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五十九节 哪有那么多证据

第四百五十九节 哪有那么多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橘红色的夕阳落在海面上,夕阳碧空如洗,夕阳的余辉给天际涂上了一层柔和的桔红色。

    无边的大海轻波荡漾,静悄悄地等待着太阳归来。落日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红,却一点也不刺目耀眼。

    当太阳刚刚接触到海面,仿佛突然受惊了似的,轻轻一跳,又离开了水面。

    秦浩明、洪迪新和阎应元三人行走在柔软的沙滩上,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低声交谈着。

    吴锋和许杰则作为他们的下属,紧随其后。

    在他们的身后,是许多民夫和匠户的身影正在忙碌着,而他们的身边则是一座正在逐渐成形的码头。

    看着这座渐渐成型的码头,阎应元不由有些感慨的说道:“大人,咱们用这些水泥来建造码头,速度真是奇快无比。

    短短三个月时间,竟然基本成型,卑职估计再有一个半个月,码头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是??!”洪迪新也赞道:“这些水泥可真是帮了大忙,既方便又快捷,而且还不怕海水的侵蚀。

    只要建好了,今后咱们就可以省下一大笔维修费用,真不知道当初您是怎么鼓捣出这个玩意的?!?

    秦浩明摇摇头岔开话题:“本督也不过心血来潮之举,你们不必往本督脸上贴金。对了,青山,现在李惊蛰的水泥厂情况怎么样?”

    谈到这里洪迪新的脸上就开始发亮起来,“大人,现在水泥厂都是李家再管,学生的人负责查账,目前来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只是,现在水泥厂已经有两千多人,三家厂产量一个月也有六十万斤左右,但是依然还是满足不了需求,可以说现在的水泥厂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啊。

    听说除了当地之外,现在就连浙江、江苏也有不少商贾慕名而来订购。

    你看,水泥将来肯定不够用,是不是顺势再开几个厂,只是……”

    洪迪新说到这里,语气吞吞吐吐,眼光也游离不定,望向远方。

    现在的水泥经过半年多的推销和实践,它强度高,容易塑性,以及坚固耐用的优点迅速征服了很多人。

    人们发现这它无论是在建房子、修路或是修筑城堡等方面都有着巨大的用途,它的名声也迅速传遍的大明全境。

    李家也因此赚得盘满钵满,甚至有传言他们将全力以赴专注水泥厂建设。

    “青山可有什么想法?不必顾虑,尽管直言?”

    海风轻拂,吹在身上有些寒意,秦浩明紧了紧衣襟,淡淡的说道。

    洪迪新一贯稳重,是他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他的意思大抵明白,不过这个人情必须落在实处。

    “是!秦督大人?!焙榈闲鹿笆中欣?,精神一震说道:“大明莫说只有三个水泥厂,依青山想来,便是再有三十个、三百个也不够用。

    芜湖李家目光如炬,与秦督大人交好在先,也有魄力和手段,为家族谋得偌大富贵,青山佩服。

    秦督虽然在其中占有股份,但卑职知晓,所得红利俱拿来养军,充作军资。而天下市场如此之大,利益由李家独占,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兄弟们没有李家的万贯家财,无法单独承建水泥厂??扇绻实幕?,或许也可以兴建一两座。

    如此,家中老小也有保障。请秦督成全!”

    话一旦说开,洪迪新也没有什么好难为情。毕竟这可涉及子孙后代荣华富贵,眼睁睁看着机会失去,没有多少人能无动于衷?

    便是他旁边的阎应元,听到这个消息,呼吸也陡然间急促起来。

    “甚好,利益均沾,更何况是跟随本督出生入死的将士们,本督赞成!

    这件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对象是总督府所有人员,具体事情再细细谋虑?!?

    洪迪新说的事情,正和秦浩明最近的想法不谋而合,先让跟随他身边的人富裕起来,正是他的观点。

    说到底,李惊蛰不仅是外人,更是商人。事情真有变化的时候,许多事便无法掌控。

    紧接着秦浩明又提醒道:“不过你还要告诉那些在水泥厂工作的军人家属,最好让他们在水泥厂干三年后,就另外换个工作,长期在那里对身体的负?;岷艽??!?

    水泥厂的粉尘污染是出了名的,即便是在后世二十一世纪也是如此,因此秦浩明才特地提醒。

    “是,学生会跟他们说的,不过他们能不能听见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洪迪新先是狂喜,后面的表情很是无奈。

    水泥厂虽然污染大,但那里的薪水也是出了名的高,一名在水泥厂做事的工人,一个月的工钱完全可以养活五口之家。

    因此能在水泥厂工作,那可是相当令人羡慕的一件差事,让他们干满三年后另外换工作,那些军属可能还真不愿意呢?

    “不行,我们必须为他们的身体负责,那也是我们的亲人?!?

    秦浩明斩钉截铁说道。

    现在因为些许利益,等身体出了毛病,将士们肯定会有情绪。

    在自己的计划中,随着将士越来越多,那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军属拥护他,这是非??膳潞椭页系牧α?,不可不认真对待。

    “是,学生全力安排?!?

    洪迪新恭谨回答。

    商议完毕,此事也就算告一段落,秦浩明转头朝后面的吴锋问道:“得龄,严崇年的事情现在发展如何?”

    “启禀秦督,此人不过哗众取宠之辈,已经被我们驳得体无完肤人人喊打。

    只是,学生发现,这好像不是他的无心之举,而是有意为之。学生建议,最好派人调查他的真实身份……”

    言语间,吴锋似有什么疑惑。

    “哦,得龄觉得他有不妥之处?”

    秦浩明停下脚步,歪着头问道。

    原本以为和后世的某个败类同名同姓之故,他并没有多加过问此事,若是真有发现,他也不介意除掉这个令人讨厌的名字,或许……

    “是,学生曾经听过他在茶楼说书,都是些混淆视听的言语,好像和建奴有些关系。当然,学生没有证据,只是怀疑,请秦督明鉴?!?

    吴锋依据实情,说出心里感觉。

    “证据,要什么证据?既然你怀疑,本督也不派其他人了,你们南洋局把他抓起来审一审,就当练练手……

    今后,这样的事情你们必须学会,和外藩打交道,哪有那么多证据?”

    在这点上,秦浩明的思维还和后世某行政机关一样,对于证据这个东四,向来不大讲究。

    吴锋张口结舌,感到身上的责任有些重,但他也知道秦督性格,继而低声应道:“诺!”

    PS:感谢书友20170411132658683打赏,铭感盛情!感谢诸位的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