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节 不堪用

第四百节 不堪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蓦然将台上有人大喝:“都给老子禁声,再有无故说话者,军棍伺候!”

    二富原本还想凑上前去说点什么,此时被冷冽的话语吓得一抖,哪里还敢再多言?

    汀州府还在互相小声嘀咕的大几百士卒,此时皆不敢再嘀咕,相互对视一番,站在乌云下歪歪斜斜。

    再过一会,不停的有其他府的士卒陆续赶来,气喘吁吁地撑着手中的长枪倚靠着,甚至就直接摊在地上。

    破烂的军袄随意套在身上,哪里有一点精气神?哪里有一点军人形象?

    唯有各地总兵守备的家将,依稀有点军人的模样,但和北地边关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估计对付百姓,收收租子有些许用处。

    午时已到,将台上鼓声隆隆,十几面大鼓同时响起,这是福建多少年没有的景象。

    福建八闽大地,除却前段时间修整过的宁德府,还有驻防泉州厦门一带海防卫所,皆基本到齐。

    秦浩明稳坐将台上,看着下面五花八门的杂乱队伍,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福建虽承平已久,但军制尚在。八闽之地,若按平均一府三千人算,再加上海防的万余人,至少要有三万人上下才算合理。

    可现在花名册上领饷人数有四万一千人,来者只有不到两万人,若是再去掉水分,这个数字秦浩明都不愿意去想。

    七天才聚集这么点老弱病残,若是起了战事,这福建与不设防有什么区别?

    管中窥豹,福建如此,可见江南其他其他省份如何?

    大明南七北六,一共十三个行省,可这江南之兵已然尽废,便是连十万人马也凑不齐,委实怪不得建奴轻取大明江山。

    可就算眼前的这近两万人,又有何屁用?

    秦浩明自信新练的四千骑兵,半个时辰内就可以轻松的结束战斗。不,甚至还不用,估计战马奔跑起来,这些人就会四散而逃。

    怪不得整个崇祯年间,朝廷征收三饷,全部用于在西北当地和九镇边关募兵,从未有人提出抽调南七省之兵。

    这些朝堂大佬们清楚得很,南兵已然是不堪用,可就没有人去想改变这一切。因为,他们都是受益者!

    即使有人不是受益者,但他们也不愿去多管闲事,惹人憎恨,家国情怀,早已消磨殆尽。

    三通大鼓过后,青蓝电光划破了沉沉的乌云,滚滚雷声中,雨点疯了似的落了下来。

    这是福州城入冬以来的首场大雨。

    大雨腾起细白的水雾,从沉闷的天际直冲而下,透过密密的雨帘,前方将士骚乱的身影在眼中渐渐模糊,如同皮影。

    雨丝微凉,偶尔被风吹着打在脸上,冰寒似沁入了骨血。

    “浩子,维护好秩序,但凡有人跑动,一律绑来!”

    秦浩明厉色怒喝,眼角扫过左右,张肯堂闭着眼,一动不动,任凭雨水打在绯色官袍,通体全湿。

    陈一山和三个总兵则坐立不安,摇头叹息。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福建的军事主官,现在只是一场大雨,下面将士如此不堪表现,实在让他们脸面丢??!

    半刻时间,雨歇风止,天空放晴。

    骚乱渐渐平复下去,浩子和亲卫押着五六十人,仍在将台上。

    正当秦浩明起身准备说话,城门外呼呼啦啦涌来几千人,正是副总兵林忠白坐镇的兴化府之兵。

    兴化府离福州快马不过一日路程,步行再慢三日也足以。如今这么晚才到,可见兴化府是真凑够了名册上的人数。

    林忠白与邱守备骑马领着队伍在前,二人满脸都是笑意,自然知道今日是自己出彩的时候。

    将台上秦浩明面色一沉,眉头皱松之间,对身边浩子道:“千户以上,一律绑来!”

    浩子得令,直接从将台上翻身而下,正坐在台下坐骑之上,打马就往外奔去,身后跟随几十个骑士。

    “止步!”

    浩子勒马于林邱两人面前,大声呵斥。

    二人倒是谦虚,也知不能托大失礼,邱守备上前笑脸相应,“将军,我们是兴化府之兵,来接受点检,所有将士俱已抵达,快让我们见秦督?!?

    浩子端坐马上并不下来,冷冷看着面前这两人,厉声喝道:“都绑了!”

    身后几十亲卫打马而下,上前便依据服饰朝千户将领围去。

    林忠白和邱守备见此状况,心中一团雾水,连连后退道:“你们……你们……你们弄错了吧?”

    十余军汉如狼似虎扑来,伸手就往两人摁去,他们哪里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四千兴化府将士,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竟然没有一人胆敢上前,或者说根本没这样的心思。

    即便是两人亲信家将,此时也是愣在当场,呆呆望着其他刀剑出鞘的亲卫将士。

    林忠白大声喊叫:“我们犯了何罪?犯了哪条律例?”

    一众人等虽然大呼小叫,却是也拗不过这些军汉的力气,绑缚着往前拖行。浩子更是懒得听他们呼喊,四千兴化府士卒也被带入校场整理队列。

    林忠白和五六个千户被直接拉到将台上,压跪在秦浩明等人前方不远。

    秦浩明慢慢起身,扫视了一眼台下,一万多人已然禁声。

    目光转向近前几人,“尔等可知罪?”

    邱守备显然不如林忠白见得世面,眼神往旁边看去。

    林忠白拧着头不服气开口回道:“秦督,吾等无罪,您看在场其他府兵,只有兴化府将士满员到齐。

    末将自从接了秦督命令,没有丝毫怠慢,勤勤恳恳妥善执行,将士到齐,立马赶来点检。请秦督明鉴?!?

    “哼……无罪?”秦浩明冷然哼了一声,“总督府明令,鼓声响未至者,立斩!在你眼中军令可是儿戏?”

    “请秦督明鉴,将士众多,聚集耗时,路途遥远,卑下没有一丝一毫拖延怠慢??!”林忠白已然惶恐不安,连忙再次解释。

    “路途遥远?八闽之地,那个比你更近,你说说?你在兴化府却误了时辰,这是借口?胡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