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二十七节 血腥洗牌

第四百二十七节 血腥洗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六月底的一个夜晚,巍峨的城墙在星河下静悄悄的立着,火把映着新换上的袁字旗帜在夜风里招展。城池的南边一处宅子染上的红色尚未褪去,断了双腿的男子在名叫韩馥的老人怀里哀嚎,望着举着火把似长龙的队伍从府门离去,阖上眼叹了一声。

    夜色微凉,自城南韩府发生的‘意外’传递到了这座城池新的主人手中,书房亮着暖黄的烛火,长案后面身长伟岸,威严长须的身影正皱眉看了看手中的消息。

    “……韩馥受辱,其子双腿尽折,怕是元图之计吧?我等方才坐拥冀州,人心尚未稳,有些操之过急了?!?

    左侧青铜灯柱下,一文士打扮的身形走出来,约莫四十多岁,下颔长须,上唇八字短髭,细眉长眼,身形消瘦修长,名叫逢纪,元图乃是他的字。走上前来,拱手:“主公所虑甚是,可也切莫大意,韩馥虽让出冀州,他手下如耿武、闵纯等人肯定不会就此甘心,主公不愿害他性命,纪只得怂恿军士欺辱,让韩馥自行离开冀州,既成全主公不杀之仁德,亦能将心怀异心之人,彻底断绝念头?!?

    屋外敲更梆子声过去。袁绍只是嗯了一声,手指敲在几案上,沉吟了片刻,缓缓笑着开口:“……元图所虑正是我所忧,杀他有威望,那韩馥若是明日请命离开……就让他走吧,留在这里指不定哪天突然死了,岂不是让冀州人以为我袁绍乃好杀之人?!?

    话语停下的一瞬,看着烛火的身影微微偏转了一下目光,补充:“那上门欺辱韩馥的人叫什么名字?”

    “回主公,叫朱汉,原是韩馥手下从事,因不受待见,此事失势,便上门做下这事,这人大概也存了讨好主公的念头?!?

    手指在衣袍上弹了弹,起身走出长案:“着人把他杀了……首级悬挂城门上,顺便贴上告示?!?

    “是?!?

    逢纪躬身让过走来的身形,之所以袁绍要杀那人,他心里自然是明白的,这是告诉冀州所有人,他袁绍也是知恩、明法纪之主,非阴险小人。

    思绪飘了一下,他便随着前方的身形走到屋外,前方的声音刚在说:“夜已深了,今日就到这里……”另一侧的檐下,家中仆人急匆匆的快步走来,将一卷布绢呈上来。袁绍理开,仔细看了上面的内容,眉头再次紧锁。

    那是自北面传来不好的消息。

    “……主公何事?”逢纪上前小声问道。

    待他说完,那边,袁绍将布绢递给文士,声音变得低沉:“你自己看吧?!彼婧蠡踊邮秩闷腿死肟?,背负双手走在檐下。后方的逢纪扫了一遍字迹,眉头皱起来,捻起胡须思索。

    六月十五,黑山贼袭击中山国上曲阳附近村镇,屠赵、王、李三姓大户三百余人,开粮仓分发百姓,上曲阳县令率众追击,被击溃。

    六月十八,南行唐遭受黑山贼袭击,贼人饶城池而走,劫掠周边富户,散财于民。

    六月二十三,灵寿县发现黑山贼踪迹,已朝东窜去。

    ……

    行文之间,大多记载黑山贼沿途行踪,也有一些出兵讨贼,却被对方轻易摆脱,也或被对方边打边走,拖的不成阵型,随后被这伙贼人拦腰截断,杀的大败溃散。

    这边,下摆轻摇,步履走过一阵,停了下来,袁绍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身影。

    “元图有什么想法?”

    “疑点颇多?!狈昙痛硬季钌鲜栈厥酉?,走上前去:“黑山就在邺城西侧,其张燕纪也略有耳闻,不像他的作风,倒是与鹿肠山的于毒相似,可此人不可能绕过朝歌、荡阴二城去往两百里之外的中山国,除非他不要他的鹿肠山了?!?

    夜风拂过檐下灯笼,袁绍皱着眉头,背负在后的手握紧:“如此说来,中山国的是另外的贼匪?真是好胆啊……”

    “主公,此事还需周详考虑,对方大抵是看出主公初握冀州,想趁火打劫罢了,也或者还真是张燕等人设的调虎离山之计!”

    “嗯?”袁绍微微眯眼,走出两步:“何解?”

    逢纪抚须道:“黑山有数十万之众,国家未乱时,不敢出山,如今太平已过,想必张燕心里有了想法,故意在百里之遥制造杀戮,引主公大军过去,然后偷袭邺城?!?

    “倒有可能……”

    袁绍思虑一阵,便是点头:“张燕故意这般激我,岂能随意入他之瓮,眼下还是稳定冀州为主,中山国那里便派颜良、高览二将率轻骑过去驱逐就是?!?

    “确实如此,只要追逐这三股黑山贼,对方便无下手之机,不久自会退散?!?

    片刻,二人边走边聊了一阵,文士便是告辞离去。这一晚是初平一年六月底,距离中山国贼匪肆虐过去半个月,方才此时上报到了邺城,原以为只是平常贼匪,各城能应付,然而对方却不与兵卒缠斗,只是远远骑射,随后离去,继续沿途针对性的造成抢夺、破坏,半月里被屠、被抢的世家大户足有二十余家,伤亡四五百人,靠东面暂时安全的世家大族人心惶恐,深怕被这些来去如风的贼匪盯上,纷纷到府衙请愿。

    便是遮掩不住,才拖延到今日送到邺城,就在袁绍与逢纪分开的这晚,纵横在中山国周围的三支疯狂黑山贼做出了让世家更加恐惧的举动。

    *******************************

    六月底,北方,中山无极县,一场大雨在夜里急骤的落下,遮盖了人的视野,天空上的云层电闪雷鸣划出一道道惨白的冷光。

    “这场雨来的真是时候,真他娘的凉快……”马蹄兜兜转转踩过积水,马背上手指抹过刀锋,垂下来,雨水从刀尖滴落地面。

    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他的身后,乃是数百骑沉寂的立在大雨中,就像一樽樽灰色的石像,而中间为首的身形弯刀缓缓拔出,指向不远的一处宅子,是城中豪绅置在外面的大宅子,门匾上的甄字,他不认识。

    “准备破门——”雨水划过眼角,公孙止张了张唇。

    响箭射向天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