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零一节 军令如山

第四百零一节 军令如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冷风吹来,寒意遍体,萧杀更甚。

    林忠白听言,咬咬牙,心下一横,想着先保住自己要紧,急忙开口就道:

    “秦督明察,八闽之地,只有兴化府士卒满员。其余等地,多是空额啊?!?

    此时林忠白显然是惶恐不安,便是当着诸多同僚在场,也直接出言得罪。

    “军令如山,令行禁止!击鼓聚将,若是战时,鼓响无兵无将,如何御敌?

    少来者有少来者的处置,未至者自有未至者的处置,击鼓三通不至,你可知罪?”

    秦浩明声音陡然暴起几分,已然是最后的质问。

    此话一出,哪里还有辩解的余地?

    林忠白心中也知今日是要认栽了,秦督杀鸡儆猴借机立威,自己今日少不得这一遭,只能算自己倒霉。

    心气一泄,便是认打认罚的心思,就算丢了这个副总兵,这些年积攒的财富,总还有余生的富贵。

    虽说没有这副总兵位置来得逍遥自在,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留在青山在,将来说不定还有起复的机会。

    念及至此,林忠白磕头开口道:“秦督在上,末将知罪,甘愿认打认罚!”

    秦浩明眉头一挑,往前几步到将台边缘,目视台下众人大声吼道:“兴化府副总兵林忠白、守备邱佳明,懈怠军令,三鼓未到,军法当斩!

    账下四个千户,一个副千户,扙则三十,降为百户?!?

    两人哪里会想到秦浩明真要杀人,邱守备已然哭嚎大起。

    再看林忠白头,心中震惊不已,在大家印象中,这江南锦绣,大明何曾用军法杀过人?

    要杀的也都是那些犯下滔天恶行或者反贼,哪里有这般点检来晚了一点就要杀人的?

    林忠白连忙大喊:“秦督,即便末将有罪,也该报之朝堂受审定夺,如何能够如此草率,将台私设刑堂杀人?

    秦督,末将不服!”

    再看台下众人,个个笔直站立,拥簇着抬头往前望去。

    心中震惊的自然不少,更多的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这年轻的秦督如何收场,难道真把人就这般斩杀当???

    众人心里大多不信,违抗军令被杀,这都戏文里的事情,福建有多久没有发生?至少他们没见过。

    这新来的秦总督,只是立威吓人,让众人知晓厉害而已。至于说杀副总兵林忠白,他们更是不信,那可是正三品的高级大员。

    “哼……军令如山,你们不当回事,可在本督心中从来都重于泰山。指望你们去打仗保家卫国驱逐鞑虏,岂不是个笑话?

    还有这些夯货,难道不知令行禁止?区区雨水便要四处躲避,那建奴杀来,岂不要四散而逃?

    本督在宣大山东,杀建奴无数,入草原,鞑子被屠五万有余!

    如今到了八闽大地,卫所州府皆要严与军令。怠慢者,严惩不贷!阵前不听令者,立斩无赦!”

    秦浩明双目泛出寒光,扫视台下众将,竟无一人敢与之对视,皆低头不语。

    可即便秦浩明说了如此一番狠话,众人犹在想秦督到底会不会斩杀众人。

    “秦督治军之严谨,令本抚感而叹之!想来当年戚大帅也不过如此!

    只是,福建终归承平太久,军纪有所松懈是实,今后在秦督手下严抓不懈即可。

    您看林总兵虽违反军令,然延时不多,又加上天降暴雨之故,不知秦督可否略为惩戒一二,无需大动干戈?!?

    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法治之上,终归还是人治。

    秦浩明话语刚落,巡抚张肯堂起身走到他身边,低声建议。

    将台上的林忠白闻言大喜,有张巡抚之言,性命无忧矣,连忙再出言相求:

    “秦督,念在末将今日初犯,请秦督相饶,末将感激不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忠白明白,该不该杀,是不是犯了军令,人情法理之内,可大可小,此番只看秦浩明最后决断。

    秦浩明不置可否,只是低沉着语气扫视台下缓缓说道:“大明从蒙元手里夺回汉人江山,摆脱两脚羊命运。

    先人每阵必勇,无数英烈马革裹尸,可歌可泣!他们靠的是什么,无非军令如山,奋勇厮杀,方有大明今日。

    极尽,八闽大地,倭寇肆虐,戚少保率军入闽杀得倭寇屁滚尿流,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军令如山!

    再看看你们怂样,这八闽大地哪里还有可用之兵?

    忘战必危,再起战端,若你们都上阵,本督只问你们能回几人?有几人不死?又有几人不逃?”

    秦浩明痛心疾首,话语自然是忧国忧民,更是他心中真实写照。

    因为只有秦浩明知道,在建奴的铁蹄之下,他们将逃无可逃。

    若是他们怯弱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八闽大地的将士不仅不怯弱,反而非常英勇拼命。

    在这个年代,敢于在海里讨生活的人,基本上都是不要命的。

    可秦浩明说得掏心掏肺的话,落在众人耳里,心中也大致都觉得不过是场面话语。

    百年无战,哪里需要上阵?不过混个粮饷度日罢了。

    而跪在将台之上的人,此时也平静不少,听得秦督洋洋洒洒,只当事情大致是慢慢平静了,立威的过程也要接近尾声了。

    秦浩明停顿片刻,看见满场将士没有人表情肃穆,没有人眼神中有那么一丝坚定,虽然站得稍微直了一些,不过都是看戏的心态。

    下一刻,秦浩明脸色狰狞,眼角跳动着开口又道:

    “今日本督整治军政,是为不久的将来保你们阖家老小一命,保我们的汉人江山不再落入异族之手,让大明旗帜飘扬四海。

    今日本督之军令军法,让你们以后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

    说道此处,秦浩明环视四周,眼神寒芒阵阵,口中暴喝:

    “来人,除了这五个千户,余者皆斩!”

    今日这些人是死是活,秦浩明心中自然有过一番计较。

    但凡场中将士听得他的言语,能泛起些重视,目光中有一点严肃,心里能有些动容,这些人必然能逃得一条小命。10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