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二十六节 功败垂成

第四百二十六节 功败垂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发生在冶造局的事情,在福州城很是热议几天,随后被江浙地区传来的惊天大劫案所取代。

    整个福州城,无论是大街小巷还是茶馆酒楼,都能听得见沸沸扬扬谈论“江浙大劫案”的惊天传闻。

    传言中的被杀人数由真实的三十五人增加到上百人,遇害者从家丁、护院扩大到老老少少合家数百口。

    就连丁忧归家的朝廷太仆少卿钱谦益的学生谢三宾,宁波府人士,也被人糊里糊涂的杀死在床上。

    可奇怪的是他的小妾却被心狠手辣的劫匪放过,而且,谢三宾也是江浙大劫案中唯一被杀死的主家。

    因此,也就有人大胆猜测,他是否在丁忧期间和小妾同床而引起贼人愤怒而被杀。毕竟,在大明纲常伦理深入人心。

    存在巨大争议的地方是,各界对杀人越货的凶手判断出入很大,四散的传闻中夹杂着诸多谣言。

    有人说是湘赣边境的张献忠,有人说是陕西的李自成,还有人说是辽东的建奴,更多的人则相信是来自海上的强人。

    支持这种说法的最大理由是,被劫走巨额财富的幸存者向朝廷的捕快控诉,说抢劫他们的人有提到走海路等字眼,人数多达数十人。

    再一个,天亮时反应过来的捕快四处侦缉追捕,沿着抢匪留下的痕迹奋起追踪,发现贼人消失在海宁附近。

    这些言论,被总督府的亲卫记录下来,转呈给负责这次行动的将校,他们这才明白终究出了一些纰漏。

    原本叫嚣着趁热打铁再来一次的总督府将校也偃旗息鼓,闭口不谈此事。

    毕竟,真让人抓到把柄,这可得不偿失。

    而远在京畿的崇祯皇帝听到南直隶奏报勃然大怒,严厉敕旨江浙两府务必在年前查清此事,稳定江南人心。

    否则,江浙两省地方大员革职拿问。

    可江南官府哪里有头绪,纷纷叫苦不迭,只能是鸡飞狗跳的瞎折腾。

    此时,闽粤总督秦浩明上呈天子密奏,称可把这起大劫案归之于当地盐枭所为,好处有三。

    迅速稳定江南百姓是其一;顺势打击江南盐枭是其二;罚其家产为朝廷所用是其三。

    若江浙两省兵力不足,福建可出兵援助。同时建议锦衣卫下江南,一则暗中慢慢查探实情。二则监督当地官府查处盐枭赃银情况。

    崇祯皇帝思忖良久,拍案叫绝。当即传旨南直隶照此办理,同时令闽粤总督秦浩明麾下精锐入江浙帮忙剿灭盐枭,由漕运总督史可法节制。

    要知道,江南的盐枭历代以来都是大明的心腹之患,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大明宗景泰年间,扬州一带盐枭纠合势要,持兵挟刃,势如强贼,夤夜贸易,动以万计。

    天启时,各处逃囚不逞之徒,私造遮洋大船,兴贩私盐,每船聚百余人,张旗号持兵器,起自苏扬,上至九江、湖广发卖。

    沿途但遇往来官民客商等船,辄肆劫掠。所在虽有巡检巡捕,官兵俱寡,弱不能敌。

    至崇祯时期,长江中下游各省仍是私盐最为泛滥的地区之一。

    大江南北私盐充斥,盐徒聚众贩私,或数十人,或二三百人,甚至五六百人一伙成群贩卖。

    一遇巡捕人役,自恃枭众捕寡,执械敌巡盐人役,轻则带伤。重则致命。

    而广东沿海一带盐枭则各带大船,携带器械,满载私盐,往来兴贩等等,不胜枚举。

    真是利之所在,人所共趋。

    福州,总督府会议室。

    正在和一众将校推演沙盘的秦浩明,于此时接到崇祯圣旨。

    史可法,看到这个名字,秦浩明无奈的摇头苦笑。这个猪队友,坑人高手??!

    如今,崇祯皇帝把清剿盐枭的重任交给他,秦浩明心里首先不看好。

    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史可法能力平庸,可官运倒是亨通得紧。

    崇祯十二年,史可法因为岳父的去世而离职。丧满后,史可法被用为户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接替朱大典总管漕运,巡抚凤阳、淮安、扬州等地。

    漕运总督是大明朝廷派出去统管全国漕运事务的高级官员,品级为从一品或正二品。

    不仅管理跨数省长达三千多华的运河沿线,并且还管理地方行政事务,兼庐凤巡抚,管理凤阳府、淮安府、扬州府、庐州府和徐州、和州和滁州三州。

    漕运总督权威重,有亲辖武装部队,还有水师营。仿地方总督、巡抚之督标、抚标,而称之为漕标。

    辖制武职官佐,最高为从二品的副将。并节制鲁、豫、苏、徽、赣、浙、鄂、湘八省漕粮卫、所。

    所以,从崇祯皇帝的角度上来讲,他还真是协调江浙闽三省军队的不二人选。

    “计划有变,啸剑留在福建清剿当地盐枭,董守备率领三千人马进入江浙。唔!”

    秦浩明眉头紧皱,斟酌着用词,“董守备要注意,史可法为人呆板,平素从未领过兵,估计此次想要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很困难。

    不过,毕竟不是真正的战场,盐枭虽然凶狠,但战斗力有限。本督估计,大抵是中规中矩罢了。

    既然如此,你也不要多想,挑选几百年纪大的兄弟带上,充实汪跃进的队伍,顺便帮忙他布局运河两岸的根据地。

    原本这次是非常好的机会,本督还想荡清江浙盐枭后,由我们的势力补上。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跑出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br />
    秦浩明仰天长叹,眼里的失望怎么也掩盖不住。

    好不容易创造的一次机会,看来要毁在史可法的手上,功败垂成!

    信任史可法,别说笑了,他一生都没有拿得出手的功绩,难道还奢望他突然变得能干聪明起来,那不是拿兄弟们的生命开玩笑吗?

    董长青不知道秦督为何如此不信任史可法,但这不妨碍他无条件相信秦浩明的判断,耸耸肩,他冷冷的说道:

    “既然能力平庸,那末将敷衍了事即可。反正,也不属于他的兵马?!?br />
    “军令如山!”秦浩明摇摇头,紧盯着董长青说道:“有一种人,能力不行,可手段狠辣,而史可法就是其中之一。

    本督可以保证,若是你胆敢违抗他的军令,一定会死于他的刀下。

    讲得好听一点,这叫迂腐;讲得不好听一点,这叫傻子?!?br />
    说到这里,秦浩明指指脑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诸位记住,跟傻子是没有道理好讲的,需要智慧?!?br />
    满堂将校轰然大笑,纷纷打趣董长青,考验智慧的时刻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