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五十一节 铁血柔情

第四百五十一节 铁血柔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一个穿着大明红色鸳鸯战袄,外套一身锁子甲的大明军官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骂声戛然而止,咽回肚里。

    看着大明将校和他身后虎视眈眈的十多名将士,这名男子原本凶光毕露的眼神迅速收敛,转而露出了一副谄媚的神态低声说道:

    “这位大人,小人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小杂种,可不是要给您捣乱,您大人有……”

    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痛从腮边传来,整个人立刻飞离了原地,尚为反应过来,手脚突然被几个将士锁定。

    他挣扎着吐了一口血水,便惊悚的看见一个军汉拿着他丢掉的木棒,恶狠狠的朝他右臂猛然劈下,骨头脆裂的刺耳声,让围观的灾民不忍直视。

    接着,痛感才传到那壮汉的神经,他蓦然惨叫,豆大的冷汗挂满额头。

    然后……然后就是眼前一黑,那个壮汉停止哀嚎,就这样直挺挺地昏眩过去,什么也不知道。

    张云犀利的目光环视周围,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气愤厉声喝道:“本将今日在此施粥赈灾,尔等需遵守秩序。

    一个个的全部排好队,要是再让本将发现有谁胡乱插队、不守规矩、欺凌弱小的话,躺在地上的这位就是尔等的下场?!?

    张云来回走动着,指着前面的流民又厉声喝道:“你们看看,连排个队都歪歪斜斜,这么简单的东西还要教你们吗?

    还有一件事,现在趁早告诉你们,本将只施粥三天,三天过后不再施粥。谁要想继续吃饭,就到广州城北十五里处干活,都听明白了吗?”

    “??!只施粥三天,三天过后咱们可怎么办???”

    “怎么办?没听那位将军说了嘛,去干活就有饭吃?!?

    周围的灾民听了张云的话,不由得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张云对于灾民的议论毫不在意,话说完就弯下了身子,把躺在地上的小女孩抱起来。

    此时他才看到了小女孩的面容,约莫十二三岁左右的模样,面黄肌瘦,没有丝毫血丝的嘴唇,大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神采,头上还扎着一个三丫辫。

    看着正抱着自己的将军,小女孩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翼的目光,嘴里有气无力的轻声喊道:“粥、粥,粥!”

    “将军,我这就去端碗粥过来?!?

    旁边的亲卫不待张云发话,说了一句就朝前跑去。

    抱着怀里轻得仿佛随时会被风刮走的女孩,张云轻叹了口气,今天这小女孩幸亏是遇到自己,否则,估计她很快会变成路边众多枯骨中的一员。

    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张云对怀里的小女孩轻声问道:“小妹妹,你家人呢?”

    这个军爷刚刚救了自己,小女孩心里自然清楚,此时听到这个问题,泪水如泉般涌出,抽咽着回答,“前天还和阿妈在一起,天亮后就不见了?!?

    张云不禁有些犯难,现场上万灾民,无边无沿,到哪帮她寻找母亲,说不定死在路上也有可能?

    如果这样,自己军务在身,四处来回奔波,便是有心把她带在身边,瞧她这身子骨,也经不住这等颠簸。

    “张将军,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小姐来做吧!”

    张云正为难之际,耳边传来一声娇脆的女子声音。

    “你是?”

    眼前女子张云认识,正是昨日当了手镯救济灾民,那位美丽女子旁边的侍女。

    嘴里问着,张云的目光朝前方望去,远处有一道倩影带着帷帽,在三四个家丁的?;は履刈⑹幼胖芪У脑置?。

    似乎感受到张云的目光,女子扭头望过来,恰逢一阵风吹掉皂纱,露出帷帽下绝美的容颜。

    只见她长得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说不尽的温柔可人,这般佳人把张云都看呆住。

    “将军,那位是我们小姐,梁巡抚的千金?!?

    看见近日声名鹊起的杀神被自家小姐迷住,喜儿狡黠一笑,低声把小姐的身世出卖。

    “噢,失礼了?!?

    张云脸色一红,借机接过亲卫端来的稀粥,温柔的吹了吹,等到冷却了,方才递给一脸渴望的小女孩。

    梁懿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脑海里一面是张云率领将士杀入富豪士绅家中的冷血无情,一面是眼前对小女孩的温柔体贴。

    她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蓦然间,她心里突然闪过铁血柔情这个字眼。

    “站??!”

    眼角中,张云发现刚才被将士们打断手臂的壮汉,正被他的两名同伴扶起来准备离开,蓦然大喝。

    三名汉子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停下来。

    “给本将转过身来!”

    张云的话一出口,这些汉子的身形不由自主的轻抖,只是他们并没有转身,其中一名汉子轻声问道:“将军,您还有什么吩咐?”

    “混账,没听见本将的命令吗?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张云这两天被赈灾的事情忙得一塌糊涂,加之脾气也不是太好,所以嗓门就特别大。

    听了张云的怒喝,背对着他的三人只好慢慢的转过身,面对着张云垂头不语。

    “哪里人?赶紧回话,否则一刀砍了你们?”

    张云凌厉的目光直视为首的断臂汉子,凶狠的说道。

    这三人明显有问题,若是灾民,在广州城绝不会有地方可去,尤其是在粥已经煮好的情况下。

    “禀将军,小民三人都是本地人士,家中贫寒,肚中饥饿难耐,所以冒充灾民想讨口吃的,请大人饶恕?!?

    断臂男子右侧的一个壮汉,话语中带着浓重的广东腔调,俯身回答张云的话。

    “看住他们,去叫本地的的衙役过来,验明身份赏碗粥?!?

    嗯,这种情况很多,这些灾民里就有许多本地人,都是贫穷得不行的人家,不然谁也拉不下脸来讨吃的。

    这三个估计是广州城里的破落子,虽然年纪轻轻,但脸皮厚??丛谑直郾淮蚨系姆萆?,张云也没多说,只是例行公事般身边的亲卫吩咐一句。

    张云转过身,犹豫着要不要去和巡抚小姐打声招呼,理由也是现成,请她好好照顾小女孩。

    “小姐小心?!?

    “姑娘……”

    张云正踌躇间,耳边传来几声乱叫,尤其是喜儿的尖叫中透着惶急。

    不好,那三个人有问题,电石火光之间,张云闪过一丝顿悟,朝梁小姐方向扑去。

    果然,一道身影从他身边快速掠过,明显是想挟持梁小姐为人质离开此地。

    “抓住他们!”

    张云情急之下,解开腰刀,也顾不得拔刀出鞘,顺势伦向贼人后脑勺。

    可惜贼人动作太快,只打中他的肩膀,闷哼一声,冲势不减,贼人朝梁小姐凶狠扑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