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三十六节 崇祯也分赃

第四百三十六节 崇祯也分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京畿皇城,早已入冬,天气一日冷似一日。天空铅云低垂,乌沉沉的阴暗,大有雨雪再至的势头。

    夜深寒凉,乾清宫内烛火通明,摇曳不定的烛火在静谥的空气中淡成了一片朦胧的氤氲。

    殿里一片肃静,只听见殿内角落里薰笼里的红萝炭,偶然“哔剥”一声,烧得殿内暖意如春。

    正在小憩的崇祯皇帝被惊醒,执勤的小太监急忙服侍洗漱,吩咐一身摆驾周皇后,崇祯率先走出宫门。

    近几个月来他过得很安闲,边关九镇未有敌情传来,建奴仿佛被秦爱卿打蒙了一般,还是说大雪的缘故,总之没有任何动静。

    西北也是捷报频传,张献忠、李自成被杨爱卿与陕西副将贺人龙、李国奇夹击於太平县玛瑙山,斩首三千六百二十人,坠崖死者无算。

    崇祯表示嘉许,有手谕曰:“卿半载有余,无日不悬朕念,与行间将士劳苦倍尝,而须发尽白,深轸朕怀。

    又闻卿调度周密,赏罚严明,深慰朕平寇安民之意图?!?

    江南之地自不用说,尤其是闽粤两省,有秦爱卿坐镇更是高枕无忧。

    至于朝廷上,崇祯的脸上露出一许讥笑,他现在的策略就是,既不能把持权柄,就以权柄为骨,让诸党大臣自去争之,自己从中渔利。

    因此,非军情紧急或有限几人等密疏,他再也不整天熬夜批示奏折,处理朝臣鸡毛蒜皮等小事。

    正思虑间,崇祯耳边传来周皇后恭迎皇上的声音,他急忙匆匆上前两步,扶起周皇后,牵手进入殿内。

    周皇后的坤宁宫,并不富丽堂皇,她的房中永远有着淡淡的花香,还有那索索绕绕、若有若无的迷迭香。

    雅致得叫人感觉不到其中所用的心思,在这儿崇祯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受到了来自心灵的慰藉。

    只是,殿内昏暗的烛火让崇祯眉头一皱,低声吩咐宫娥再点两根烛台。见周皇后有劝阻之意,崇祯嘿然而笑,朕有钱!

    周皇后佯装嗔怒啐道:“一丝一毫皆是民脂民膏,要节省?!?

    崇祯微笑着拥抱着周皇后柔肩,“朕乃一国之君,凭什么王公大臣可锦衣玉食,朕的皇后用几根蜡烛也要束手束脚?

    在这一点上,朕要向秦爱卿学习,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苦?!?

    周皇后抚心浅笑嘻嘻,心里甜蜜至极。

    皇上这句话,是秦督上次喝醉后,为了他三个诰命夫人大着舌头说的,不意皇上却学了个七八成。

    崇祯含情脉脉盯着周皇后的娇态,感受着那种寻常夫妻谈笑谐谑之情。

    周皇后就像一盏澄清剔透的琼液,那样的澄清,宛若明镜;那样的清雅仙逸,宛若圣女。

    就是莞尔一笑,也是那般的云淡风轻、一尘不染,这样的气质渗透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然后再自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

    她对自己从来不是一味迎合、奉承,而是尽心尽力帮助和鼓励他,在他的心里她不仅是他的皇后,更是他的红颜知已。

    令他真正动心的,不仅仅是她的美貌,而是她的才慧,她的善解人意,她的玲珑剔透般的心。

    他喜欢下了朝,到她的宫中,点一香炉淡淡的安息香,让他全身心的放松到极限。

    与她谈天说地,听她妙语如珠,说着孩提往事,闲来下棋解闷,她的棋艺极佳,每每杀得他满头大汗才险胜几局。

    有时候,则什么也不说,他静静地躺在那儿听她弹琴,在她优雅的琴声中,朝政的烦恼,天下的纷乱,便慢慢退去,一时间心静如水。

    犹想当年,刚刚登基执政,朝中奏本过多、心烦意乱的时候,他会将不急或者根本用不着他批阅的奏本,草草一翻便搁置一旁。

    这时的她就会轻声相劝:“皇上,批阅奏折虽是奉行成法,安知没有因时期不同需要声张、或有其他缘故应该洞察的内容呢?

