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五节 聪慧之女

第四百四十五节 聪慧之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广州羊城,纵使是冬季,也以水一般的柔美,温婉和宁静洗涤着城市的繁华和喧嚣。与北地的萧条、凄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张云和亲卫步入广州内城,车马盈市,罗绮满街,并不亚于京城的繁华。

    亲卫问明巡抚衙门的具体位置,一行人纵马慢慢前行。

    广州巡抚衙门内院的书房中,一盆烧得通红的炭火摆放在书案旁,广州巡抚梁明理正坐在书房里奋笔疾书:

    “臣谨奏:接潮汕府奏报,前日辰时发生超级台风,灾情涉及面积一府六县,房屋损毁一千七百户,民众受灾达一万余人。

    已第一时间上报福建总督府,寻求解决之道。

    现灾民正朝广州府涌来,乱民愈发多亦,官府无力救济,稍有不甚即将激起民变……”

    良久,梁明理才放下手里的狼毫,仔细的检查这篇上呈朝廷的奏章,有无错别字和语句,逐字推敲半个时辰后,方才舒了口气放下了手里奏章。

    此时,一道靓丽的倩影悄悄走进,伸出两只小拳头轻轻敲打着梁明理的背部,轻重缓急井然有序,显然对这套动作已经很熟练。

    梁明理眯着眼睛露出享受之色,过了一会才满意的动了动肩膀,微笑着感慨道:

    “还是生女儿好啊,知道怎么疼人,你看你两个兄长,个个都是白眼狼,哪里比得上我们家懿儿?!?

    梁明理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如玉珠落银盘般清脆的声音,“每次都瞒不过您,也不知道让让女儿。

    只是父亲不要操劳太甚,毕竟岁月不饶人!”

    悄悄进来的这位就是梁明理视若珍宝的千金梁懿,也是广州外城拿出玉镯给灾民买米面的女子。

    梁明理呵呵笑道:“懿儿你帮父亲捶背的那两下子都用了这么多年了,父亲要是还不知道那岂不是成老糊涂了?

    不过你帮父亲捶背恐也时日无多,时间真快,今年已经十七岁了,是要赶紧找个婆家,不然日后你该埋怨父亲了?!?

    “女儿才不嫁人呢,女儿要陪父亲一辈子?!币惶饣?,梁懿的粉脸立刻绯红。

    “女儿家总是要要嫁人的,晚嫁不如早嫁,否则父亲百年之后,哪有脸面去见你死去的娘亲?”

    说到这里,梁明理眼眶微红。

    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对这个宝贝女儿极为宠爱,今年都已经十七岁还没有定下婆家。

    偏偏这个宝贝闺女眼界还挺高,一般人看不上,这也成了梁明理近年的一块心病。

    听到父亲提起死去的亲娘,梁懿轻叹了口气不说话,为了掩饰心中的些许伤心,她拿起放在桌案前的奏章看了起来。

    梁明理看着女儿入神的模样,不禁笑着问道:“怎么样,我们家的小才女,父亲的这份奏章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奏章是高级官员给朝廷的“工作报告”、请示和建议,稍稍重要之事,臣属都要向朝廷汇报请示。

    然而,天子每日要披阅大量奏折,所以奏折不能太长,或者说要尽可能短。

    但所奏之事又多数都是国家、地方的政治、军事、经济大事,其中不少又与上折者个人利益甚至身家性命息息相关,如何以最少的文字陈明原委、说透道理,委实不易。

    可以说,奏折中的每一个字都十分珍贵,都不能浪费,端的是一字千金。

    如何写奏折、广而言之下级如何向上级“打报告”,确实是一门大学问。

    而梁懿从小就帮父亲整理书房,阅读治下送来的报告,对这些程序都及其熟悉,故此梁明理方才有此一问。

    从小受宠的梁懿可不会和他父亲客气,仔细的看了奏章后微皱黛眉道:

    “父亲的这份奏章大致上是没有问题,可女儿认为您现在把奏章呈送皇上御览却没有什么用处。

    现今国库空虚,辽东、陕西、河南等地皆需用兵,您现在提出要朝廷拨发赈灾款项,别说皇上,恐怕到了户部就得给您打回来?!?

    梁明理长叹一口气,“这些为父又岂会不知?

    可是现在广州城里涌来的灾民越来越多,今天差役来报,城里聚集的灾民已达几千人,且有日益增多之势,这么多饥民聚在一起,稍有不慎就会酿成暴乱??!

    到时候为父恐怕难辞其咎,唉……”

    梁明理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一旦广州发生灾民暴动,朝廷的板子肯定是第一个打到巡抚身上。

    梁懿沉吟了一会才说道:“父亲,今天女儿在城外,见到福建总督府的将士,在一位将军的领导下,已经用军粮赈灾?!?

    “哦,不是那位杀神吧!”听到这个情况,梁明理手指敲打着桌案,若有所思。

    半个月来,总督府派出几千军将,以剿灭私盐贩子的借口,沿着漳州、潮州、惠州等沿海地区,气势汹汹一路杀来。

    州、府、县多有报道,看来他们现在又到了广州。

    只是,用军粮赈灾,大明朝闻所未闻。再说,仅靠随军的那点口粮,又能支持多久?

    那么,军粮吃完后呢,还不是要地方政府解决。只是现在,又哪里有余粮?

    梁懿樱桃小嘴轻轻一泯,笑着说道:“杀神?杀神能用军粮救济受灾百姓,大明朝有些年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梁明理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宝贝闺女一眼,“你知道什么,他们不知道在广州境内杀了多少人?

    此次带兵的是秦浩明的表弟张云,二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只知道威逼利诱和杀戮,不是杀神是什么?”

    梁懿狡狯的一笑,摇着梁明理的手臂说道:“他们好像是清除私盐贩子吧,或许借机安插自己的利益也是有的,不会是和父亲有什么冲突吧?

    女儿远远观察,他们军纪严明,对灾民和善,父亲似乎有所误解。

    女儿还看见那个叫张云的将领,把自己的钱财给一个老人,若是杀神,定不会有此之举?!?

    梁懿作为大家族的子女,这些尔虞我诈,官场上的一些争斗手段多少有见识,倒不会和平民百姓家的女子一样,一无所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