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三十五节 大明之危,万历之始?谬矣!

第四百三十五节 大明之危,万历之始?谬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其实,秦浩明的时间并不像他所说的那般日理万机,忙得脚不沾地。

    借口,这都是借口,目的便是推脱不必要的应酬,好在家中陪陪三位娇妻。

    时间是挤出的,这话委实没错。

    时至今日,总督府虽说有侍从室帮忙处理军务政务,可许多大事还需要他拿注意,如果事事亲力亲为,他想要马不停蹄如劳模般也是可以的。

    可秦浩明选择从制度规矩入手,建立标准,这无疑让他轻松许多。

    同时也培养了一批精兵强将,帮忙他处理各种事务。

    总督府刚刚组建不久,所有的文武将领均是他从微末提拔起来,或为亲卫,或为士子,或为贤达之人。

    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老资格可讲,自然也就少了几许龌龊。

    这是每一个新兴组织的特色,创业之初,虽然事务繁杂,劳心劳力,可那种欣欣向上的趋势每个人都看在眼里,每天时时刻刻在朝着好的方向变化,势力逐渐发展膨胀。

    此刻,秦浩明在总督府办公室,浏览了近段时间各地工程建设的速度,让人把洪迪新叫来,低声吩咐几句。

    然后深深懒腰,准备开溜。

    刚走到门口,碰见许杰和吴锋两人联袂而来。

    “得龄,进生,请坐,有何为难之事?”

    秦浩明心里暗叹一声,想要翘班看来泡汤矣。没有什么大事,他们一般会用公函的形式转到侍从室,不会亲自过来。

    “秦督,这里有一篇文章,是一个说书的童生所写,学生委实难以决断?!?

    吴锋脸色古怪,手里拿着一份文章,恭谨的递给秦浩明。

    “辛苦了,本督看看?!?

    秦浩明笑眯眯的接过文章,对他们说道。

    这两天,吴锋和许杰二人临时兼着复报终审的岗位,忙得不可开交。应该是没睡好,精神看上去有萎靡。

    “大明之危,万历之始?严崇年著?!?

    入眼处,细腻的小楷字让秦浩明精神恍惚,蓦然一愣。让他愣住的不是文章名,而是作者的名字。

    怎么这么巧,跟后世为钱连祖宗都不要,闭着眼睛说瞎话,荼毒青年一代,为老奴努尔哈赤及康麻子四处吹嘘的某人相似。

    秦浩明定下心神,认真翻看这篇文章。

    文章并没有出奇之处,而是老调重弹,阐述万历皇帝二十八年不上朝,任用宦官搜刮矿税,鞭尸首辅兼帝师张居正这三件事。

    “你们怎么看?”

    秦浩明面无表情,走到许杰和吴锋跟前,隔着檀木茶几对坐着。

    “秦督,虽说民间多有议论此事者,可二十年来从未有人胆敢著书说事之人。

    学生以为,此人为了区区虚名而诋毁万历帝,罪该万死!复报万万不可刊登此文,至于如何对待此人,请秦督定夺?!?

    许杰心中明显早有计较,此刻说出自己的看法。

    “得龄,你也说说?”

    听完许杰的话,秦浩明不置可否,右手敲打着茶几,朝吴锋说道。

    大明言论环境宽松,文人士子私底下品评过去帝王,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足为奇??扇缪铣缒暾獍?,想用复报发表自己的言论,却还是第一个。

    “学生以为,此人虽有求名之嫌,然所言皆是时下士子主流??扇羧盟环⒈?,恐怕会引起天下士子热议或共鸣。

    若此,天子知晓此事,复报将成众矢之的,轻则遭朝廷诘难天子训斥,重则遭朝廷查封取缔。故学生意思,不予理会!”

    吴锋语气中显然有点赞同时下这种观点,认为万历皇帝搞垮国体,以至于现在大明危如累卵。

    “大谬矣!此等自然,实乃无耻之徒,偷换概念,满嘴污蔑,似是而非,哗众取宠?!?

    秦浩明仰天长叹,肃然道:“蒙元祸乱中原百年,强分四等百姓,而我汉人最贱。

    盘剥日重,残暴不义,以致民怨沸腾、群雄四起。而太祖高皇帝起兵滁州,遂有大明,传承至今,已二百年矣?!?

