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二十三节 千金买马骨

第四百二十三节 千金买马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冬日煦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舒心惬意。

    可姜宏达满脸鲜血,眼角乌青,脸颊红肿,惨叫连连,却又让围观的众人心有不忍。

    原本只是想借此报复姜宏达,出一口恶气的陈美春,此刻心底突然害怕起来,因为他感觉事态似乎有些失控。

    他想不通明明姜宏达已经报出他姐夫李一平的名字,为什么秦督反而变本加厉,丝毫没有官官相护,手下留情。

    自己往大里说是福建冶造局中氶,可若往小里说,他只不过一个匠头而已,不足一提。秦督有必要为了维护自己,不惜开罪布政使?

    陈美春不知道,事实上,若不是姜宏达自报家门,依他之前那识时务的自我惩戒,已经足以让秦浩明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然而,秦浩明却并没有放过他。

    原因就在于,他要让冶造局的这些官吏与工匠们,眼睁睁看着他们心中高高在上布政使郎官,左布政使大人的小舅子,当着他们的面被狠狠抽打耳光。

    秦浩明希望用自己的行动使他们明白,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冶造局之上。

    冶造局,是大明朝廷中最特殊的司署!

    他希望通过这种类似千金买马骨的方式,提高冶造局的社会地位,提高冶造局匠人创造的热情性,为日后的大明,埋下科技之数。

    遗憾的是,在场的人,恐怕没有人能够明白秦浩明用心良苦。

    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效果还是显而易见。

    这不,虽有不忍之心,可周围这些冶造局的官吏与工匠,在目睹姜宏达遭到此等惩罚后,眼中对其的畏惧逐渐烟消云散,整个人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仿佛这些在气势上原本躬身屈膝的冶造局官吏与工匠们,他们忽然挺直了脊梁。

    无疑,要使一群懦弱、长久受到压迫的人重新恢复自信,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以往最畏惧的人揪出来狠揍一顿。

    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如今有更强大的靠山,可以不必再向以往畏惧的人卑躬屈膝。

    不可否认,这些冶造局的官员与工匠们,他们此刻给予秦浩明的感觉正是如此。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外,秦浩明也是想着借着此次立威,一则让福建官场明白一个事实,冶造局,秦督大人很重视。

    不像以往那样,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登门找麻烦。因此,今日擅闯冶造局的这些人,秦浩明都不打算放过。

    虽说杀掉不至于,但至少要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毕竟若只是不轻不重的惩戒,秦浩明可受不了每隔几天就冒出一人来找冶造局麻烦。

    二则是要通过此事,告诉福建官场所有人,他秦浩明不会妥协。

    别说只是布政使的小舅子,即使李一平自己犯事,秦浩明都不打算放过。

    该死的官官相护,千百年来,不知损害多少平民百姓的利益,制造多少冤假错案,使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后世,作为一名穷屌丝,普通的大头兵,他虽感不公,但有心而无力。

    现如今他身居高位,却是想凭借一己之力,打破这千百年来的官场潜规则。

    秦浩明的亲卫二人,依旧在狠狠地抽打着姜宏达的脸。

    这让陈美春愈加不安,秦浩明“凶残”的惩戒,把他吓坏了。

    事实上,陈美春起初是想借秦浩明的手来惩戒一下姜宏达,这个以往一直对他们冶造局呼来喝去的家伙,相当可恶。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年轻总督的惩戒手法竟然是如此……凶残。

    是的,凶残。

    陈美春转头望向姜宏达,只见此时的他早已被抽得面颊红肿、嘴唇流血,甚至于,连牙齿都被亲卫打下来两颗。

    可即便如此,那位秦督大人左看右看,似乎无动于衷。

    见此,陈美春硬着头皮走到秦浩明身旁,小声说道:“秦督,这姜宏达毕竟是李一平大人的内弟,是不是……”

    秦浩明瞥了一眼陈美春,淡淡说道:“你想说什么?”

    陈美春小心翼翼望了一眼秦浩明的表情,咬牙说道:“下官以为,秦督是不是手下留情?”

    听闻此言,秦浩明轻笑着调侃道:“怎么,怕了?本督还以为,陈中氶恨不得借本督之手,好好重惩此人一番呢?”

