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一十八节 南洋局

第四百一十八节 南洋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福州城里渐起晚风,天际沉沉,似阴晦欲雨。

    远近的府衙民居已经掌灯,点点灯火在苍茫的夜色里飘摇,增显朝气。

    福州城里骤然间涌入几万人,这都是总督府的将士和他们的家人。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大头兵,穷得可怜,现在福州城百姓谁都知道总督府将士有钱。

    尤其是军中将校和曾经受了伤的将士,特别有钱。

    别看伤残将士断了一条胳膊或者瘸了一条腿,可听说有什么伤残补贴,并在总督府里有一个聊以谋生的位置。

    这么多人的吃穿用度,一律在当地购买,为福州商贩带来财富,生意好像突然变得好做起来。

    同时,总督府每天的招募用工,自打开始就从未间断。

    木工、泥瓦匠需求最大,其次是会针线活的妇女,便是一技全无的庄稼汉,只要有力气,总督府也要,这无疑给福州农闲的百姓带来福音。

    有收入,妻儿老小就可以吃饱饭,百姓脸上的笑容愈发欣慰,走路也虎虎生威。

    整个福州城,仿佛有一股活水般,在泉眼的带动下,渐渐的跳跃起来。

    从冶造局回来的秦浩明,在路上默默地感受着这一切,心里充满自豪的同时,无限喜悦。

    毫不夸张的说,福州百姓幸福的日子还远远没有到来,现在,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而且,跟自己的计划相比,福州还没有足够的人口,可以负担他一揽子的工程计划。

    当然,前提是他能筹措出足够的粮食。大明白银泛滥,钱财不缺,缺的只是粮食。

    总督府西北角一座独门独院的两层楼房,庭院的残菊迎着寒风绽放,远远的经过回廊,便可以闻见那幽远清冽的芳香。

    二楼,人影瞳瞳,烛光跳跃。

    吴锋和徐鸿轩二人,带着从侍从室征调的五个士子,正不停的忙碌着。

    每人桌案上皆有一副南洋舆图,上面有南洋各地:大泥、浡尼、占城、吕宋、北港、万丹、旧港、麻六甲、柬埔寨、暹罗……

    其中交趾被红笔单独标注,欲谋南洋,必先夺交趾,这是秦督之前就制定的方略。

    成立南洋局的目的,就是要委派斥候暗探深入上述国家或部落,摸清地理地形,了解他们的权利架构,为大军抵近提供情报。

    大军平定之后,大概就是参与管理当地土著,为定南军输送财富和粮草。

    当然,这其中也有他们的一份富贵前程。

    屋外寒风硕硕,屋内热火朝天,七个人聚精会神地各自忙着手上的工作。

    南洋局草创不过旬日,选地、挑人、招募通译、制定细则、拟定行动计划等,可谓事务艰巨繁杂。

    可这些都必须要他们七人亲自动手,外边招募的人就是想帮忙,但出于保密原则,在尚为摸清底细之前,或者说行动没有开始之前,他们也不敢放心使用。

    这要传扬出去,事情可就大发了,必定震动大明朝野,众口铄金之下,事情必然功亏一篑。

    秦浩明对南洋局之重视,从选派人员就可得知。

    局长徐鸿轩自不必说,最早跟着董长青,暗卫之一。后来又在京畿锦衣卫,情报经验丰富,非常适合组建南洋局。

    副局长吴锋,是登州卫受训中三十二名士子的佼佼者,擅长谋略。其他五人,也是士子,皆是侍从室精英。

    登州拢共就培训三十二名士子,留在登州海军七人,总督府也不过二十五。

    现在一次抽调六人,配合徐鸿轩组建南洋局,足见秦浩明之意。

    一阵冷风吹来,吴锋赶紧用双手护住烛火,以免被吹灭。

    作为南洋局的副局长,辅佐局长徐鸿轩的工作,此刻,吴锋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

    跟尚在国子监寒窗苦读的其他同门相比,他多么庆幸当初的选择。

    他还年轻,职务高低目前于他而言尚算其次,关键是能学到不少东西。他坚信,按此下去,一展心中所学,一条康庄大道就此摆在他眼前。

    望着其他人忙碌的身影,吴锋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腕,再次凝神悬笔,书写南洋布局纲要。

    戌时三刻,在徐鸿轩的提醒下,众人相视一笑,今日,是侍从室讨论政务的时间。

    “进生,兵仗局的建设速度要加快。人手若是不够,可从鼓山大营抽调将士去帮忙,务必在年前开始生产?!?

    “啸龙,派一个百人队守护兵仗局,把它列为军事禁地,不准一个闲人入内?!?

    “洪司长,划拨十万银两给冶造局。算了,你明天跟本督走一趟,委派一个人作为联络官?!?

    ……

    总督府会议室内,除了值班人员,其他人已经到齐,秦浩明把事情一件件落实到具体个人。

    之后,他凝望众人说道:“今晚我们讨论赋税的详情,大家有什么说什么,这可是令人头疼的事情,不解决又不行?!?

    “唉,这块硬骨头可不好啃,此举一出,恐怕秦督要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已经知道势在必行,洪迪新还是忍不住摇头感慨,终于走到这一天。

    “是啊,这些朝堂大佬心里明白装糊涂,苦了百姓。要说这农税,太祖爷出身民间,定得赋税极低。

    大明初年耕地八亿五千万亩,田赋三千二百万石,田赋不足亩产的三十分之一。

    张居正在世时清查天下田亩,国朝耕地是十一亿亩,田赋二千六百万石,不足亩产的五十分之一。

    即便万历皇帝加了两三百万两辽饷,给百姓的负担也不重。

    可为何土地增加了,田赋却少了,田赋比例减少了,为何百姓反而更加困苦?

    而朝廷农税从未能收全,天灾时还要赈济减免,就算有物价抬高,粮食减收,可放之全国则并不明显。

    犹记得从万历末年开始,一个赋税缴纳最好的知县完成了十分之八,全国三百四十个县欠朝廷赋税十之有五。

    这每年不能收缴的田赋高达二百万两,那这少了的一大块田赋去了哪里?”

    PS:恭祝诸君中秋节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