    秦浩明看着不明所以的吴锋和许杰,摇头道:“汉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提倡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何也?”

    不待二人开口回答,秦浩明继续说道:

    “乃为摒弃世族豪门、封建诸侯与天子相争耳。历代朝廷为国家天下,开科取士,选拔官吏,笼络文人,用以治国。

    不想去了豪门诸侯,却引来君权、臣权之争,千年以下多少朝代更替,皆由此来?!?

    瞧着吴锋和许杰不断点头,秦浩明接着说道:“太祖皇帝屠戮文武,革新定制,裁撤宰相,皆是帝王心术,为保子孙天子权柄也。

    至宣宗怠政,设立内阁,臣权再彰,乃设司礼监制衡。

    如此文人受制于官员,官员受制于六部,六部受制于内阁,内阁受制于司礼监,司礼监受制于天子,天子得安。

    文臣虽因科举师生、出生籍贯而有党名,也不过是为个人之利而互相利用,各取所需,分分合合,你争我夺,既无同利也不同心,无朋党之大害?!?

    秦浩明说到此处,再次长叹一声,“至武宗喜兵事爱嬉戏而厌政务,臣权始兴。

    海商、盐商、地方商贾世家,对文人广为施恩,耕种于科举朝堂,维护其共同利益,方有了楚党、浙党、齐党、蜀党、晋党、以及万历年间兴起的东林党。

    正德皇帝之后,嘉靖皇帝以旁支继位大统,最重名正言顺,方有了“大礼议”之争。

    其又一意玄修,不耐烦杂,虽权柄不失,却开启党争。

    致使朝中忠正尽去,小人得志,诸党乱国。至隆庆皇帝继位,君权旁落,臣权更盛,天子之令不出大内,国事尽操于内阁?!?

    吴锋和许杰都是听得目瞪口呆,震惊不已,此等帝王心术哪里有人会教给他们?

    秦浩明摇头叹道:“隆庆皇帝龙御天下六载而崩,万历十岁继位,臣权到了最高峰。

    张居正以内阁首辅而行天子权,万历皇帝受制于太后和冯宝,外不敢触怒首辅,有天子之名而无天子之实,直至张居正病逝,方在晋党支持下,重掌大权?!?

    秦浩明仰头思及张居正所作所为,苦笑,“张居正严师名臣,一腔抱负为国为民,本督甚为尊敬。

    其不避嫌疑,拨乱反正,清查田亩,施行新法,乃有万历中兴。

    而且,张首辅对万历皇帝苦心栽培,掌大权而无不臣,行妙手雨露万民,增赋税、择名将、用人才,兴国事,大明之功臣也。

    可为何他一旦身死,万历皇帝就施雷霆手段,降罪于身后,牵连其子孙,你们知道吗?”

    许杰和吴锋二人见秦浩明三言两语把大明历代梳理点评一遍,其言可谓一针见血,真知灼见,不禁听得如痴如醉。

    见终于讲到正点上,不由坐直身姿,认真倾听。

    秦浩明见状,摇摇头示意不必如此严肃。

    他们二人都是这时代的精英,是秦浩明苦心培养的对象。

    奈何受时局所限,不能跳出故有思维,重新审视剖析大明历代皇帝的得失,从中汲取经验教训。

    而自己有后世的视角,再加上网络的各种正反言论,可以博取众长,去其糟粕不实,方能有此清醒认识。

    其实在秦浩明看来,万历皇帝不上朝主要原因是皇权与文官制度发生了剧烈冲突,皇权受到压抑,万历用消极方式对抗。

    但是不管说什么,作为帝王,万历有两点值得肯定。

    其一万历皇帝并没有因大臣与之作对,甚至漫骂皇帝贵妃而杀掉一人,算是相当宽仁的。

    其二不上朝并不是不办公,万历年间的国家大事小情都是他在处理。

    大的比如万历三大征,特别是明、日的壬辰战争一直在万历指导下进行。

    小的比如利玛窦进京传教,建立教堂,月供乃至墓地都是在万历过问下得以顺利进行的。

    西方传教士对万历充满敬意好感,东西方文明得以交流,万历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的。

    至于说鞭尸张居正,这是真正的帝王之术了。

    在吴锋和许杰的注视下,秦浩明展齿一笑,“本督猜测,其实万历皇帝应该是不恨张首辅,反而是深深感激他,这从张首辅生前一生尊隆可见。

    只是张首辅开了大明夺天子权柄的恶例,故而万历皇帝就不能容他。

    万历必须狠心污其名,辱其家,罪其子孙,告诉万千文臣,觊觎天子之权者,必挫骨扬灰,断其子孙后代前程,让他们朝乾夕惕,不敢有半点非分之心?!?

