首先是蒙古,林虎和李三通过鸦片,已经和许多草原头人建立密切关系。

    而且,在蒙古诸部,不需要盐引制度,纯粹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

    或者,以盐易货也是不错的选择,他们的马匹,自己非常需要。另外牛羊在食物缺少的大明,也是补充将士身体的好办法。

    这样,登州卫所产的海盐,不需要盐引窝单,就有了一条隐蔽而可靠的销售渠道,可以大量出货。

    现在市面上,一百二十斤一担的私盐收购价是三钱银子。

    为了打击对手,收得更充足的盐,不少收购私盐的贩子的收购价,都偷偷地提到了五钱甚至六钱银子。

    当然,私盐贩子们不可能做赔本买卖。他们一转手,那利润又将翻倍增长。若是运到某些缺盐的地区,利润翻十倍都有可能。

    与其这样,还不如把这中间的利润自已赚到手。

    至于说和蒙古诸部走私的风险,秦浩明嗤之以鼻,在宣大的影响力,他自信还是有的。

    秦浩明相信,真能把登州所产的海盐,长途贩运至蒙古诸部,那每担盐卖七两或八两银子,绝对没问题。

    蒙古草原包括奴隶在内,人口总数约有百万。

    每年若能出货三十万担盐的话,以一担八两的售价,刨去运输费用,就算每担只有五两的纯利,一年便是一百五十万两银子的巨大利润。

    这样,登州卫盐场产量要达到至少四百万斤才能满足销售。

    PS: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铁血铸新明》,从家、国、天下着手,创意相当不错!请诸君品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