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八节 取舍之间

第四百四十八节 取舍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来了,众人彼此对视一眼,心里暗道。

    在场之人谁不是人精?听到这里,他们基本已经知道下面内容。

    果然,接下来张云的话验证了他们的判断,“诸位,广州城里的情形大伙都瞧见了,城里的灾民越聚越多,广州城里也越来越乱。

    这样下去,本将可以肯定,这些身无片缕腹中无米的灾民一定会闹将起来。

    本来此事和本将毫无关系,那是广州巡抚衙门和总督府的事情。

    但总督府鞭长莫及,巡抚衙门又力有不逮,不得已,特地委托本将来全权处理这些赈灾事宜。

    而本将一没钱,二没粮,既是武夫又是穷鬼,赈灾这种事对本官来说却是黄花闺女上花轿——头一遭啊。

    怎么办呢?

    本将束手无策下才不得已想到了诸位,恳请诸位共渡难关?!?

    听到这里,周围的各位商贾大佬心里暗暗冷哼,果然,这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守备大人还真是敲竹杠来了。

    二楼里的气氛很是诡异,时间在此刻仿佛停止般,四周一片静谧??醋爬涞幕岢?,张云的眉毛渐渐扬起,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良久,一名穿着紫色绸缎外套,头戴着四方巾,年约四旬的一位商贾才在邱老板的示意下,拱手问道:

    “广州灾民之事我等已然知晓,但草民乃小本经营,本小利薄实在是有心无力??!

    现在有守备大人负责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知大人要我等如何做呢?”

    听了这名商贾的话,张云心中的恼怒更甚,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一毛不拔,真不知他们是如何想?

    兄长曾说,商贾重利轻情,这是他们自古以来的德行,他们哪里会顾及灾民的死活?

    他们享受着朝廷和百姓的恩惠,拥有着大量的良田而无需缴税,为了一件漂亮的玩物能一掷千金。

    但在百姓需要他们的时候,却不舍得多拿一个铜板来帮助那些需要它的人,这样的情形上下五千年来屡见不鲜。

    兄长说,对付这样的人,只有用血腥霹雳手段才能使他们害怕,才能让他们感受到百姓的力量。

    张云冷冰冰的眼神扫视全场,然后冷声说道:“本将奉总督府和巡抚衙门之命收拢灾民,却苦无粮食,所以才要向大家借粮。

    本将的要求很简单,在场每户出粮五百石,已经开粥棚的减半?!?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五百石粮食?”

    张云话音刚落,醉仙居二楼里的人全都跳将起来,一名年过半百的士绅激动之下连基本的礼仪都不顾,指着张云的鼻子大吼道:

    “张将军,你知道五百石粮食是多少吗?那可是足足五万多斤粮食啊,你一句话就让我们捐出这么多粮食,你怎么不去抢?”

    “就是,让我捐出五百石的粮食给那些泥腿子怎么可能?”

    “这位守备大人不是想银子想疯了吧,呵呵……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巡抚大人了?”

    ……

    二楼原本想随便拿些银两或是数十石粮食打发张云的商贾,都被他的狮子大开口给震到了。

    他们闻言后或是冷笑、或是不屑、或是愤怒,总之各种负面情绪都在他们的脸上显现出来。

    面对周遭各种惊愕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张云仿佛没看到似的毫不理会,只是自顾自的说道:

    “由于灾情紧急,本将希望诸位能在明日午时,在巡抚衙门前看到诸位将粮食送来,否则一旦激起民变可就不好了?!?

    这句话张云说得淡淡的,语气中仿佛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而回答他的自然是一阵不屑和暗暗的冷笑,来此之前原本打算捐个十几二十石粮食的商贾们也改变了主意。

    决定要给这位狂妄的守备一个教训,广州城可不是他的登州卫,这里的水深着呢。

    此时一位士绅带头,他率先站了起来说道:“张将军,老夫不胜酒力,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拂袖当场离去。

    原本就是虚情假意的寒暄,现在既然有人带了头,有些人连虚情假意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一些人朝张云拱拱手就向着楼梯走去。

    张云也不阻拦,只是站在大厅中冷眼看着他们离开,不一会儿,二十多名商贾士绅就走得差不多,只留下了寥寥三五人。

    “张将军,情况紧急,不用等到明天,小民这就回家安排,请将军派人随我回去搬运如何?”

    一个花甲之年的富商,在张云的注视下,带头走到桌前,施礼说道。

    不要把人都当傻子,眼前这几位就是聪明人。

    不错,张云一个五品的守备武将,如果这是他的真实身份,又是它省的客军,或许真没什么分量。

    不过,有巡抚衙门的王师爷在在场,其实已经能说明一些问题。

    奈何有人目光就是如此短视,或者觉得自家背景不一样,无需逢场作戏,更不用给一个小小武将面子,你能奈我何?

    其实赈灾不可能用精米,用糙米已经算是仁至义尽。目前市面上一石糙米大约在一两二钱左右,五百石也就六千纹银上下。

    而在场中人能被梁巡抚记挂,继而邀请过来,这区区几千两纹银还真不在他们眼中。

    说得难听点,他们在欢乐场中一次花费都不止于此,何必计较?

    张云站起身,举起杯中酒,诚挚的对这几人说道:

    “请诸位坐下喝一杯,重新认识一下,本将代兄长秦督大人和外面饥寒交迫的灾民感谢诸位高义和援手之情,今后定有回报?!?

    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还是自身的眼光或者性格如此,就冲他们能响应自己的号召,张云就不能怠慢,就不能一视同仁,以免寒了大家为善的积极性。

    兄长说过,有付出必有回报,张云深感认同。

    经过锻炼打磨,张云已经成长起来,明白世间的利益正是在进进出出,得得失失之间循环。

    有时,这得失之间的取舍,最见人性。

    所以今晚张云存心使坏,故意没有报出兄长秦大总督之名,目的正是如此。

    大浪淘沙,善恶有报,是张云此次出手的目的之一。

    广州已经是兄长的囊中之物,不论是官场还是商场,必然存在重新洗牌,而此次赈灾,不妨当做磨刀石,打磨人心。

    在场的五位商贾大喜,事情果然如此,看来心存善念,定有收获。正是验证一句老话,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只是这个收获委实重大,得到秦督之弟这句话,可以想象他们在今后,生意场上必然有所斩获。

    毕竟,两省封疆大吏的实权有多大,作为商人,他们太清楚不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