    吴锋和许杰恍然大悟,皆是点头称是,深悟于心。

    想到后面的情景,秦浩明落寞一叹,说道:“可是臣权大兴,诸党嚣张,又怎是惩罚区区一个张首辅可以压服的。

    万历皇帝亲政之后,处处为臣子所制,名为奉旨,实际难行于天下,名为尊君,实际造谣谩骂。

    于是万历怕了,他们虽无张首辅的本事,却一个个比张首辅更可怕,最终,万历躲在皇宫大内,这一躲就是二十八年?!?

    吴锋和许杰二人哪里有听过如此新颖的说法,可偏偏实情好像如此,作为一个君王,在位四十八年,国家安康稳定,有何苛求?

    “当然,事情要一分为二看待,万历皇帝虽然躲在皇宫内,可却没有那么容易屈服。他没有怠政,仍然想着国家要事、民之生死。

    诸党的无能之辈,言道口舌之徒,弄权的伪君子,老一个退一个,退一个少一个,他大概想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耗光他们。

    因此,群臣操持国家赋税,万历就派太监四处搜刮,内帑充沛,万历就控制得了万民,控制得了军队。

    可惜万历皇帝想差了,他们已是参天大树,老叶新芽,土壤深厚。

    万历终究没有能力耗光他们,无奈之下只好诸党皆用,那头弱就帮扶那个,方保持住朝廷的平衡。

    其实,万历受张首辅苦心教导,他不是恣意胡来的性子。他不喜王皇后,独宠郑贵妃,却没有废后。

    他不喜欢太子,欲废长立幼,立福王继位,和群臣争了几十年,却连自己心里的关都过不去,最后还是立为太子。

    和大臣赌气几十年,却不敢疏忽朝政,无论是赈济灾民、修缮水利、国事民生尤其是边关兵事,他皆不敢放松?!?

    秦浩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将心比心,若是自己坐上那个位置,有可能不杀人而把时局稳定下来吗?

    秦浩明泛起冷笑,“就是在此情况下,万历皇帝三大征全部打赢,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我们汉人依旧执掌华夏,没有沦为两脚羊,没有沦为四等民众。

    二位认真想想,哪一次异族杀入华夏,没有人头滚滚,十室九空?”

    吴锋和许杰脸色禀然,呼吸沉重,他们饱读诗书,自然明白历次华夏被异族入侵的惨景。

    “所以,大明之危,万历之始?谬矣!

    也不想想,岁月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万历皇帝早已仙去,这江山时局的好坏,还和他有什么关系?

    若是三五年也就罢了,还有惯性之说,可……

    这都是后人不争气,不得已把包袱甩到万历皇帝头上??!”

    良久,秦浩明按捺情绪,幽幽地对二人说道。

    屋内一片寂静,碧玉熏香炉里的那一抹淡淡的龙涎香弥漫在空气里,若袅烟,若轻絮,弥满屋内深处。

    良久,吴锋方小心翼翼的说道:“那秦督的意思,可是让严崇年发表,然后吾等再写文驳斥他,还万历皇帝一个公道?!?

    “对,话不讲不透,理不辩不清。你们二人先去想想如何驳斥,本督来润色,不能让这些无耻文人颠倒是非,荼毒民众?!?

    万历应该可以算是明君了,可秦浩明想到后世他的陵园还被无耻之徒挖掘,秦浩明心里就有一股怒气。

    既然后世做不了什么,那么这一世就要把事情搞清,再不允许历史被人纂改。

    至于如何对付严崇年,这事要认真想想,不能便宜这狗日的。

    秦浩明恨恨的想到。

    PS:诸君,两更和一章,字数没少?;褂醒鲜枪室庑创淼?,你们明白的。如何处置这个杂种,有思路的欢迎留言。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