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七节 筵无好筵

第四百四十七节 筵无好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这位将军倒是有担当,为了灾民居然不顾一切,胆敢和广州城各方势力叫板,真英雄!

    连一向明哲保身的爹爹都被他怂恿成功,殊为难得?!?

    梁懿嘴边一抹浅笑,拉着梁明理的衣袖,打趣她的父亲。

    “这小子说得不错,事急从权,没有退路了。

    现在城里的灾民越来越多,若不尽快行霹雳手段,那些富户若是再不肯拿出粮食来,一旦那些灾民被人鼓动闹腾起来,单凭城中的兵丁能抵挡得住吗?

    若此,其结果只有两个:不是我们被那些灾民砍掉脑袋,就是被朝廷砍掉脑袋!现在时局不比太平年间??!”

    出奇的,梁明理没有反驳女儿的调笑,而是忧心忡忡望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

    梁懿花容惨淡,似乎被受到惊吓,这种生生死死的事情,毕竟离她太远。

    “懿儿,去把王师爷叫来,布置一下,你和为父出外清静清静,这里就交给杀神兄弟了?!?

    梁明理怜惜的拍拍女儿肩膀,柔声说道。

    他是打算把广州府暂时交给张云,不然,今晚或明天,他将被求情的人扰得不能安生。

    夜幕徐徐降临,寒风依然凛冽,位于广州城中心位置的醉仙居和往常一样灯火通明,尤其是二楼更是人声鼎沸。

    但是和往常稍有不同的是,醉仙居的外面排列整齐着数百名将士,一个个全都穿着厚重的锁子甲,外披红色的大氅。

    手中或持长枪、或持鸟铳、或佩戴腰刀,他们的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强烈的煞气。

    张云就站在醉仙居的门口,穿着一身五品的飞熊官服,腰佩弯刀、脚踏厚底官靴,正和笑容满面的巡抚衙门王师爷在迎接今晚的富商。

    “哦,邱家商行的邱员外,你赶紧里边请,外边风大……”“

    这位是广州城的首屈一指的申老爷,想不到也亲自过来,客气,客气,您老里边请?!?

    来一位,王师爷介绍一位,此时的张云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容,正在逐个迎接应邀赴约而来的富户士绅们。

    只是张云虽然是笑容满面,但是他身后将士们可没有笑。

    尤其是站在他身后的萧飞和方培伦等心腹,更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用着冰冷的眼神看着从旁边走过的人,把许多养尊处优惯了的老爷员外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这些老爷员外也不是一个人来赴宴的,身边带着长随和仆人,但这些人并没有给他们丝毫的安全感。

    他们总觉得这些丘八们那凌厉的眼神总是往自己的脖子上打量,仿佛是一个屠户在打量着一头待宰的猪。

    戍时过了两刻钟后,门口的客人终于稀少了起来,张云敛起了笑容,转头问一直呆在他身旁的王师爷:“名单上的客人来了多少?”

    王师爷看着手里的名单皱皱眉头,捋了捋颌下在寒风中微微飘动的长须道:

    “张将军,名单上一共是四十七人,可如今才来了二十六人,还有二十一人没到,尤其是广州城四家最大的粮商都没来,看来他们对大人今晚的来意很清楚??!”

    “哼哼……”张云冷笑连连,嘴里喷出来雾气在寒风中化成了一团白雾,厉声道:“不来也好,要的只是借口?!?

    张云边说边转身向醉仙居的大门走去,只留给王师爷一个萧杀的背影。

    醉仙居作为广州城内最高档的酒楼,自然装潢得很是华丽,作为专门招待富豪士绅的二楼更是如此。

    地板山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二楼的墙壁上还挂着一些名人字画,四周还生着熊熊的炭火,紧闭的门窗更是把寒冷都隔绝到了窗外,使得屋内温暖如春。

    “诶呀,李员外好久不见了,最近又在哪里发财???有了发财的路子可别忘了小弟啊?!?

    “赵老板见笑了,我这是小本生意,哪敢惊动你赵老板啊。诶呀,申员外您也来了……”

    楼上一个个衣着华丽的富商们,都聚在一起笑着打招呼或是谈天论地,恍然是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

    仿佛外面数万人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灾民,与他们全然无关。

    虽说在门口好像受了一些小惊吓,不过,这对于自诩走南闯北的他们来说,不值一提,要的就是大家风度,宠辱不惊。

    一阵“噔噔噔”的声音突然从楼下穿来,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楼梯口望去,很快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武官走了上来。

    这名武官大家都在门口见过,也知道这位就是今晚请客的正主,登州卫五品守备张云。

    张云上了楼后并未立即走过去,而是站在楼梯后拱手向众人作辑朗声道:

    “诸位广州城的大佬们,本将见过诸位,有礼了!”

    “不敢,张将军好!”

    “张将军多礼了!”

    ……

    楼上之人虽然都是广州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但一则感受到张云身上的沙场气息,二则巡抚衙门的王师爷作陪,也收起了心中的轻视,一一拱手回礼。

    张云大步走到临近圆桌前面,举起了一杯酒在身前画了一个漂亮的圆弧,微笑着说道:

    “诸位今晚能来醉仙居赴宴,证明还是给张云面子的。本将的姓格是谁给我面子我也给他面子,所以本将先干三杯!”

    说完,张云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随即又端起了桌上的酒壶把酒杯倒满,又是一口干掉。

    二楼大厅里的众人静静的看着张云自顾喝酒,并没有人出声。

    这些快成精的商贾都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主人越是豪爽,估计接下来他提出来的要求就越棘手,筵无好筵会无好会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张云喝完了三杯后,原本还算白净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只是他的眼睛却更亮了。

    缓缓的放下酒杯,张云继续说道:“诸位,本将是个粗人,不会说客套话。

    今晚请大伙来,一是为了和大家认识一下,混个脸熟套个交情。二来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诸位帮忙一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