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二十八节 威胁

第四百二十八节 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借着崇祯皇帝剿灭江南盐枭的圣旨,秦浩明在闽粤两地掀起腥风血雨,出手之猛,手段之烈,出乎许多人意料。

    尤其是广州地区,谁也未曾料到,这个从未抵达辖区的总督,既会用这样一种方式,让人知晓他的存在。

    时下,广州全境囊括广西东部大片地区和整个琼州岛,也就是后世海南岛。

    其一共有十一个州府,分别为广州府、肇庆府、韶州府、南雄府、惠州府、潮州府、高州府、雷州府、廉州府、琼州府、罗定直隶州。

    只是现在的广州,虽说面积大,但从人口和重要性来讲,却远不如福建省。

    十一月末,福州城迎来入冬的首场大雪,整个城内白皑皑一片。凛冽的朔风吹过,大明军旗猎猎作响,福州城上空肃静一片。

    闽粤总督府书房内,烧得正旺的炭火冒着热气,秦浩明俯在书案上。聚精会神地挥毫泼墨,抄抄写写。

    “赵顺在宁德府,浩子在福州已经展开行动。兴化府和泉州府依照秦督指示,暂时没有动作。

    漳州府已经解决,现张将军带着六千将士直扑潮州府、惠州府、广州府,琼州府由赵大友和李想千户负责?!?

    小型的沙盘上,插满红色的小旗帜,阎应元拿着指挥棒,沿着闽粤海岸线一一指点过去,向秦浩明汇报各部动态。

    私盐泛滥地区很广,可要打击私盐贩子的地区无非就是那么几个。

    制盐要有盐场,而闽粤地区没有井盐,故而盐场一定在海边州府或小岛上。

    “觉得热就把皮袄脱了吧,本督这里不必拘谨,朝廷没给你发官服?”

    秦浩明瞟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福建盐运司盐官雷佳明,这家伙披着件狐皮大氅正在擦汗。

    “下官身体不好,怕冷,官服挡不了寒风,请秦督见谅?!?

    雷佳明谄笑着解释,顺手解开狐皮大氅,露出江南上好丝绸的圆领直开内服,胸前还挂着一串玛瑙。

    “算了,你还是把大氅穿上吧?!?

    秦浩明皱着眉头对雷佳明摆摆手,这家伙穿着一身花里胡哨,哪有半点大明将士的风采,跟外边的富家翁差不多。

    “是,是……下官遵命……”

    雷佳明尴尬地把刚脱下的狐皮大氅再度披上,弓着身体不敢站直,敬畏的望着秦浩明继续低头疾书。

    阎应元嘴角掠过一丝讥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此次,是总督府主动找盐运司合作,共同打击日益猖獗的私盐贩子。

    盐运司和私盐贩子,千百年来,就像水火不容的一对冤家。作为对手,他们彼此了解,但又相互无可奈何。

    认真说起来,盐运司的盐兵粮饷充足,战斗力不弱,至少比大明的卫所兵好过许多。

    要知道,掌管东南沿海的福建盐运司可不好惹,他们有几个盐池,还能从广州调用部分海盐,盐源不是问题。

    朝廷那点盐税也容易敷衍,拉几个同伙就可以打着官盐的招牌假公济私,独家生意好赚钱,有人企图抢他们的金饭碗,岂能善罢甘休。

    以往的时候,福建盐运司一发威,福建的盐贩子就倒霉,不断有人落入法网,对此束手无策,只好偃旗息鼓。

    可是自从这几年郑芝龙招安崛起之后,插手盐业,这一切都变得大不同了。

    郑芝龙在泉州的时候,拍案大骂福建盐运司,混账盐官把官盐炒到七八百文一斤,还让不让老百姓活?

    我的盐成色好价格低,只要有人买我就要卖,敢动手老子也不客气。

    郑芝龙接过卖私盐的活,组织下面的人一起抵制官盐,福建盐运司的盐商、官府的差役哪里是他的对手,吃了几次大亏之后,渐渐被挤出福建市场。

    气急败坏的盐官们找到福建巡抚张肯堂,要求调动官军报复。

    张肯堂一查知道对方的后台是郑芝龙,而参与贩卖私盐的人里还有泉州水师的官军,断人财路的事他可不敢干,又把球踢回去。

    老实说,他对贩卖私盐的事不是很在意。福建盐运司隶属于户部,地方督抚管不了。

    山高皇帝远,假公济私中饱私囊的事没少干,为地方出钱助饷却比割他们的肉还难,张肯堂看到盐官们倒霉甚至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于是,福建、广州两省的盐运司就逐渐衰败下来,直到去年雷佳明接手一直没有起色。

    现在,大明最能打的总督要跟他们合作打击毒枭,雷佳明自然欣喜若狂。

    不得不说,秦督的部队出手确实好使,现在闽粤两省除了郑芝龙的地盘没动,其他的都被端得差不多了。

    想想也好理解,这就好比后世的警察和毒枭,一两个自然不在话下,可对方如果是团伙,那基本上由警察提供情报,地方部队或者武警出手负责剿灭。

    “雷郎中,大股的盐枭已经基本清除,剩下来的估计你们盐运司就可以搞定,不知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安排闽粤盐事?”

    正当雷佳明热得有些受不了,秦浩明终于写完了,斜着眼朝他淡淡的问道。

    “一切听从秦督安排?”

    雷佳明也是老狐狸,轻悄悄的的把球踢还给秦浩明。

    “真的,本督说如何就如何?”

    锐利的眼神吔视一眼像商人一样的雷佳明,秦浩明的话语有点轻飘飘。

    汗水不停的从雷佳明脸颊流下,他左右擦拭,想到秦浩明过往的手段,他有心说单凭秦督安排,但终究有些不甘。

    “下官这里自然好说,就是朝廷……”雷佳明开始?;?。

    此时,站在阎应元身旁的一个壮汉,从从怀里摸出块牌子,递给雷佳明说道:“看清楚没有,大明锦衣卫副指挥袁守辉。

    此次,本指挥使奉天子之命,专门负责清查福建贪腐之事。听说过上次大同几十个官员、商贾被斩首抄家的事吧,那就是我们干的。

    实不相瞒,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清查盐运司,请雷郎中慎重?!?

    “下官一定鼎力配合,请秦督大人放心,请袁指挥使放心?!?

    片刻,书房内传来坚定的回答。

    “雷郎中,其实本督也不想难为你们,千里做官只为财嘛,京畿的大人有肉吃,你们这些芝麻官寻口汤喝也在情理之中。

    雷郎中,你福建盐运司司开出的盐引、盐票有多少实的多少虚的,你清楚本督也清楚?!?

    秦浩明抿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道,“垄断的生意做不得,所以我们要自由贸易。

    福建盐运司的盐卖到哪里,本督的盐也要卖到哪里,你还得给本督开出盐引、盐票?!?

    “诺!”

    至此,闽粤盐事,一切尘埃落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