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零九节 居安思危

第四百零九节 居安思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洪塘大营戒备森严,丈余高的红砖长墙将内外完全隔开,甲士持枪而立,一个个脸带肃容,在大营出口森然防守,如临大敌。

    内里,到处是倒塌的营帐、掀翻的车辆、散落的兵刃、衣衫不整捂着脑袋哀嚎的士卒,还有身边十几个垂头丧气、憋屈愤怒的将校。

    秦浩明不屑地摇着头四处欣赏,然后瞟了一眼沉稳的赵大友说道:

    “赵千户说说吧,你是怎么将人家如临大敌、壁垒森严的大营弄了个底朝天,把兵多将广全副武装的洪塘大营打了个狼藉一片?”

    赵大友抱拳朝即将成为妹夫的余佑汉一辑,表示歉意,“丑时末刻,洪塘大营只有四个哨岗,没有安排暗桩。

    打晕哨兵后,末将率千人潜入大营,点了十九处柴火,扔了一百来个大号炮仗,大营乱作一团,四散奔逃。

    全营上下组织不起有效进攻,将校被末将手下打昏,跑出去的百人也被外围骑兵抓获……前后不到一个时辰,大获全胜?!?

    余佑汉和赵顺二人垂着脑袋,心虚地低头看地,不敢言语。

    秦浩明沉着脸,“余指挥,你们也太大意了,难道不知居安思危,以为演戏结束就万事大吉吗?难道不知兵者诡道也?

    二千护卫队,被两千天雄军打了个全军覆没,虽说是偷袭,怎么如此不堪?”

    瞧着余佑汉等人尴尬无言以对,秦浩明摇摇头,“好在是演习,丢人也丢在家里。

    都别装傻了,说说吧,让人家端了大营,打了个全军覆没,总得有点心得不是。

    李想大人,按照余佑汉指挥的安排,好像你是负责夜不收的吧?赵顺,你是负责军营外围守卫的吧?

    王顶峰,你是负责护卫辎重和民夫工匠的吧,幸亏赵大友没动他们,否则可是十死无生???

    还有谁,余指挥不妨也点评点评?!?

    余佑汉等人羞愧难当,一起跪在秦浩明面前,齐声说道:“末将无能,甘愿受罚!”

    秦浩明长叹一口气,缓缓说道:“希望你们知耻而后勇!护卫队虽然训练艰苦,但毕竟没有实战经验,这就是和老兵的区别?!?

    余佑汉羞愧说道:“多谢大人体谅,末将惭愧。若说教训,当是全军上下未把兵法吃透,秦督一说演戏结束,自末将以下,全部松懈。

    此乃败之根本,若是全军上下都能警惕,即便敌兵突至,即便守不得法,即便依然落败,也不至于如此难看?!?

    秦浩明点头,苦口婆心说道:“你是一军之帅,你若重视,千户自然重视,百户自然布置,总旗自然有序,小旗自然值守,三军自然警惕,此乃指挥根本?!?

    瞧着众人若有所思点头,秦浩明努努嘴,问道:“你们也别垂头丧气装可怜,都说说若是重新来过,当如何处置?”

    “回禀秦督,今后末将把将士们一分为三,如此可接应,可轮换,可休息,可牵制扰敌,可决死阻敌,以护全军!”

    “回禀秦督,扎营时当广挖沟渠,布设机关,打造拒马,火箭车、炮车、火铳皆事先装药以待?!?

    “回禀大人,末将当将士卒一分为四,大部轮换休息,时刻总有一部警醒待机,听守指使,充作预备,一旦有变则装备出击?!?

    “当埋设地雷火药,危急时引爆,无事则收回!”

    “当事先标注方向距离,专人引导放箭放炮放火铳!”

    “沟渠当有真有假,布设绊马索,陷马坑,蹩蹄坑,坑中埋设尖木桩和铁刺?!?

    “箭簇、刀枪、弹丸都要粘上粪便和砒霜,营外准备火堆和猛火油,敌至既可打击阻敌,也可照明敌情?!?

    ……

    秦浩明听着一众校越来越踊跃积极建议和总结,总算露出笑脸,通过这样的演习,多少可以弥补护卫队没有实战的缺陷,拉近和天雄军的距离。

    瞧着大家说得差不多了,点头道:“大家所言皆有道理,只是需要形成条例,形成习惯,化作军律才是?!?

    “末将这就和大伙一一落实,形成定制,日后切实照做?!庇嘤雍罕档?。

    秦浩明摇摇头,“如此还不够,你们方才的建议还缺了两条?!?

    众将皆是齐声问道:“请秦督赐教!”

    “一是全局组织。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或是逃遁,亦或躲藏;无论是攻击前出、后出、修整、轮换,还是后撤阻敌、惑敌、埋伏、反击;

    无论是远程攻击、近程攻击、短兵相接,即是一部之责,更是全局之责。

    譬如攻击,如何调度前后波次,人马疲惫当如何更换;譬如后退,哪部自动阻敌,哪部自动接应阻敌兄弟,哪部自动埋伏反击;

    譬如实战,如何调动远程先行攻击,然后近程攻击,然后短兵相接,可同时远程仍在攻击敌人后续部队,近程仍在攻击敌人前后波次。

    短兵相接之部疲惫如何更换生力军,敌人前后脱节如何诱敌深入再包抄歼灭。

    光这兵力和火力的调配使用,持续覆盖打击就是一门大学问,你们可懂得?”

    赵顺低头思索片刻,拜服道:“秦督所言甚是,每次军阵变换都要一一传令方可。

    等下面士卒准备好战情已变,各部皆是有序有责,只要指挥得当,当能快速反应。

    而且所有武器,只要能用就仍当组织继续配合,持续不断攻击敌人,哪里需要就重点攻击哪里,甚是犀利。

    士卒疲惫便换生力军上前,这战力也是成倍增加,秦督高才,末将叹服?!?

    秦浩明继续说道:“其二就是重将士!训练之余,要跟他们探讨,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

    什么情况下听谁的?若是不听、畏战的后果如何?以及将士们有何建议等等细节,皆须交代清楚。

    如此将士们心里有底,就不会怕,就不会乱,就不会跑,就不会调度不一。

    一盘散沙最可怕,万众一心最难敌。

    想想当初萨尔浒之战,为何大部队频频失败,小部队却屡屡敢战,就是心思不定,人心不一的道理。

    因此,本督让你们和士卒唠家常,拉感情,讲方略,申军纪,商得失,诉国恨,就是这个道理?!?

    瞧着众人彻底拜服,秦浩明多少有些得意。

    一支思想统一、团结一致、组织有序、训练有素的部队乃是现代军队的雏形。

    这种军队会在精神灌输下具备使命感,会在纪律要求下训练有素,会在大目标下形成整体,会在组织授权下更加灵活机动。

    如此,强军可期。

    不理一众将校吹捧,秦浩明说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扑鼻梅花香?

    这些都是大道理,未经实际是难以掌握的。自明日开始当一一演练,上下掌握,方可致胜千里?!?

    “诺!”

    众人领命离去,整理狼藉一片的军营。

    秦浩明则马不停蹄赶赴鼓山大营,那里,还有张云正在训练的八千大军,需要他时刻关注指点。

    说起来,秦浩明觉得对张云亏欠良多,马上要大婚了,他还和将士们摸爬滚打在训练。

    可这是他的宿命,作为自己的兄弟,左膀右臂,自然需要帮忙自己掌控好部队。

    在这个年代,有些事情,还是谨慎为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