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一十三节 大婚

第四百一十三节 大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若非昔日之因,何来今日之果?在他心中,真无我一点容身之处?”

    叶绍梅心里充满苦涩。

    拿起身边的一盏精致绝伦的鸳鸯灯,放入水中,那一团明亮的灯火,随着荡漾的碧波,缓缓而下,流向远方。

    “一愿郎君常健?!?

    “二愿郎君与柳姐姐早生贵子?!?

    “三愿如同梁上燕,来生长厮守?!?

    三盏精美的河灯,三声祝愿,随着一缕青丝,随同南浦溪水缓缓流向远方。

    福州城,总督府。

    距离秦浩明大婚只有三日,前来送呈贺礼的嘉宾越来越显高贵,许多人都必须由他亲自接待。

    山东巡抚颜继祖和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也随着行人司的官员亲临福州,为秦浩明的婚礼来贺。

    其后,还有宣大总督卢象升和宁远总兵祖宽于次日抵临。

    崇祯十二年十月十八,天高气爽,风和日丽。大吉,宜嫁娶。

    辰时初,行人司郎中代表崇祯皇帝和周皇后,向柳如是、戚婉如、颜芸娘赐夫人诰命,方镙牢烛,雕费彩饰,金银连鏪,杂器豪华,礼仪之隆重,前所未有。

    辰时三刻,卢象升和颜继祖、骆养性分别登临戚家和郑家、张家,呈递亲迎版文,再纳亲迎贽礼。

    豕雁笼盛、羊酒缯裹、腊脯果珍,络绎递进,戚家和郑家、张家在门前设青布幔为青庐,迎接秦浩明的迎亲队伍。

    其中,郑家是作为颜芸娘的娘家,而张云在福州的临时府邸,则作为柳如是的娘家。

    良辰吉时至,三位新妇要去夫家,秦浩明的族人、朋友、亲卫、属僚组成迎亲队伍,浩浩荡荡朝三家奔去。

    好在为了方便,三家特意连在一起,倒是省了许多时间上的耽搁。

    数百迎亲队伍齐声喝彩,车队启行,沿城中主要大街绕城半周,沿途观礼者摩肩接踵,真是举城同庆,好似过节一般。

    迎亲队伍从总督府至郑家,郑府作为颜芸娘陪嫁的仆役、婢女便跟上了,足有几十人之多,妆奁器物装了整整几十辆辆牛车,绵延数里。

    沿途看热闹的民众啧啧赞叹,皆道南安郑家家财雄厚,看来是决心要在嫁妆上胜过其他两家的,以彰显颜芸娘在秦府的地位。

    戚夫人与夫君戚纲同车,有仆妇向她禀报郑家嫁妆的数目,戚夫人目露愁容说道:

    “唉,我戚家只为婉儿准备了二十车妆物,这不是被郑家比下去了吗?难道婉儿在秦府要比颜芸娘低一等?”

    戚纲摇摇手,不以为意,笑道:“和郑家斗富,那是以卵击石,你可知道郑家还有五十万两的陪嫁!

    你放心,婉儿绝不会因此就低颜芸娘一等?!?

    一路上车马如龙、行人如织,在福州城绵延数里,万众争看,盛况空前。

    秦浩明身着白底金纹的礼服,骑在高头大马上,身边是族人和亲卫组成的迎亲队伍。

    薄暮酉时初,总督府张灯结彩,宾客如云,堂人执烛,杂器豪华,锦毡铺地,鼓乐喧天,秦浩明下马,走到婚轿边,把三女一一牵出。

    秦浩明居中,三女在后,鸾带相结,在赞者的唱礼声中步入总督府,过门厅、茶厅,直入正厅,拜见族老等长辈。

    郑家、张家、戚家的管事大声报唱陪嫁礼单,一项一项报了半天,观礼的宾客赞叹声不绝。

    满殿笙箫丝竹之乐,酒斛哗然交错。众人皆在堂下,满面欢喜,谈笑风生。

    礼毕,三女向秦家长辈行过礼后分别入住东、西、北双廊楼,秦浩明则要在外陪宾客饮宴。

    秦浩明早已料到参加婚礼的宾客会出奇的多,总督府正厅绝对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所以两日前便在府外的空地上,以军帐方式盖起三十六个大锦帐,每个大锦帐内铺毡席,设筵席,可容二十名宾客饮宴。

    各依身份地位巧为安排,这样,到贺的六、七百名宾客皆大欢喜。

    三十六个大锦帐要一一应酬到,阎应元和洪迪新跟在他身后,一人手里提个大酒尊,秦浩明向来客敬酒都由他二人为之斟酒。

    秦浩明酒到杯干,众宾客甚喜,认为他热情豪爽,没有丝毫总督架子。

    孰不知阎应元和洪迪新二人提着的酒尊里盛的乃是蜜水,若是平日何妨一醉方休!

    但今日是大喜日子,秦浩明可不想喝得酩酊大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那岂不是辜负了三位娇妻!

    圆月皎洁,广袤无垠的星空下,福州城总督府灯火辉煌,前院喧哗,后院静谧。

    东双廊楼内,墙壁饰以红漆,顶棚高悬双喜宫灯。有东西二门,西门里和东门外的木影壁内外,都饰以金漆双喜大字,有出门见喜之意。

    洞房西北角的龙凤喜床前挂的帐子和床上放的被子,皆是江南精工织绣,上面各绣神态各异的一百个玩童,称作“百子帐”与“百子被”,五彩缤纷,鲜艳夺目。

    戚婉如像世间所有新娘一样,端坐在大红锦缎绣的鸳鸯戏水锦褥的喜床上,等候着夫君的到来。

    所见之处,无不是一片绚烂的大红。

    头上盖着绣有龙凤呈祥的盖头,杏色的流苏从锦帕的四角流淌而来,如云的秀发上赤金的金冠,缨络随风飘荡,说不尽的华贵尊荣。

    室内铜铸的两对并蒂莲花缠枝烛台,明晃晃地燃着刻有囍字的红烛,仿佛灼热的风拂入满室。

    红烛将新房照得如同白昼,红色的喜帐、红色的喜烛、红色的桌巾,一切皆是红色的。

    突然眼前一直蒙覆着的红盖头被轻轻的掀去,秦浩明晕着薄醉红意的面容蓦然出现在戚婉如的眼底。

    修长而优雅的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颌,漆黑如墨的瞳孔,正一脸笑容地看着她。

    戚婉如绯红着脸颊低低地垂下螓首,轻启朱唇,娇羞地道:“夫君……”

    “婉儿……”

    檀木圆桌上,铜铸的莲花烛台上儿臂粗的龙凤红烛肆意地摇曳,蜡油如泪蜿蜒而下,摆放整齐的交杯酒与早生贵子的甜汤格外醒目。

    是晚,新婚之夜,郎情妾意,欲语还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