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三十八节 去去火

第四百三十八节 去去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马尾港是福建省最重要的港口之一,位于福州市东郊闽江北岸,距离内城只有十余里,其出口河段多为峡谷,有琅岐、粗芦、川石等岛屏障。

    港口四周山岭环峙,避风条件好。港域深广,并有福州城和广大腹地依托,是良好的深水港口,鼓山大营正好卡在它们之中。

    此刻,这个原本不足三五百人的海防所,变成了总督府的重点工程,五六千民夫在此忙碌不停,扩大船坞和码头。

    在远处海面上,几百艘郑家海船正依序等待靠岸。极近,是已经抵岸的七八艘海船,方武新指挥百姓纷纷上前卸货。

    没有办法,现在码头太小,改造尚为竣工,不能同时容纳太多船只,唯有像蚂蚁搬家一样,停泊数艘海船。

    好在这种场面最近已是第四遭,侍从室上下自是指挥得驾轻就熟,就连数千劳工个个也都无比熟练。

    随船而来的郑芝龙兄弟殷勤给秦浩明见礼,双方热情寒暄,然后被侍卫长浩子引至刚建起的鼓山别墅军官招待所。

    山风呜咽,松涛阵阵,外面天气严寒冷彻。

    可在鼓山别墅军官招待所内,却是温暖如春。

    松木为薪,熊熊燃烧,炙烤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网。

    铁网上的青口、扇贝、海蛏子、海螺、海蟹、生蚝,当然还有一些软体的如海参、鱿鱼、大虾等,被颇有姿色、衣着简单的蒙古侍女不停翻滚着,烤得外红内白,香气四溢。

    秦浩明和郑家兄弟等人皆是裸身短裤,半靠半躺泡在大理石铺就的浴池里,微眯双眼欣赏着人间美景。

    在一串串银铃般的娇笑声中,任由一双双芊芊玉手,将此人间美食温柔可意地送入口中,只觉唇齿留香,韵味十足。

    郑芝龙兄弟身份特殊,什么福没享过,可却唯独没有吃过秦督口里的海味烧烤。

    故而只顾着胡吃海塞,满嘴流油。却马上被体贴的侍女,用湿软棉布手巾细心擦去,然后又一只白玉般的虾肉被轻轻送入嘴里。

    而旁边陪同的一众侍从室文武,则因人而异,表现各有不同。

    洪迪新、吴锋、许杰等文人士子,红着脸时不时偷瞄着秦浩明的反应,同时还要应对几无寸缕的蒙古女子挑逗。

    而阎应元、李想、锋子等武将,就只能用不可救药来形容。是,人家不挑逗,可他们是自己上下其手,丑恶嘴脸多有不堪。

    作为始作俑者,发明出如此邪恶吃法的秦浩明,正一脸坏笑着,得意地看着众人的丑态,如同看着一条上了钩的鱼。

    现在的人会玩,可后世的花样也不差。尤其是一些新鲜的玩意,又岂是你们这些明朝土老帽受得住的?

    郑芝龙打了一个饱嗝,长吁了口气,对秦浩明笑道:

    “不枉亲自来此一趟,秦督大才,一顿饭都有如此花样,真是令人拍案叫绝,望尘莫及??!”

    秦浩明得意笑笑:“郑游击,不,对不起,现在要叫郑总兵才是,你麾下水师三个月来回奔波,给大明从南洋带来四百万石粮食,居功至伟,活人无算。

    若只是一顿饭,岂可报答于万一?待会酒足饭饱,再随本督去体会一些新鲜玩意?!?

    一来二去,和郑芝龙逐渐活络起来,这话语间自然随意了许多。

    “这一切有赖秦督帮忙运筹帷幄,一官感激不尽。今后跟着秦督,还有望多多提携照顾?!?

    多年的心愿一朝得以实现,两百多万粮食运往京畿,天子的诏令立马下来,封郑芝龙为广州总兵,正二品,距离总兵官只有一步之遥。

    就待日后再立新功,这总兵官的位置自然……

    想到这里,郑芝龙嘿然而笑,对秦浩明的手段的愈发佩服。

    自己原来还是不懂花钱啊,这好钢用在刀刃上,效果大不相同。原来,浪费了……

    “好说,今后还需你我竭诚合作,共同建功立业。对了,郑总兵,有几件事情还要麻烦你帮忙?!?

    秦浩明哈哈大笑,语气轻松写意。

    “秦督但请明言,一官必誓死完成!”

    郑芝龙手腕活络,趁机表忠心。

    不过,这或许也是他真实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有颜芸娘在代为沟通,双方的感情无疑高飞猛进。

    尤其在广州总兵一职谋求到手后,郑芝龙可谓正是秦浩明的下属,自然需要巴结。

    “言重了,没有什么生生死死,小事尔。

    朝廷不是嘱意本督在福建训练水军吗,所以想从将军这里抽调水手、舵工为骨干,并帮忙训练。此为其一。

    其二是登州水师想和郑家船队巡视南洋,熟悉航线,尤其是倭国的水路和商路,希望将军不啻赐教。

    其三,想要将军帮忙从南洋和倭国引进一批有姿色的女子。先各五百名吧,后续的我们自己来?!?

    秦浩明挥挥手,淡淡的说道。

    “请秦督放心,一官必不藏私,全力完成秦督吩咐?!?

    郑芝龙听完放下心来,再次保证。

    除了第二条多少有点涉及他的利益外,其它的无足挂齿。

    特别是第一条,抽调水手、舵工等水兵,无疑是相当于自己在大明水师中光明正大安插耳目,乐意至极。

    “要这么多有姿色的女子,秦督可是想蓄养歌伎?”

    想到第三条,郑芝龙心里一动,这要是蓄养歌伎,人数似乎也太多了。

    可别看秦督年轻,做事可不是一时兴起,自有他的道理,自己不妨多学学。

    “哦,组建洗衣组,一则帮兄弟们洗洗衣服,二则让兄弟们去去火。

    当然,只有训练刻苦,表现优异,作战有功的将士才有此机会?!?

    秦浩明说得轻描淡写,仿佛不值一提。

    此话一出,各方反应不一。

    洪迪新、吴锋、许杰等士子文人觉得难以理解,这可不像秦督平常淳淳君子的为人。

    是,大明是有军妓一说,可那是战时临时抽调或者从百姓中俘获,哪有长期养着只为了将士们享用?

    那得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成本?

    而阎应元、李想、锋子等武将却发出饿狼般的眼光,这要是跟下面的将士们说清楚,那帮小子还不得士气大振,拼死卖命?

    这兵就好带喽!

    “秦督真是爱兵如子,想得如此周到,一官佩服!”

    郑芝龙一句马屁轻轻送上,决定回去立马照做不误,可心中还有些疑惑问道:

    “既然如此,秦督何必舍近求远,从大明征召不是更好吗?要知道,南洋女子大多很黑,姿色平平,皮肤油腻。

    而倭国女子则普遍矮小,长着罗圈腿,哪有咱们大明女子那般完美?”

    郑芝龙怕秦浩明不知道,详细解释。也就现在他们关系不错,方才如此随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