    皇上怎能忽略,祖宗赋予皇上的千古大业至关重要,即使身体劳累,恐怕也不该草草了事?!?

    皇宫内可能只有她这般与他不分尊卑的说话,况且他正是需要这样发自内心,最真实的言语。

    他会听劝,故而恪守勤政,孜孜不怠。

    “皇上近日好像空闲许多,可是朝局渐渐开始好转,朝臣开始勤政?!?

    周皇后接过宫娥手里的热茶,挥挥手让她离开,这难得的日子,周皇后分外珍惜,不愿让人打扰。

    “朝局好转是肯定的,朝臣勤政却是未必。朕如今不理会他们,要争要闹由他们去,那些苟且营生的事情,且看他们闹得欢?!?

    崇祯把周皇后的茶搁在茶几上,拉住周皇后的手说道:“秦爱卿说得对,天下之关键,一是钱粮;二是督臣;三是强军。

    现西北有杨文弱压制张李逆贼,目前捷报频频。边关九镇,中段有宣大卢建斗,自然无虞。

    东北角有辽东世家子弟,况且建奴新败,暂无实力对大明发动攻击。

    如此说来,这难得平静,可不正是闽粤总督秦破虏大闹江南之时?!?

    崇祯把周皇后抱在膝上,眼中跳跃着欢喜,把大明时局讲给她听。

    “皇上就不怕秦督把江南闹得鸡犬不宁,朝臣弹劾之?”

    周皇后在崇祯膝上挪动一番,让自己坐得舒服些,右手却心疼的抚摸着崇祯消瘦的脸颊好奇问道。

    那些御史言官捕风捉影都要风闻奏事,更何况是确有实据,她在深宫,也偶有风声传来。

    “怎么可能没有?”想到司礼监和内阁送来如山的奏折,崇祯先是苦笑,接着眉角一扬,淡淡浅笑说道:

    “《兵部主事为登州卫水军抢夺海商疏》、《浙江、江苏官员为江南百姓联名控诉定南军疑似假扮海匪抢劫海商疏》。

    这事不是疑似,而是就是。

    只是内帑最近富裕,库中银两皆出于此,可以不问。

    再说他们也说疑似,等他们确定了再找托词。十几艘商船,就比朕还富裕,真是岂有此理?!?

    周皇后蹙着绣眉,惊讶地问道:“难道这些秦督都没有瞒皇上您?

    妾身还感觉奇怪,内帑刚刚拨付三百万银两给辽东边镇,拨付一百万两给西北杨文弱,可前几日王公公说又有库银要入库,敢情……皇上也分赃??!”

    崇祯哈哈大笑,聊发少年狂,勾着周皇后精致到极点的尖下巴,惬意的说道:

    “秦爱卿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是有的,但大体属实。不管怎么说,这四百多万白花花的银子可是真真切切。

    嗯,还有南安郑家第一批两百五十万石粮食,也是没有半分虚假。

    还是秦爱卿有办法啊,郑家二十万兵马,别说区区一个总兵虚名,便是几个督帅都没他的实力。

    满朝文武不是不知,可却从没有一人忧虑此事,更不用说谋划郑家为朝廷所用。所关心者,不过是如何从郑家讹点钱财,往自己兜里装着?!?

    说到这里,崇祯脸色逐渐阴沉起来。

    “天幸有秦督为皇上排忧解难,要不臣妾安排洗漱,服侍皇上先休息如何?”

    周皇后不愿这些烦心事打扰崇祯难得的好情绪,赶紧转化话题。

    只是随着这话出口,脸红得垂涎欲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