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零六节 妾身不在乎

第四百零六节 妾身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总督府曲径幽深的九曲回廊,蜿蜒连着书房,烛火彻夜的燃着,糊着蝶影纱的窗子半开着。

    柳如是站在阴影中,手里提着食盒,痴痴地看着书房窗前一白衣男子颀长的身影出神。

    如水银般的月光从梧桐的叶子间漏下来,枝叶的影子似稀稀疏疏的暗花,撒落在她身上,越发显得身姿楚楚。

    秋凉的夜风穿堂而过,扯得她的衣袂翩然翻飞,浅笑一声,捋了捋发髻的乱发,心里暖暖的,丝毫不觉风中那丝丝的寒意。

    此时的秦浩明一身居家服饰,白色锦缎袭身,衣带随风微微起舞,几缕青丝不羁,也随风而扬。

    案上的红烛摇曳,把夜色的一部分投射在他欣长的身上,在他身后勾出一道稠密的阴影。

    修长如玉的手指握着狼豪,俯身于书案之上奋笔急挥。

    感觉到一阵炙热的目光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他才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落入他的眼瞳之中,那眼中深处的温柔,仿佛夜色铺就的网一般笼罩向他。

    月光透过窗棂,在柳如是的粉色衣裙上留下一圈圈水波似的光影,那般的缥缈,清秀的容颜似云霞一般绚丽动人。

    起身,唇角含笑,如玉般温润的眼眸深深锁住面前的娇媚女子,柔声道:

    “怎么了?都二更了,还不回房睡觉?是不是想要为夫陪,快了?”

    柳如是脸颊一片绯红,莞尔一笑,丹唇一翘,贝齿微启:“秦郎,妾身煮了一点莲子羹给你当宵夜?!?

    男人政务繁忙,身边的亲卫俱是粗鲁军汉,不会照顾人。

    “唉,总督府草创,事务繁杂,倒是冷落了爱妻,没时间陪你出去转转?!?

    随着时间的匆匆而逝,秦浩明打算在十月份举行的婚礼也逐渐来临。

    原本想放在临浦老家举办,可一则时间仓促,来回奔波耗时耗力。二则存了居心不良的心思,在福州方便收礼。

    最近他手里钱财消耗厉害,四处建设,招兵招人,纹银如水般撒出去,就是不见收获。

    虽说之前的底子雄厚,目前尚无财政上的烦恼,但钱这东西,谁会嫌多呢?

    更何况,在他心里,福州城的官员和富商财物,皆属于不义之财。

    故此,他才让亲卫把柳如是接到福州总督府。

    至于说芸娘和婉儿,他们有家人照顾。按大明风俗,男女婚前不适合在一起,却是柳如是无亲无故,孑然一人没有去处,惹人怜惜。

    “无妨的,不要管如是。秦郎忙的是家国大事,万千百姓系于一身,上有天子关注,下有百姓寄予厚盼,松懈不得?!?

    柳如是俯下身,从食盒中端出莲子羹,轻柔的用小勺搅拌均匀,温柔的递给秦浩明。

    “要不寻处宅子,这几天先搬出去?”

    秦浩明三两口喝光莲子羹,把碗轻放书桌上,牵过佳人柔夷问道。

    “妾身不在乎?!?

    脸颊贴在温热的胸膛上,柳如是闭上眼睛,“能得到秦郎的爱惜,已是如是的造化,说是缴天之幸也不为过。

    因此,些许非议又算得了什么?”

    佳人的声音很轻,在男人怀里舒服的拱了一下,猫儿似得,将自己缩在秦浩明的怀里。

    “其实……世俗间的闲言碎语,无所谓。那不能影响妾身,如是现在想的只是秦郎,其他……真的不在乎……”

    说出这样的话,佳人身子都在颤抖,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好!”

    秦浩明低头看着像块红布的俏脸,伸手在她下巴捏了捏,“天涯海角,即使是死了,也一样要把你带在身边……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霸道……”

    柳如是抖抖睫毛,小声的在怀里嘀咕,然而双手搂过了男人,搂的很紧。

    人生际遇之神奇,概莫于此。

    在未遇见秦郎之前,她像徘徊无助的小鸟,不知飞往何处?

    那段时间,困扰她的是盛龄将过。

    对于一个青楼花魁来说,真正的花样年华是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过去之后,在一些人眼中,难免变成妇人。

    虽然对于许多已经认识她的人来说,她的魅力,依旧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提高。只要见过她的,难免被她所吸引。

    但一旦到二十岁左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得考虑嫁人的事情了。

    当然,愿意娶她的人很多,她可以选择到不少大户人家里当一名侍妾?;蚴谴蠊僭?、文坛巨子之类的也可以。

    只是,要嫁出去,也不是所有人都拿捏得住,背景绝不能低。

    背景不够的人,得到她这样的女人也守不住,此后往往命途坎坷,她也得跟着受罪。

    当然,除了嫁那些地位极高的大户,她也可以选择当某个人的正妻,愿意这样做的人中,地位不错的也有。

    所以那段时间里,她在有可能嫁的人当中暗暗地筛选了好几遍,地位高的、性格好的、聊得来的、长得不错的……最后还是没能拿定主意。

    说她心气之高,那是有的。

    因为她不敢想象,嫁给某个人后,虽然过着简单悠闲的生活,不用洒扫织布,也不用洗手作羹汤,只需要对夫君嘘寒问暖,以及在适当的时候取悦他,抓住他的心也就够了。

    但如此过得几年,生下那人的孩子,待到多年以后人老珠黄,就指着孩子过日子。

    有时候如此想想,她就不由得落寞地笑笑,悲从中来,甚至生出以往少有的情绪来。

    这一切直到遇到秦郎,被她慧眼识珠,认定为终生良人,赌上自己的一生,义无反顾奔赴临浦,方才有了自己的幸福。

    想到在临浦终日以泪洗面的叶绍梅,柳如是心里暗叹,有的男人错过了,那也就失去了女人的一生。

    窗畔的庭院里,清冷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泛着冰一样的光泽。

    高大的梧桐树叶迎风而舞,摇摆不定,映在窗纱的两道人影,越抱越紧。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感谢诸君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10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