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三十二节 大明说和复报

第四百三十二节 大明说和复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此时,酒楼菜肴如流水般端上,同时还有芬芳的美酒。

    吴锋呆滞的望着窗外,一颗心魂游天外,脑子里混乱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锋的异样,许杰看在眼里,年轻人被美色迷住了双眼,此乃人之常情。只不过,却不能为此自断前程。

    “得龄,想些什么呢?还在担心西北的家人吗?没事,秦督已经派将士们出发了?!?

    不等其他人打趣,许杰坐在吴锋旁边,关切的拍拍他的肩膀,温和地说道。

    “多谢关心,看来也只有慢慢等待了,许是太久没见到家人,心里思念得紧?!?

    吴锋定下神来顺势解释,眉角一扬,对许杰表示感激。

    聪慧如他,明白许杰是故意帮他掩盖先前的心神不宁。这男女上的的事情,最被文人士子念叨打趣,传来传去,后面渐渐变了味道。

    偏偏此事还没法解释,若是普通人倒也罢了,可他现在人在官场,有些事情还是注意为好。

    果不其然,桌上众人见二人如此说法,纷纷转为劝慰吴锋不要担忧,至于起先吴锋的失态,自然按下不提。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在聊完天气美食佳人之后,张溥才缓缓道明来意,原来是复报开业在即,他来向众人求帮忙并且约稿。

    “诸位,本月初八,万事大吉,正是复报开张的好日子。

    复报从筹建之初到现在,一直得到秦督的大力支持,给了我们许多思路。不瞒你们说,乾度对秦督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惊为天人。

    什么叫文成武就,大抵是指秦督这种人??!

    可诸位也知道,秦督公务繁忙,无暇时刻关注复报。

    众人拾柴火焰高!

    因此,乾度在此想请诸位帮忙,联络福建士子文人投稿复报,帮忙宣传复报精神和理念,务必使之成为大明最具影响力的……报纸。

    同时,也为天下未能高中的文人士子求得一份谋生的……职业,这可是秦督的原话?!?

    张溥一边说,一边端起酒杯频频向众人敬酒。

    “乾度兄,复报能给天下未能高中的士子一份谋生的职业,这从何说起?”

    许杰放下酒杯,惊异的问道。

    哈哈哈……

    许杰刚问完,桌上的张溥和杨廷枢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我跟你们说,这可都是秦督的注意。

    不服不行??!秦督的想法委实天马行空,然于实际操作起来却无半分难度,为国为民??!”

    笑过之后,杨廷枢摸着颌下的长须对一头雾水的几人说道:“诸位应该知晓,天下读书人千千万万,可朝廷开科取士为国选才名额有限。

    那么,这些剩下的读书人怎么办?

    而且这些人中,家境很一般的占了绝大多数,全家为了供出一个秀才,一点家底都耗费的差不多了。

    许多人不得已认命了,放弃了当官的梦想,去当个书史?;旄鑫卤?,拿点俸禄养家糊口。

    没错吧,是否如此?”

    说到这里,杨廷枢卖起关子,朝众人问道。

    吴锋等人点点头,这是实情。朝廷每年取士只有二三百人,可参加大比却有几万人之多,大多数是落榜的。

    家庭富贵的自然无所谓,今后继续考就是。

    可穷人生活还要继续,于是乎,许多士子只能放弃梦想,转而操持其他杂役。

    “诸位想想,如果这些文人士子为复报投稿,反应当地民情和实际发生的事情,而复报给他们润笔费,岂不两全其美?”

    临了,杨廷枢徐徐说出答案。

    “只是……不知复报如何盈利,才得以持续长久?难道全凭天下士子订阅吗?

    可复报若是太贵,长久以往,恐怕也没人可以承担巨额费用?”

    吴锋微微思索一番,一针见血问道。

    众人皆言有理。

    复报投入之大,他们多少有所耳闻。

    首先是占地十几亩地的报馆,然后是印刷厂,还有大量的人员需要供养,后面还有杂七杂八的开销,难道一份报纸卖几十上百文不成?

    现在又要给士子润笔费,一时之间,他们实在不敢想象复报如何存活下去?

    张溥和杨廷枢纵使是复社巨子,有大量的文人愿意帮助和支持,可这如无底洞的投入,想来难以持久。

    可是这样,为什么他们还如此热心,秦督也不余遗力支持,甚至投入资金说什么占股的话?

    “相信秦督吧!请诸位拭目以待,这里面的情况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总之,秦督决定的事情错不了。

    另外,复报不会卖几十上百文,而是三文一份?!?

    张溥喟然而叹,众人问的问题,他和杨廷枢当日何尝不是如此忧虑,包括后来加入复报的士子。

    可秦督跟他们长谈半日之后,所有的问题不翼而解,剩下的只有野心勃勃和无穷的干劲!

    “当然当然!喝酒……”

    “那是,且拭目以待……”

    言及秦督,大家虽然还有疑惑,可还是选择轻轻揭过。

    毕竟,秦督有太多事情,在众人眼里都是无能为力,可在他手里,却轻松解决的案例,太多了……

    “难道乾度兄没有请秦督帮忙为复报赋文一篇?”

    酒酣耳热之际,许杰趁着酒兴问道。

    “当然有!”

    张溥放下酒杯,迎着众人感兴趣的目光,脸上露出一许激动,

    “今天下战事不断,外有建奴入侵内有西北叛乱,我大明天下岌岌可危,那么该如何挽救我大明天下呢?”

    扫了一眼茫然的众人,张溥霍然站起身高声吟哦,“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

    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

    秦皇汉武,若何之雄杰;汉唐来之文学,若何之隆盛。

    史家所铺叙,词章家所讴歌,何一非我国民少年时代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之陈迹哉!而今颓然老矣!