    陈美春闻言,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他明白自己的小伎俩早被秦督看穿,连忙拱手告罪,“秦督恕罪,下官……”

    “行了?!鼻睾泼骰踊邮执蚨狭顺旅来旱慕馐?,平静地说道:“本督知道,你们冶造局以往经历不少苦楚。

    所以,本督并不介意按你所期待的那样做,权当给你们出出气……因此,你不必向本督告罪?!?

    “秦督……”陈美春语音哽咽,面色动容。

    要知道,秦督在看穿了他的伎俩后,仍然还是出面替他们教训了姜宏达,这是多大的恩情?

    不过最让陈美春感动的,还是秦浩明接下来这句话。

    “你们只要记住,如今冶造局有本督为尔等撑腰,只有你们欺负别人的份,绝没有任何人再欺负你们头上来!”

    听闻此言,陈美春只感觉胸腔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讪讪地说道:“这……我等岂敢欺负同僚?!?

    “呵,本督就是这么一说,日后究竟怎么做,还是在于你们自己?!?

    “谨遵秦督教诲?!?

    而此时,姜宏达早已被打地满脸鲜血,昏死过去。

    亲卫随手将昏死过去的姜宏达丢在地上,回头冲秦浩明问道:“秦督,要不要用冷水泼醒他?”

    听闻此言,在场所有人纷纷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他们心想,这都将人生生打得昏死过去了,还要泼醒继续打?

    这……究竟要心狠到何等程度??!

    此时,一名跟随姜宏达而来的军汉鼓起勇气,跪地对秦浩明说道:“恳请秦督饶过姜郎中,末将代表李大人谢过秦督?!?

    “有种!”秦浩明闻言转过头去,瞥了一眼那名军汉,然后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们自己的屁股都没擦干净?!?

    转头望向周围的冶造局官员,气势汹汹地大喝:“给本督把门关上!”

    话音刚落,便有几名手脚利索的匠徒跑过去将冶造局的大门给关上。

    见此,那一帮军汉面色大变,惊声高叫,“秦督,不关我等的事?”

    秦浩明冷哼一声,“尔等未经允许,擅闯冶造局,辱骂冶造局的官员与工匠,你们以为能安然无恙地出去?”

    说罢,秦浩明环视了一眼那些匠工们,淡淡地说道:“你们一两百人,不至于连十几个都打不过吧?”

    “秦督的意思是……”一名工匠舔舔嘴唇,小声问道。

    “教训教训他们,冶造局既然有大门,那就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随便便擅闯的?

    教训到诸位满意为止,然后给本督将这些人丢出去。凡事,有本督担待!”

    丢下这句话,秦浩明自顾朝主屋走过去。

    一众冶造局的工匠们面面相觑,旋即,一个个颇有默契地挽起袖子,诡笑着向那十几个军汉围过去。

    “你……你们要做什么……我们……”

    那十几名军汉眼瞅着那一个个因为多年打铁而五大三粗的铁匠们,咽着唾沫连连退后,口中仍想威胁些什么。

    只可惜,人家现在的后台比他们大,略显软弱的一句话尚未说完,就被冶造局一群健壮的匠工们给淹没了。

    “打死你们这群狗娘养的!”

    “老子早瞧你们不顺眼了!”

    “不意你们也有今天!”

    ……

    在一阵惨叫声中,左布政使的军汉被愤怒的冶造局工匠们狠狠暴揍了一顿,之后,连同姜宏达,全部被丢出了门外。

    这下可闹大大发了……

    陈美春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门外哀嚎惨叫的一干人,大冬天的用颤颤巍巍的右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可不知为何,心里却有着从未有过的畅快。

    随即,原来冷冷清清死气沉沉的冶造局内,传来一浪高似一浪的欢呼声,那是秦浩明在宣布清点冶造局的人员名单,提升所有人俸禄。

    并且把要制造改进的东西连同奖赏数额贴在墙外,声明不论是匠人还是学徒,个人还是团体,只要按要求生产出来经过检验合格,一律按布告上的奖金给予奖赏。

    PS:恳请诸君的月票推荐票不吝相赠,到七号为止,月票一张变两张,希望诸君能为阿土加油鼓励,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