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二十节 军工民用

第四百二十节 军工民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自鸣钟!”

    秦浩明走到陈美春的文案上坐定,提笔在纸上写了四个字:军工民用。

    对于冶造局的使用,秦浩明已想好了大的方向,无非就是朝着军工民用发展而已。

    军用自不必说,这是冶造局的本业。至于民用方面,秦浩明倒是有些主意。

    改善民生,提高大明国内民众的生活水平是一方面,如何挣钱又是另一方。

    科技改变生活,这是不争的事实。同时,新颖有效的产品,更是源源不断的财富。

    毕竟,自己要养的可不是区区一个冶造局,而是今后跟随他的数十万将士。

    不说俸禄奖赏等开销,单是武器的制造,就是一笔浩瀚如海的存在,永远看不到尽头。

    “秦督的自鸣钟可是指西僧利玛窦从西洋带来的自鸣钟,内设机关,每遇一时辄鸣?!?

    陈美春弓着身,端上一杯茶,小心翼翼放在桌上,开口问道。

    “是也不是?!?

    秦浩明端起茶,小啜一口,随即敬谢不敏。一个字,苦!

    这冶造局不愧为混成垫底的,连招待总督用的茶叶都是那般廉价残次!

    感受着嘴里残留的苦涩,秦浩明再次提笔写出要求:一,可带在手腕或者挂在胸前。二,不能有误差。

    大明的自鸣钟是利玛窦于万历年间首批贡献两件,一件是楼式的,其高度超过了宫中所有内殿。

    另一件大概属于台式,体积小巧,外罩木框,镶有镀金雕龙,指针是鹰嘴状的,每一刻钟便要鸣叫一次。

    “秦督,我们冶造局有人打制过自鸣钟,以铁为之,丝绳交络,悬于轮转上下,戛戛不停,击钟有声。

    只是每日至少有十五分的误差,另外最小只能做到香盒大小,这戴在怀里稍大一些,或许有可能,可要带在手腕,似乎……”

    张琳垫着脚,看清桌上秦督写的要求,有点为难的解释。

    同时,心里嘀咕着,这些当大官的,真会想,真会玩。

    “是及,秦督,自己打制不划算。福州市面上有许多海商带来的自鸣钟,中样者每架银五十两,大者及小而精工者价值更多。

    若是想在军中大规模使用,反而不如用香漏,一盘香可用十二个时辰,所费不过三文?!?

    陈美春作为冶造局中氶,眼光见识不缺,立马联想到军中使用。

    自鸣钟传至大明时,在京畿及全国流行的本土计时装置包括以日冕为代表的太阳钟、以漏刻为代表的水钟和以香漏为代表的火钟。

    但从成本算,相对于本土的传统计时器,自鸣钟最大的劣势显然是价格,而火钟才是普通百姓的选择。

    当然,有些连火钟也用不起的人,那只能听更夫的更鼓报时了。

    “误差好说,本督听西洋人讲,只要装上带擒纵器和发条,就能提高准点率。

    你们交代下去,不管是谁,只要能按本督的要求做出来,奖赏纹银五千两?!?

    秦浩明零零星星的写了几种小物件,大抵是这时代可以研究出来,只是缺少方向性,稍稍点拨就可以顺理成章问世。

    例如珍妮纺纱机,无非是把几个纱锭都竖着排列,由纺一根纱到同时纺几根纱,发展下去数十根,效率自然提高。

    说穿了不足为奇,关键还是思维受限。

    “秦督……大……人,真的奖励……五千两?”

    中氶陈美春咽了咽口水,仿佛瞬间变成口疾之人。

    他年俸才一百八十两,家里八九口里,委实过得心酸不易。五千两纹银,相当于他三十年不吃不喝的俸禄。

    至于其他匠工才六十两纹银,更是一辈子不吃不喝都赚不到这个数。

    事物都是现成的,不就是变小一点吗?不相信组织个十几人,没日没夜干还攻克不下来?

    “对,五千两纹银,一文不少?;褂姓飧龇闹?,按本督的要求做出来,奖励五百两,这里有几处要做修改,你们仔细看好……”

    秦浩明连比带画,在陈美春等四人沉重的呼吸下,跟他们一一介绍说明。

    “秦督,下官明白了,下官明白了……三天……三天后就给您拿出来?!?

    才讲解几个细节,龚瑞鸿两眼发光,语无伦次一连声说明白,可就不说明白什么。他是负责木匠组的郎中,其自身这方面的造诣浅不了。

    珍妮纺织机原理简单,只是平常没想到也没那个闲心操弄这些,时局越来越乱,活下去都不容易,有那工夫,还不如外面接点私活,补贴家用。

    望着亟不可待兴冲冲离去的龚郎中,留在屋内的陈美春三人眼里俱是艳羡。

    这家伙撞大运了,五百两银子轻松到手。自己会做,叫上两三个学徒,大方点每人几两银子,抠搜点一顿有肉的酒席就打发了,总之看他当时心情去。

    “不急,不急,那不算什么。三位看过来,还有改进印刷术,不用胶泥,用铅字代替,传下去,有谁弄出来,奖励一万银两?!?

    把有些魂不守舍的三人心拉回来,秦浩明又抛出了另一个诱惑。

    他没有依据事物的实际价值来给奖金,而是依据难度程度来衡量。

    要说起来,肯定是珍妮纺织机实用价值超过改进印刷术,可从制作工艺上,却无疑是后者难度更大,这也是二者奖金如此悬殊的原因。

    宋代的毕升发明了活字印刷,用胶泥刻字,火烧成陶土活字,将活字排入两块铁范,排满为一版。

    同时用两块排字版,一版印刷时,一块排字,交替使用。若止印二三本,活字法并不简易,如印几十本以上,活字法十分快捷。

    现在大明邸钞普遍采用活字印刷,只是因为用木活字印刷,印刷质量不佳。有的字体歪斜、墨色漫漶,校对也不够精确,错字较多。

    但用铅字代替胶泥,无疑在清晰度上占据绝对优势。

    “秦督,制造出铅字印刷,真的有一万两赏银吗?”

    李欣整个人身体弯曲着,站都站不直,不敢相信有这等好事落在他们头上。

    这年轻总督出口就是五百一千,要不就三千五千,现在居然直接一万,这好像越来越不靠谱??!

    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这些低贱的工匠敢不拼死用力干,至于如此大把大把的撒银子吗?

    要说念他们辛苦,奖赏个几十三五百他相信,可几千上万,他的心反而犹疑起来。

    就拿这铅字印刷来说,无非是雕刻活字工作量大一点,可毕竟没有技术难度。

    全局人手,加班加点半个月也就差不多了,四百多人,每人也能分到二十多两纹银,有这么容易的好事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