    昨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处处雀鼠尽,夜夜鸡犬惊。

    两京十三省之土地财产,已为人怀中之肉。亿兆之父兄子弟,已为人注籍之奴,……国为待死之国,一国之民为待死之民。

    万事付之奈何,一切凭人作弄,亦何足怪!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大明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大明少年,与国无疆!”

    张溥一口气把秦浩明改编的文章抑扬顿挫备忘,然后轻轻说道:

    “这就是秦督给复报赋文的《大明少年说》,并且说你们皆是投笔从戎的有志青年,大明的明天靠你们?!?

    张溥语音落下,包房里沉静一片。

    这段话,百姓能听懂的不多,可吴锋、许杰他们听懂了。

    慷概激昂吗?气吞八荒吗?

    当如是!

    每个人都在细细回味,心神跌宕之余,更是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喝酒,为大明少年贺!”

    极少喝酒的吴锋,举起手里的酒杯大声喝道。

    “喝……”

    ……

    是晚,如诗如画的福州城,便笼罩在这豪壮的熏风中。

    翌日午时,总督府。

    秦浩明一袭白衣,独身一人卧于竹榻之上。竹榻旁的石桌上,白瓷印花杯盏盛着的,是一杯碧粼荡漾的碧螺春。

    兀自起身拿起茶盏,把在手中轻弹,杯盏发出的清脆声响,如绕梁余音袅袅三日不绝。

    碧螺春的细细茶香,悠然恬淡,白釉印花的茶盏在他苍白的指间发着幽幽的一层薄光。

    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仰头,将手中热气腾腾的茶水一饮而尽。

    “咳,咳……”终是喝得太急,被噎住了,轻拍胸口。

    轻笑一声,秦浩明摇摇头,缓缓踱步来到会议厅。

    这里,有总督府从福州城聘请的十几个落榜的书吏。今天,是秦浩明为复报招聘记者,毕竟,复报有他一半的股份。

    落座上茶后,秦浩明并没有任何看不起他们的样子。

    相反,做为世纪屌丝的秦浩明,对他们的情况还十分的感同身受。而且,他搞的报纸,就是需要这种人才。

    是的,这样家境不太好的落榜书生,在别的大明人和官员眼中,多半是没什么太大的价值了。

    但是,在秦浩明眼中,却是宝贝啊。

    秦浩明先是讲了自己的要求后,拿出内部新报纸的大概样子给他们几个人看,说道:

    “本督要一批人才复报当记者,就是做事的意思。每个人三五天最少一篇稿子,三五百字左右,润笔费底金一两银子?!?

    听了这话,几个书史相互间看了眼,心里默默的算开了。

    稿子的内容并无太大要求,只要过了初审就差不多。

    三五天一两银子,一个月下来就是只少十两左右,这么一算,几人心里下一跳,有些小激动。

    “如此,多谢秦督,多谢复报?!?

    几个书史连忙站起来,向秦浩明行礼道谢。

    看着这些挺上路的书生,秦浩明笑了笑,继续说道:

    “还有一事,报纸内容以后会要求越来越多。若是尔等忙不过来,可让同僚来写,润笔费是一样的,各自算好就是。

    同时,你们就做为编辑,审核他们的初稿了,复稿则还是由本督这边的人来做?!?

    说话间,秦浩明示意吴锋拿来一份合约道:

    “看看这个,没问题就签字画押吧。当编辑肯定会占用你们自己写文章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不可能让你们白忙活。

    即日起你们几个就是大明复报的第一任专栏编辑了,每月薪资十两银子。自己平时抽空也可以同样交稿过来,费用另算?!?

    十几个书史一下子傻眼了,还有这种好职业?

    接过合同,认真的看了看。发现写的有理有据,不用坐班,提前交稿。

    如身体有不适,需提前通知,或者交代他人来送稿子也行,基本上就是一个很自由的职业呀!

    这可比在总督府当差还轻松。

    同时兼职编辑,拿最少十两,然后平时自己再写一写文稿投过来,又是几两到十几两的收入。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十几位书史突然发现,自己要是努力一点,可比一个县太爷明面上的收入还要高的多。

    而且,当了编辑,手下再招点其它人一起写稿,因为自己拥有初审权。

    这等于是有钱还有点小权,这酸爽真是,呵呵,呵呵,呵呵……简直做梦都能笑醒啊!

    书史们连忙上前签字画押,然后秦浩明更干脆利落的将第一个月的银子,提前交到了他们手上。

    十几人兴冲冲地的告辞回去,悄悄的叫来几十个相熟的书吏,如此这般一说。

    很快,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越来越多的落榜书生,都听说了这么个事。

    正如秦浩明所猜测的那样,大明读书识字的人多,考科举的人也多,但是能当官的位置就那么点人。

    大多数人都是不能当官的。那么怎么办呢?

    一帮落魄文人,每个月一点俸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有的人甚至于很久时间,零收入,靠家里人养着。

    这就和后世的大学生一样,因为是读书人,去做体力活拉不下脸面。做生意吧,这帮读书人又不懂做生意,又没本钱。

    大部分只能去衙门里混个书史呀,帮人做师爷呀,做会计呀,去村子里面当老师呀……

    当然,最多的还是重新复读,准备再次参加得举考试的。

    不过,过三关斩五将太难了。

    而按照秦浩明新收的编辑要求写稿子,这文字能卖银子,上哪里找这等好事?

    以前可都是才子名家的字画,才能售得一些钱财的。寻常读书人的字和画,压根不值钱。

    秦督,为了大明读书人,可真是操心操力??!

    当然,还有复社的巨子们。

    如此一来,秦浩明和复社巨子在大明读书人的心里,越来越重,越来越高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