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四十九节 嚣张

第四百四十九节 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原本打算离开的五位商人,告了一声罪,唤来家丁随从,耳语一番,方才陪着笑脸坐下。这样深入沟通的机会不容错过,便是巡抚衙门的王师爷,也喜不自禁坐下,举杯畅饮。

    噔噔噔……

    一阵飞快的脚步声在楼梯木板上响起,萧飞快速走了过来,站到张云身后。

    “都走啦?”

    “是,都走啦!”

    “也好,敬酒不吃吃罚酒,省得到时有人情?!?

    张云的语气比平时说话的时候平淡了许多,但跟随他已有一段日子的萧飞却听出来,自家大人心里掩藏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回头看了看桌上有些变色的商人,张云温和的笑了笑:“萧千户,下去把弟兄们都叫进来,一楼的大厅里也摆了十几桌。

    兄弟们这段时间辛苦了,今晚让他们打打牙祭,干脆今晚咱们就喝个痛快,从明天开始忙活?!?

    萧飞不敢怠慢,赶紧到楼下把方培伦等正在寒风中肃立的将士们都叫进来,数百人一起涌进了醉仙居,把这个偌大的酒楼挤得满满当当。

    二楼自然是将校聚集的地方,当兵的性子耿直,当着几个商贾的面,他们个个群情激奋,直喊着要去抄了那些不给面子奸商的家。

    桌上众人面带忧色暮然不语,尤其是王师爷更是欲言又止。

    他们和这些草根出身的将校们不同,虽然只是师爷或者商人,但至少对广州城里那些商贾士绅的能量还是有所了解。

    但凡能称得上巨富士绅的人,他们的背后无一不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谁要是贸然触动,这张网就会疯狂反扑。

    这种能量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连一地的父母官都要礼让三分。

    张云把桌上众人的神色都看在了眼里,却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他端起酒站起来对将士们说道:“大家吃饱喝足之后立刻回去休息,明早一起行动。

    既然有人说本将让他们捐粮食不如去抢,那咱就真的抢一回给他们看看。当然,在场的几位是积善之家,你们不可……”

    张云的话里带着浓浓血腥味的话,慢慢的透过了身旁的窗户飘散到空中。

    翌日凌晨,一条枯黄的小道上,路旁的野草皆已枯萎,被一层薄薄的霜花给覆盖住。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有经验之人可以从马蹄的声音上分辨,至少有数百多骑人马。

    张云骑在马上,眉头紧锁。

    广州城方圆三十多里的地方突然聚集上万灾民,四处流动不可避免。

    城里但凡偏僻的寺庙、小巷、贫民窟就成了灾民聚集的地方,把这些原本就破败的地方弄得更是污秽不堪,遍地屎尿横流,让本地居民叫苦不迭。

    此时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灾民,偶尔还能见到路边有倒毙的尸骸。

    他们或是等着城里富户人家舍粥,或是停留在凛冽的寒风中发抖,头上插着草标,等待有钱的买主来将自己或是全家买下。

    张云的军粮只能负责城外的三五千灾民,对城里更多的灾民根本无能为力。

    “萧飞,你带领一千人,把城中所有灾民集中起来,告诉他们中午官府开仓放粮,注意维持好秩序。

    但有趁机作乱者,格杀勿论!”

    “诺!”萧飞带着几个亲卫,勒转马头,领命而去。

    “培伦,准备好了吗?”张云舔舔嘴唇,朝身旁的亲卫头领问道。

    “两千将士横戈待旦,就等将军一句话?!?

    “出发!”张云率先让马跑动起来。

    广州是个大城,人口多达数十万,每天光是吃的粮食数量就非常庞大。

    尤其是城里那些不事农田生产的人,为数也是不少,这些人用后世的说法就是非农业户口,没有田地。

    这些没有田地的人,所吃的粮食自然需要购买,在粮商开设的米店里购买。

    而广州城里最大的粮商有四家,分别是郑、王、洪、孙四家,他们不一定是广州府里最有钱的人,但他们一定是城里粮食最多的人。

    昨天,这四家粮商在接到巡抚梁明理发来的请柬后,全部采取一个态度,那就是把手中的请柬束之高阁。

    之前,他们已经给梁巡抚一批粮食,虽然不多,但他们自认为已经尽力,或者说够意思了。

    尤其是在他们打探到梁巡抚不准备出面,而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五品守将后,更是不屑一顾。

    这人有后台吗?或许是有的,但那又怎么样?难道他们没有后台吗?

    嚣张吗?是的,就是这么嚣张!

    他们依仗自己雄厚的财力,给家族中的子弟请最好的老师、提供最优秀的读书环境,让他们学有所成后参加朝廷的科举。

    凭借着赢在起跑线上的优势和多年的努力,这些商贾士绅已经在朝廷上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文官集团。

    连同那些内阁的首辅们也成了文官集团代言人,他们并不是对天子负责,而是在客观上成为文官集团在政治上的最高代表。

    如果为了迎合天子而违背大部分文官的意志,就必然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甚至付出巨大的代价。

    他们打着“不与民争利”的口号买卖私盐、垄断商业市场、厂矿,为了达到敛财目的他们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任何事情。

    因此,在他们看来,张云一个小小的武官,胆敢让他们捐粮救济那些蝼蚁一般的泥腿子,委实可笑至极。

    但事情真的可笑吗?

    今天,深受秦浩明影响的张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当权力和财富遇到了军队和钢刀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悲惨的后果。

    郑府门前,一百多人的家庭占据几十亩土地,以至于要把它团团围住,竟然需要三百多人。

    早起的百姓看到这一幕,纷纷噤若寒蝉,可依然站在远处,指指点点。

    郑家,看来犯事,要完蛋了。

    青砖绿瓦砌成的高大围墙,朱红色的大门,和摆放在府前的两只大石狮子,无一不彰显这座府邸主人的权势和财富。

    张云和所有将士一样,全身披挂着铁甲,手上持着一把闪着寒光的腰刀。

    缓步走到这座大宅的门前,冷眼看了看悬挂在大门前的两盏气死风灯,转头寒声问道:“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保证他们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鄙砗蟮姆脚嗦准纂性谏?,只是微微躬身禀告。

    “开始,府内所有人员一律擒下?!?

    灰蒙蒙的羊城天空下,这一幕在城区几个角落同时发生,让这冬季的严寒,增加了几分萧杀和血色。

    今天的事情,注定不可善了,必然有一场更大的风波,席卷大明朝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