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六节 一家哭总好过万家哭

第四百四十六节 一家哭总好过万家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父女间正闲聊之际,门房来报,福建总督府张守备求见。

    说曹操曹操就到,梁明理有些愕然,看了一眼浅笑嘻嘻的梁懿,转身吩咐管家带到后院楼阁待见。

    “父亲真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绷很惭劾锒际桥宸?,竖起大拇指娇声夸赞。

    一个守备只是区区五品武官,跟一省巡抚相差何止千里?听父亲起先口气,原本有些不待见,奈何此人身份特殊,乃总督之弟。

    若是在前院府衙,一则要召集从属,耗时颇多。二则又太过正式,达不到亲近之意。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总督怎么说也是父亲上司。

    尤其是闽粤两省多年未设总督,突然来这么一出,天子说不定有什么深意在里头,谁也不敢怠慢。

    为官者,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健。否则,怎么可能在尔虞我诈的官场存活?

    梁明理抚须自得一笑,稍微整理身上衣服,披上绯色官袍,琢磨时间差不多了,方才负手施施然跨门而去。

    梁懿眼珠微转,终敌不过好奇心,蹑手蹑脚跟随其后,意欲一探究竟。

    在巡抚衙门的一座精致小院中,有一个小花圃,在花圃中数十朵梅花正迎着寒风傲然绽放。

    花圃前方不远处是一座五角小亭,亭内设有石桌木凳,亭旁又植有几丛修竹。

    此时这座小亭里的石桌上摆放着香笈,石桌的边角还放着一个小炭炉,炭炉里的幽兰色的火焰清晰可见,一个做工精巧的弯嘴茶壶就放在炭炉上,正冒着渺渺的白烟。

    一个小厮里里外外忙碌着,梁府管家则陪着张云,对院内景色指指点点??醇约依弦呃?,方才向张云告退离去。

    “参见巡抚大人,末将登州卫守备张云有礼?!?

    张云见到梁明理穿着官府走来,急忙行礼。

    “张将军客气,来请坐?!?

    梁明理见张云身材高大,外罩一件大红色鸳鸯战袄,腰中挎刀。

    许是行军的缘故,上面斑泥点点,多有污秽。然挺胸昂首,掩不住满脸英气。

    梁明理正坐中间木凳上,手里端着茶杯往嘴一饮而尽,而后才咪上眼睛回味了一下唇齿留香。

    抚了抚颌下三绺长须微笑道:“张将军,你看园中景色可能入眼?”

    张云随意转动头颅,嘴里敷衍说道:“不错,不错!”

    不错是自然的,后院多是亭台楼阁峥嵘轩峻,树木山石葱蔚洇润,景色很是优美,即便此时已经入了严冬,也依稀可以想象夏天时的美景。

    只不过,张云哪里有心思跟他谈这些,这些文官,他们可以跟你谈完景观谈天气,谈完天气谈地理。

    总之,不跟你兜兜转转,云里雾里半天,是谈不到正事上。这点,张云在福建官场已经多次领教。

    说了一句,低头把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想着广州城外天寒地呆在旷野的灾民,决定不跟眼前这位巡抚捉迷藏,他抬头望着梁明理直言问道:

    “梁大人,末将今日过来,有一事相求,望大人帮忙?”

    梁明理一怔,面露苦色,暗忖终于来了,嘴里却答道:“张守备请直言?”

    “潮汕府发生台风灾情,广州城内外出现大量灾民,若是官府置之不理,相信很快将变成流民。

    末将相信福建总督府听到音讯,必然启动赈灾。然远水解不了近渴,外边又天寒地冻,想请巡抚衙门筹措御寒物资和粮食,先渡过难关?!?

    见张云不是说军粮之事,梁明理松了一口气大义炳然说道:“张守备之事正是本抚忧心之事。

    灾情过后,广州城内内出现了大量灾民,给广州城的治安和管理造成极大的不便,近来已经发生好几起杀人掳财之事,使得巡抚衙门的差役们疲于奔命。

    纵然本官已然请广州城的各个士绅富户开设施粥铺,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远不能解决城内灾民越来越密集的事实?!?

    顿了顿,梁明理神色一暗又道:“现天寒地冻的,这些灾民此时一旦离开广州城就只有死路一条,本官身为一地父母,不能眼看着他们活活饿死冻死。

    但如今人数越聚越多,广州巡抚衙门已经无能为力,唯有等待朝廷援救?!?

    “不行,那无异于让灾民坐以待毙?!闭旁泼嫔凰?,冷然道:“除却总督府的赈灾粮,末将也四处筹措一些。

    但我们需要几天时间,方能和后继之粮跟上,如此才能让灾民存活下来?!?

    梁明理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额头的太阳穴,过了一会才幽幽问道:“那张守备想……”

    “借粮!”张云斩钉截铁回道。

    梁明理摇摇头,低声微叹,“没用的,此法本抚已经想过,没用真金白银,他们不会借。

    而一些富商大户,也已响应本抚号召,开粥棚赈灾。如今,却是不能再开口?!?

    “一家哭总好过万家哭?!彼嫡饣暗氖焙?,张云脸色不变,可梁巡抚却听到浓浓的杀意。

    “别乱来?!?

    望着张云棱角分明的脸庞,梁明理皱着眉头制止。他心中得出结论,这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主,因此斟酌着语言。

    “广州城这些大商家,每个人身后都有背景,谁也不好惹。真把他们逼急了,朝堂上那些大人必然责怪,到时……”

    “到时百姓都死光了,梁大人恐也难逃罪责。更何况,他们有背景,难道我们就没有?”

    张云不客气的截断梁明理接下来的话,官场就是这样,没有利益之争,都想你好我好大家好,牺牲的都是普罗大众。

    张云久随兄长身旁,早已明白这些官油子的秉性,索性把话挑明。

    “秦督的脾气末将知道,断然看不得灾民饿死冻死,或导致动乱,若出现此种情况,必勃然大怒。

    其实这事也简单,梁大人只要把商家请出来,提供名单地址,剩下的末将来做。如此,也省得梁大人为难,如何?”

    张云抢话,梁明理先前还有些不悦,待听完全部,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张云一眼,脸色逐渐和缓下来。

    他说的不无道理,最重要的张云这么说,等于是把事情揽在身上,自己没有理由不答应。

    “那就今晚,本抚让人把人员召集到位,剩下的……”

    “梁大人请放心,剩下的都是末将的事情,若大人没有别的吩咐,末将就先告辞了!”

    同样是抢话,这次梁明理眼里就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点点头,温和说道:“你去吧!”

    张云肃然抱拳转身离去。

    片刻,园内围墙脚,梁懿转身而出,望着离去的张云,眼眸有几分欣赏。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铭感盛情,感谢诸君推荐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