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五十四节 崇祯有点变坏了

第四百五十四节 崇祯有点变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殿下一片死寂,几个朝臣垂首跪地,脸上悲愤屏息不再言语。

    唯有雕花窗棂外那密密的雨点不停地敲打着滴水檐,一声声,一缕缕,绵绵不绝。听在人耳里,只是添了一种莫名的烦乱。

    崇祯高座銮椅,面上隐晦不明,心里却是暗自爽快。

    无它,通过秦浩明一系列的实践证明,崇祯皇帝终于知道他治下的大明是如何富有,而这些钱财又都是流向何方。

    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八大晋商、高起潜、陈演之流已成昨日黄花,让自己内帑充满的同时,也让他的心态发生变化。

    尤其是在几个月前,他接受秦爱卿的建议,在内帑充裕国库困顿的情况下,以一国之尊厚着脸皮尝试向群臣借钱。

    结果出乎自己意料,却在秦爱卿的算计中,满朝文武个个呼天抢地,表现的意思就是一个字,穷。意见出奇一致,仿佛串通好一样。

    这让一向好面子的他感到非常失望,但同时也有些庆幸,诚如秦爱卿所言,事情还是早些看穿为好,那还有改变的机会。

    朝臣已经跟他离心离德,不需要再拿国士对他们。

    是大明对不起他们吗?还是真如他们所讲,俸禄太低,以至于都不能养家糊口?

    答案自然是否定,这都是借口。

    正如秦爱卿所言,大明已经把能给都给他们了,作为天子,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赏赐可以打动他们了。

    这就好像仆人比主人有钱,哪里还会为主人服务,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嘛,又不是天生的贱种。

    他们享受荣华富贵这还不算,朝臣还要把他当抹布,哪里屁股不干净了就擦拭一番,转眼就对百姓正气秉然廉洁奉公。

    其实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为了大明,为了君王在做官,而是为了保住他们现有的利益和财富而做官。

    这样的结果便造成,有利于他们的政策就推行,不利于他们的就抵制,再堂而皇之一句,不与民争利。

    道理很浅显,只不过他原来没看懂。

    经过秦爱卿寥寥点拨几句,再细细回味一一对照,发现实情果然如此。

    便如眼前这跪着的一位尚书,两位郎中,便跟此次广州城士绅富户关系密切。

    潮汕台风大灾,没见他们跑出来说要为父老乡亲们做些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即使家里受到灾难,也少不了吃穿用度,生活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可一旦涉及他们家财后,立马就火急火燎,再也坐不住,哪怕刮风下雨,依旧不辞劳苦。

    “王爱卿!为何不拨银两赈灾?”崇祯的声音响彻寂静的殿宇,听不出喜悲。

    “启禀皇上,户部银两短缺,入不敷出,臣等也是无计可施,如今只有启禀皇上,望皇上圣裁?!?

    王立言雪白眉下的眼极快地抬起,扫过崇祯皇帝和继续下跪的众人,复又安静地垂下。

    他原本要致仕还乡,是崇祯因内阁无人,挽留他暂时留任。目的是配合,不,应该说是傀儡更合适,条件是他的长孙进翰林院。

    这是他无法拒绝的诱惑,要知道翰林院或许品级不算太高,但是却有“天子私人”之称。

    专门起草机密诏制,负责修书撰史,起草诏书,为皇室成员侍读,担任科举考官等。地位清贵,是成为阁老重臣以至地方官员的踏脚石。

    这可不容少视,就跟后世的一样,大首长的机要秘书,不是高官,却比高官更让人敬畏一样的存在。

    “好了,众爱卿,朕乏了,都回府吧,朕自有主张?!?

    深吸一口气,冷然地看了一眼跪于地上的几位老臣,崇祯眉毛一挑漠然的笑了起来,虽然优雅从容,却遮不住眉眼间一丝的报复的快感。

    是,朕已经给不了你们什么,但可以重新进行分配。

    正如秦爱卿所言,既然你们如此,一家哭总好过万家哭。

    就拿吏部郎中郑元峰来说,从五品官员。

    经过锦衣卫调查,其在京畿大小房屋三处,府中共有妻妾奴仆八十六人,每月吃穿用度大概在五百两纹银左右。

    而身为家主的郑元峰,不仅包养外宅,还有车马费、衣服费、诗会、狎妓费、人情往来等等,每月保底支出至少两千纹银以上。

    而他每月的俸禄,即使算上各种杂七杂八的补贴,撑死了也不到二十两纹银。

    为什么会这样?

    还不是因为他在吏部为官,利用职务以权谋私,底下官员争相贿赂的缘故。

    皇上,你以为他们真的大公无私为百姓服务吗?你信吗?

    突然间,看着跪倒在地一脸悲情的郑元峰,崇祯心里蓦然间想起秦爱卿密奏中的这一句话。

    不得不说,在秦浩明的影响下,崇祯有点变坏了。

    众臣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这算什么,天子任何表示都没有,一句朕自有主张就完事了。

    可是不然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逼迫天子吗?难道思考的余地都不留吗?

    目前他们还没这等本事。

    王立言绣着锦鸡团纹的朱色官袍包裹住的老迈身躯一震,缓缓阖上双眼,睫毛微微颤抖,心下已是明白了八九分。

    “臣等告退!”

    工部郎中韩意踌躇半晌才缓缓起身站直身体,暗朱色宫袍下的双腿已经因为长久地跪拜而麻木了。

    他谨慎抬起头的瞬间,看见君王漆黑的眼睛无波无浪,死寂一般沉静地看着自己。感觉好似被猛禽盯上的猎物,心中不由地一颤。

    殿内又恢复了死寂般的沉静。梨木雕花香几上红烛还未燃尽,发出微弱的光亮,显得这辉煌的宫殿内竟然透着丝丝的寒气。

    小德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殿内宫婢内侍面如青玉、淡如死水,垂眉敛目而侍。

    “皇上——”

    隐隐的便瞧见君王面上罩上的一层晦暗。小德子在御前当差已颇有年头,却从未见过君王有这样的神色,心里打个哆嗦。

    过了半晌,终是耐不住这窒息的沉静,恭谨的低声唤着。

    哈哈哈……

    崇祯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畅快,得意的放声大笑。

    小德子不明所以,侧目看向殿外,风起,殿外的老树树叶一阵颤动。

    “啪”的一声脆响,雕花的窗棂被大风吹开来。小德子慌忙去关窗,崇祯却吩咐:“不用?!?

    起身便至窗前看天色,只见天上乌云翻卷,一阵风至,挟着万线银丝飘过,那雨打在琉璃瓦上噼叭有声。

    不一会儿工夫,雨势便如盆倾瓢泼,雨点敲打着树叶沙沙直响,还可以瞧见雨滴击起水面荡起的涟漪。

    殿前四下里便腾起蒙蒙的水气来,崇祯不觉精神一振,淡淡的说了一声:“这雨下得还真是时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