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一十五节 沧海桑田

第四百一十五节 沧海桑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白天和远道而来的宾客,例如卢象升、祖宽、骆养性等人密谈。晚上则夜夜做新郎,如此的日子,便是铁人也吃不消。

    几个轮回下来,秦浩明高挂免战牌,转为和她们谈理想谈人生。真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诚不我欺!

    期间,卢象升、骆养性等人因公务繁忙,相继离去。山东巡抚颜继祖则趁机回漳州老家省亲,并引见他的内侄,海防游击楚暮羽。

    十月二十五日,张云、余佑汉和其他几位将校举办集体婚礼,秦浩明主持婚礼。

    这其中,免不了又是一番热闹景象。

    东风瑟瑟,天气渐渐变冷,人心却是滚烫。

    等张云和余佑汉新婚五日后,秦浩明便带他们启程回乡。

    翁姑不在堂,作为新妇必须在三个月之内去夫家祖堂祭告祖先,只有行过一礼,新妇才算是真正得到了夫家宗族的承认,才是夫家的一份子。

    十一月初,秦浩明和张云、余佑汉等人携娇妻回到临浦。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谁人知之?

    秦浩明同时娶三女为妻,并挣得朝廷的诰命夫人,现在风风光光回来祭祖。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个原本众人眼中的书呆子,和其弟忠仆三人相依为命,三餐无以为继,并遭叶家悔婚,秦家老族长秦向天欺辱……

    可现在,他由一介寒门士子骤然间升为两省总督,文人中的第一帅。

    其弟张云和其友余佑汉也贵为将军,整个秦氏家族以他为豪,仰其鼻息,其兴亡荣衰何异于沧海桑田?

    初六壬子日,狮子岩,松柏苍翠,陵园静穆,秦浩明与三位娇妻来此祭拜秦家先人。

    祭拜之后,柳如是、颜芸娘、戚婉如三女列籍临浦秦氏宗谱,自此正式成为秦某氏家族的一员。

    当夜,秦家村大摆筵席,除秦氏族人外,凡肥皂作坊,在此定居的新人、佃户及其新招募的三千护卫队,每人都领到肉五斤、布一匹。

    这算是三位主母对众人的赏赐,秦家村上下自是欢声雷动,皆大欢喜。

    如此过得数日,秦浩明他们又要离开临浦,奔赴福州。

    如今福州城内百废待兴,秦浩明自然不可能在秦家村久呆。当然,三位美娇娘也如影随形,收拾行囊和他一起走。

    张云早已数日前便先回鼓山大营,现在临浦秦家村的一切事务,则全部交由余佑汉打理。

    只是前行一天,余佑汉来禀,临浦县令王元年再次求见。

    王元年的来意他已经知晓,无非想上进,换一个地方而已。

    “让他进来吧!”秦浩明思虑片刻,直到想到对他的安排,方才缓缓的说道。

    “下官参见秦督?!碧秸倩?,临浦县尊王元年小跑几步,瞬间及至并行礼。

    “王县令无需多礼!把临浦今年秋粮收完,不足部分由秦家村代缴,得到吏部考核后,来年本督来安排你的使用?!?

    王元年半个屁股方才小心翼翼落座,秦浩明已经开门见山说明意思。

    “秦督,这……临浦夏粮又部分,秋粮也只差少许……你看……”

    自己的上升一步已经基本无忧,王元年心里有把握。今日过来,只是把事情再巩固而已。

    只是没想到的是,秦浩明会用自家的粮食,主动提出向县衙缴秋粮。

    临浦全县要征缴夏粮七千石、秋粮八千石,全年还要征缴辽饷八千两。

    这还只是正额,还有粮食征收、起运环节的种种耗费,不算经手人员的好处,光夏粮怎么着都要将近一万石糙米,折合银两也是一万多两白银。

    当然这只是理想数字,真实情况每年夏粮能收上两三千石糙米就谢天谢地了。

    如今,秦督用自己的家的粮食,客观上帮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全年的任务。

    其实,按官场潜规则,王元年已经基本完成任务,因为人人都知道足额完成是不可能的任务,拖欠赋税是哪个地方都存在的现象。

    “王县令不必客气,一丝一毫都不可少,如此,本督才方便安排你来年的差事,方能堵住悠悠之口?!?

    秦浩明抬起手,毫不客气谢绝王元年的好意。

    “下官遵令!”

    一想到不必应付本地胥吏欺上瞒下的手腕,也不必面对地主士绅层出不穷的拒缴、漏缴,就能到吏部的好评,王元年心里也有些激动。

    更关键的是,秦督当着他的面说出堵住悠悠之口,那对他的使用肯定是大用。

    “那秦督先忙,下官告退?!?

    王元年从袖口里掏出信封,轻轻的放在茶几上告辞离去。

    其来去匆匆,竟是连口茶也没喝上。等丫鬟端上茶水时,他已不见踪影,只见秦浩明坐在凳椅上,不知想什么。

    “秦郎,王元年在临浦的名声谈不上太好,但也不算差?!?

    一会,柳如是轻轻走进来,拿起茶几上的信封,看了几眼,方才对秦浩明说道。

    “为夫知道,庸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种人大明官场多的是?!?

    秦浩明老神在在,有些不以为然。

    “那夫君还敢重用他?”柳如是美眸清扫爱郎一眼,举着手里的信封轻摇,咬着唇角说道:

    “他来来回回送了这么多趟银两,怕至少有几万银两,还不是要重新捞回来,秦郎就不怕他为祸地方百姓?”

    “嗯,好像有三十万了?!鼻睾泼鞅兆叛劬?,不以为意的说道。

    “秦郎……”柳如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爱郎,声音中好像有几许说不出的味道。

    “娘子,何事?”秦浩明睁开双眼,促狭的眨巴眨巴几下,一副不解的模样。

    “这样会出问题呀!算了,肯定又有什么鬼主意,官场中的事情如是也管不了,随你?!?

    这几日,闺房中,柳如是让爱郎装傻充愣骗怕了,同时也明白他的手段和智慧,索性揭开不提。

    只是,一会儿后,她暗中观察秦浩明的脸色,见心情似乎不错,纤纤玉手搅在一起,抬起头鼓足勇气说道:

    “秦郎,如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