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三节 突发事件

第四百四十三节 突发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次日凌晨,整个福州城沸沸扬扬,热议昨晚市舶司官邸发生的惨烈一幕。

    随后,总督府布告栏宣布告示,福建市舶司全体官员贪腐,首犯提举李太监当场杖毙,余犯压入大牢,等待来年秋后问斩。

    裁汰福建市舶司,在泉州组建海关总署,具体详情,总督府和郑家将在合适的时间,邀请闽粤商家相距福州于山酒楼,届时再做解释。

    此消息一出,闽粤商家和海商纷纷猜测意图,有些心急之人,多方打探,可惜风声全无,唯有耐心等待。

    午时刚过,原来风和日丽的天气蓦然乌云漫天,轰然雷鸣,万钧雷霆压过天际,耀眼的闪电淹没了一切光线。

    大雨腾起细白的水汽,仿佛是有百条河流从天际直冲而下,透过密密的雨帘,福州城在眼中渐渐模糊,如同一片泓滟的倒影。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小半个时辰,云消雨歇,琴音袅袅从总督府后院阁楼上传来,雨滴挂在屋檐上犹如晶莹的珠帘。

    秦浩明除去外罩的湿衣,走上小楼,推门北楼顶层,一身素白的柳如是坐在窗前,葱白的指尖轻轻抚过琴弦,余光中看到进来的身影,微微侧脸,向他温柔的笑了笑。

    颜芸娘和戚婉如啊一声,叫了一声夫君,惊喜的站起来,就想迎接他。

    秦浩明轻轻摇摇手,示意别打扰柳如是弹琴,径直在几案后坐下,斟上酒静静的听着。

    屋里显得安静,雨声、琴声汇集在一起,并不嘈杂,反而让人心底感到宁静,偶尔外面有欢呼的声音传进来,打乱了宁静的氛围。

    抚动的手指停下来,轻轻按住颤抖琴弦,抿嘴笑了一下:“太过高兴……连曲也弹不好了?!?

    “难得大家都在,为夫为爱妻们献上一曲如何?”

    望着三位如花美眷相聚在一起,柳如是弹不下去,秦浩明却来了兴致,出声说道。

    “夫君,要和《梁?!芬谎?!”

    戚婉如欢呼雀跃,两眼弯成月牙儿,搬过凳子,离琴近了一点。

    柳如是欣喜惊呼请稍候,匆匆入屋拿过纸笔,便待抄写下来。夫君公务繁忙,可没有时间经常作曲。

    颜芸娘则细心的拿过干布,拂去秦浩明身上的些许雨水。戚婉如悄悄的吐吐小舌头,她大小姐出身,这些体贴的小细节不如颜芸娘和柳如是。

    “开始了,请注意,这可是经典的名曲??!为夫只谈一遍,要学,你们就要……”

    秦浩明的自吹自擂惹起娇妻们的不满,纷纷催促他快点。

    屏气凝神,微闭着眼睛,琴声随着嘶哑苍茫的声音响起,“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滔,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随着最后一声,阁楼里寂寥无声,沉寂一片。

    “怎么……”

    “秦督,侍卫长已经等了好久了,好像是有急事?!?

    秦浩明看娇妻们呆滞的状态,正想取笑几句,门口传来丫鬟的禀告。

    他歉意的笑了笑,走下阁楼,房间里才传来娇呼声,夫君真是有才。

    楼梯口,浩子撑起纸伞,那边雨中李想早就等着了,秦浩明冲他点点头,招呼一起去总督府办公室。

    大门敞开,厅中铜鼎燃起火焰驱走寒气,秦浩明龙庭虎步走过中间,将外罩的披风交给浩子,朝上方首位大马金刀的坐下来。

    双腿岔开,一手撑在膝盖上,便朝李想问道:“什么事?”

    “刚收到夜不收来自广东张将军的消息,潮汕府遭受台风袭击,百姓损失惨重,灾民遍地,恐怕朝廷要立马救灾?!?

    李想手里的公函递给秦浩明,嘴里已经将事件汇报一遍。

    “听说,整日阴雨连绵加台风,已闹得潮汕府百姓苦不堪言,现在灾民们四出迁徙,蜂涌至广州,瘟疫蔓延。

    潮汕府一片狼籍,百姓无一为家?!?

    “马上叫张云配合当地官员处理此事,通知下去,准备粮食,先出发一部分?!?

    “马上召集巡抚衙门、左右布政使开会?!?

    “叫陈一山调集防疫药品准备出发,一定要控制疫情?!?

    “叫张云统计疫情人数,不要让地方官员造假?!?

    ……

    失态紧急,秦浩明知道官场规则,为官不欺君枉上,但君王眼见的地方有限。

    如若碰到天灾,官员的反应特别迅速,前半夜洪水冲了多少房,淹了多少地,损失多少银两……后半夜数据就出来了。

    至于人祸,瘟疫蔓延,伤亡人数……处理方法就完全换了个样,能瞒则瞒,实在瞒不住了,则吱唔其词,久久拿不出确切数据。

    遭遇灾难了,只要管事官员到现场处理善后,一般便不算失职。且灾情越重,得到的救济也往往越多。

    一般就着灾情严重程度来判,所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成了某些官员“逢凶化吉”的一道潜规则。

    但他不能容忍,所以就紧急处理,希望广州那边的官员不要让他失望。

    否则……

    在离京城遥??杉暗牡胤?,灾民们带着饥饿、病痛,披着破烂的衣裳,挪动他们破裂的双脚,朝着广州最繁华的地带奔去。

    “爷!给口饭吃吧!”

    “大爷……行行好赏口吃的吧,孩子快要不行了……”

    “求求你了大爷!求求你了……赏点吃的吧!我们都快饿得不行了……”

    到处一遍凄凉的哭喊声,市井里无一空位,到处挤满了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灾民。

    “公子!请您收留这个女娃吧!她什么都能干,只求您赏口饭吃,不饿死就行!”

    一灾民无力地扯拉着张云的衣摆,看着眼前这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也顾不上什么礼教,只求赏口饭填饱肚子。

    “老头!休得无理!快放开我家公子的衣摆!”

    一侧的随侍怒斥着这个胆大包天的乞丐样老头,见他不肯放手,做势欲打。

    张云止住,一脸恻然。这就是大明的子民!

    现在却流离失所、骨瘦如柴,看起来活像个骷髅。蓬头垢后、敞衣褴褛的小孩饿得奄奄一息,看得他心寒。

    在水灾之后,潮汕府的灾民就逐渐往广州城涌入,眼前这么多的灾民却让他一时傻了眼。

    官府虽然已经开仓放粮,但也招架不住僧多粥少,无数张嘴嗷嗷待哺的局面。

    眼前这一幕幕实在是惨不忍睹。病死饿死,都属寻常。卖儿卖女,甚至不要钱,只求小孩子被领走可以有口饭吃不至和大人一起饿死!

    那些破烂单薄又肮脏的衣裳,土样颜色的面颊,失去了神采呆滞的双眼,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