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一十六节 本末倒置

第四百一十六节 本末倒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在秦浩明的唇齿间响起,佳人可真是执拗,为朋友两肋插刀竟如斯,可惜……

    再次闭上双眼,脑海想起当日书呆子的悲愤无奈和不甘,秦浩明的心里坚定许多。

    “秦郎,不舒服吗?”纤纤玉手抚上额头,鼻间传来佳人吐气如兰的熏香,煞是好闻。

    “真香?!?

    柳如是嘴唇略薄、唇色稍淡,但唇线极美,蓦然睁开眼的秦浩明轻吻。

    “唔……秦郎……真是没长大……胡闹?!?

    猝不及防被偷袭,柳如是惶急环顾四周,见没有人在,心里略感安详。

    “秦郎,月旬前叶家小姐在天心阁出家,城里都引起轰动,您看怎么办?”

    柳如是怕爱郎再使坏,急忙又脆又急把闺蜜叶绍梅的情形告诉他。

    “那你想为夫怎么办?”秦浩明双手一摊,神情非常无奈。

    “自然……自然……”

    柳如是张口结舌,吃吃不能答。在她想来,只要把事情说出来,下面自然水到渠成。

    秦郎和叶家小姐亲青梅竹马,听此消息一定心急如焚,只要到天心阁说明缘由,二人心结俱消,自然玉成好事。

    可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难道,秦郎的心真的……真的被伤透,以至于郎心似铁。这一刻,柳如是心里对叶绍梅将来再无把握。

    “人生有很多选择,尤其是在关键事情上,一旦错了,再无后悔药?!?

    秦浩明目光深邃,拥着柳如是柔肩,继续说道:“自从叶家悔婚伊始,这段姻缘已随风而去。

    其实这世上的女子,无论是贪恋钱财也好,图谋长相才学也罢,若是能一心一意终不悔,皆有可取之道。

    可唯独这反反复复,最让人不能容忍。不论缘由,不管结果,这是为夫为人的底线。

    至于说爱妻想成人之美,让为夫幸福,想法是好的,应该予以表彰。

    若是你心胸足够宽广,今后尽管再介绍绝色娇娆,为夫来者不拒。顶多衣带渐宽终不悔,不过是****而已?!?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柳如是低啐一声,脸颊绯红,粉拳轻打。秦郎总是这样,前面讲得好好的,后面就插诨打趣。

    总之,他就有这本事,让原本沉重的话题或氛围,不知不觉间轻松下来。

    真难想象,如此识情识趣的妙人儿,女人心中理想的夫婿,当初叶绍梅怎么会说他是书呆子,以至于断送一生的幸福。

    远处,氤氤氲氲的仙楼山,露出天心阁一脚,若隐若现。柳如是无奈的摇摇头,她已经尽力了。

    如此一位佳人,今后青灯古佛终生,可惜了。

    不过夫君说得也有道理,想来……大抵就是有缘无分吧。

    回程时,人员多了不少,那是秦家村族人和一些生活过好起来的新秦家村人。

    人总是这样,当解决了温饱问题,新的需求又出现,建功立业或者说博一个富贵前程,又变得实实在在起来。

    对于这种转变,秦浩明是乐见其成,也愿意给他们提供机会。

    相对而言,这些人最早跟着他,明白他的心思政策,也了解他的为人。有些话无需多说,他们就能明白。

    今后,不管加入福州城中的哪个行业,估计都会帮忙宣传自己。

    再则,这些人的忠诚有一定的保证。毕竟,他们都是托庇在自己的势力之下,和朝廷关系不大。

    十一月中旬,天气日益寒冷。

    新婚回家祭祖的秦浩明再次回到福州城,其一举一动都受到有心人的关注。

    这位年轻总督的每一个举措,都关系到大部分人的利益。

    耐人寻味的是,这位年轻总督不知是否正在享受新婚的快乐,并没有如其他人想象的一样,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颁发他的施政理念。

    就连早些的传闻,他想改变大明税制,也没有一丝声音传出,仿佛偃旗息鼓一般。

    回来的半个月中,出入最多的当属鼓山大营附近新成立的兵仗局,听说还有两晚抛弃娇妻,留宿其中。

    真不知那里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不过,这也让众人高悬的心稍稍放松,再过个把月年关将至,想来总督大人初来乍到,有些事情是想放到年后处理。

    这不,昨日听说他让总督府幕僚到巡抚衙门,调阅福建冶造局资料,想来是要整顿那里。

    也好,有事情做,能够牵扯他的精力,安安分分过好小日子,是大多数福建官员的心声。

    福建官员的小九九,秦浩明自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坐事情,一贯按自己的步骤走。

    当兵仗局人员安排清楚,设备、机器、锅炉正在调试中,造枪炮的原料便日益凸显。

    刚拿到资料,次日晌午的时候,秦浩明已坐在福建冶造局主屋的房间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翻阅着冶造局下属的人员名册。

    在他面前,福建冶造局中丞陈美春领着三名郎官站在屋内。

    “张琳、李欣、龚瑞鸿……”

    瞥了一眼陈美春身旁那三位冶造局的郎官,秦浩明的目光又投向手中的名册,仔细查看这三位郎官的仕官履历。

    一般来说,各个府衙都会保存历任官员的名册,包括他们的仕官履历,冶造局亦是如此。

    而让秦浩明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三位郎官中,年纪最大的张琳竟然在冶造局,干了整整二十八年,简直是难以想象。

    “张琳大人,今年贵庚?”秦浩明好奇问道。

    在秦浩明面前,一名头发蓬乱、官服亦到处都是补丁的年长官员躬了躬身,语气谦卑地说道:

    “小……小官……”

    “噗嗤……小官?这算哪门子的自称?”

    秦浩明忍不住一口茶水喷出,有些错愕地望着张琳。

    然而,被秦浩明这么盯着,那位叫做张琳的郎官更加窘迫紧张,结结巴巴地费了好大劲地才说道:

    “小……小官……不不,下官张琳,今年四十又三?!?

    原来他想说的是下官……

    秦浩明转头望向陈美春,小声地询问道:“这位张琳大人,莫非有口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