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五十三节 各执一词

第四百五十三节 各执一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京畿皇城,暮色四起,月色惨淡。

    雨已经停了,檐下兀自点点滴滴,稀稀疏疏的落着,檐角高处挂着的铜铃,被风吹着叮铛作响。

    偶尔一声半声,远远的传来,听在耳里,仿佛是荒郊古寺般的静谧。

    乾清宫内,崇祯皇帝不过睡了片刻,便猛然惊醒。

    执勤的的贴身太监小德子跪在地上替他理好袍角,便轻轻说道:“皇上,今儿内务府收到秦督从肇庆来的一块新贡墨,王公公……”

    “走,瞧瞧去!”小德子话犹未完,就被崇祯皇帝兴致勃勃的截了去。

    肇庆端砚作为四大名砚之首,具有外表坚实细腻、精致娇嫩,以及墨汁出墨柔滑、墨汁浓郁、书写流畅、字迹清晰、颜色经久不变等特点。

    崇祯甚是喜欢,自己只是秦爱卿临行前提过一句,想不到他却记挂在心里,这让他着实高兴。

    此时崇祯见到了秦浩明献上的乐女墨,墨作美人形,背倚太湖石,抱琵琶作弹拔状。

    墨光泽细密,色泽玉润,背面楷书阳文描金四字“文房瑞霭”。

    抬首见小德子立于御案侧,便道:“取水来试一试新墨?!?

    小德子恭谨地答应着,从水盂里用铜匙量了水,施在砚堂中,轻轻地旋转墨锭,待墨浸泡稍软后,才逐渐地加力。

    因新墨初用,有胶性并棱角,不可重磨,恐伤砚面。

    崇祯不由微微一笑,但闻墨之香,淡淡萦开,只听那墨摩挲在砚上,轻轻的沙沙声,浓黑乌亮的墨汁渐渐在砚堂中散开。

    “此墨造型古雅浑朴,墨色紫黑乌亮,乃墨中的上品?!?

    崇祯只写了两个字,那墨确是落纸如漆,光润不胶。

    他的字素来就亢气浑涵,多雍容之态,上好的宣纸上字字铁笔银钩,虽不是书法大家,但也足以一观。

    崇祯心情大好,见小德子聚精会神地盯着他书写,扬脸问道:“小德子,你认识字吗?”

    小德子心下忐忑难安,声音细若蚊蝇的答道:“皇上息怒。奴才只认得几个字。奴才的名字,奴才认得?!?

    瞧着他紧张兮兮的模样,崇祯轻笑几声,“别紧张,朕只是随便问问?!?

    正说话间,一阵细碎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打断了他们的话语。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没瞧见皇上在批阅奏折吗?难道后面有鬼赶着你不成,连规矩都不要了。有什么事?快说吧!”

    小德子拂尘一摆,挂于臂弯,三步并做两步上前低声训斥着殿门的小太监,只是说出来却并无责备的语气。

    小太监倾身上前耳语了几句,便被他摒了回去,“知道了,你先下去忙你的?!?

    小德子抬首见崇祯兴致正浓,奋笔疾书。迟疑再三,额上冷汗都淌了下来,可还是徘徊不敢上前言语。

    “有什么事快说!”

    崇祯厌烦的一皱眉,仍然埋首于书案间,并未抬头看他一眼。

    “回禀皇上,户部尚书王立言,工部郎中韩意、李恒、吏部郎中郑元峰殿外求见!”

    崇祯略抬首,漫不经心的道:“就说朕在忙碌着,若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让他们打道回府,明日早朝再议?!?

    话犹未落,已听见户部尚书王立言的声音远远的从殿外传来,浑厚的语气中透着贯有的坚执:

    “臣户部尚书王立言有十万火急之事禀报皇上。若皇上执意不宣,臣等定会在此久跪恭候圣驾?!?

    崇祯执笔在手,却忍不住手腕微颤,一滴墨滴落在雪白的宣纸上,黑白分明,无可挽回。伸手将笔搁回笔架上,突然伸手拽了那纸,嚓嚓几下子撕成粉碎。

    “宣!”

    平日里这帮人私下很少集体面圣,今日却顶着这般大的雨势聚集一起,想来是有十万火急之事需他亲自定夺。

    希望不是时局有变化才好。

    片刻,殿内便由远及近的响起杂沓急促的脚步声,几位大臣身着朝服,面色凝重立于殿下,双手撂衣行着三拜九叩的大礼。

    “诸位爱卿侍奉国事,以后除了早朝,就毋须这套唬人的繁文辱节!一律免跪吧?!?

    说罢,略一抬手,已有内侍上前代他虚扶。

    “谢皇上洪恩!皇上!臣有本奏?!?

    王立言一身绯身的官袍,胸前五彩丝线纹绣着孔雀补子。面上条条皱纹似凝聚了出来,仿如刀刻,脸色随着话语猛地沉了下来。

    王立言乃是三朝元老,是最年长的一位。刚被崇祯提入内阁,授太子太傅,

    “皇上,潮汕府、广州巡抚衙门、闽粤总督府上报潮汕灾情,一府六县目前统计共有两万七千余人受灾。

    而流入广州府的灾民有两万余人,潮汕知府李元模失职,应革职拿问。

    闽粤总督秦浩明、广东巡抚梁明理百般腾挪,在没有朝廷帮忙的情况下,安置灾民有功,应予以表扬嘉奖?!?

    王立言眉须皆已白如冰雪,五梁冠上丝滑的冠带顺着他的动作,摇晃不定。

    “准奏?!背珈醪欢?,也不问下文,只是简单两个字,仿佛无视其他人,可心中犹如万马奔腾,勉强控制。

    “皇上,此中有冤情,广州士绅富户血泪斑斑。王尚书良莠不分,替奸邪歪曲辩护,此乃欺君之罪,万死!”

    工部郎中韩意听罢一脸悲愤忙不迭的躬身跪于地,金丝冠带滑过沉闷的空气中,留下一条鎏金的痕迹,衬得他雪白的鬓发,更加苍然。

    “臣附议!”

    吏部郎中郑元峰眼中含泪,跪伏余地,一脸的生无可恋。

    “臣附议!”

    继而是工部郎中李恒。

    “韩爱卿,郑爱卿,李爱卿,你们冒着这瓢泼似的大雨,难道就是为了弹劾王爱卿,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崇祯冰洌的双眼微挑,声音中充满亲和柔顺,似乎他此时心情极好,可殿下各大臣听得却是毛骨悚然。

    “请皇上明鉴,潮汕灾民拖家带口涌入广州城,城内士绅富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多人开设粥铺赈灾,灾情原本有望逐渐得到抑制。

    可闽粤总督秦浩明委派登州卫五品守备入广大开杀戒,搞得城内天怒人怨,百姓恨不能啖其肉喝其血。

    据微臣调查,五品守备张云乃秦浩明表弟,现广州城内多家士绅富户已经联名控诉,恳请皇上除此逆贼?!?

    工部郎中韩意高举奏折,向崇祯禀报详情。

    “此事微臣有实证,家中老父及阖府百余人,竟然被屠夫张云私刑拘押,至今不知身在何处?

    府中子弟因辩驳几句,惨死十余人,请皇上为微臣做主?!?

    吏部郎中郑元峰以头顿地,语气凝噎,闻着落泪,

    PS:感谢书友20170411132658683打赏,感谢诸君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