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六十一节 令出一人

第四百六十一节 令出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冬风萧杀,寒意阵阵,雨已经停下来。

    总督府,刚刚从鼓山大营赶回的秦浩明,尚为来得及放下手中的马鞭,便听到这件事,眉头紧皱,厉声喝问:“何人擅自出兵?”

    负责执勤的侍从三室李守业早已到了左右,连忙开口道:“秦督,是李想千户带领夜不收出兵?!?

    秦浩明大怒,问道:“谁下的命令?”

    李守业听言大惊,连忙答道:“秦督,是卑职以秦督的名义吩咐李想千户杀入赵府里去的?!?

    李守业话音刚落,秦浩明手中马鞭已经扬起,狠狠抽打在了他身上,怒斥道:“岂敢擅传军令,莫不是想死不成?”

    左右众人,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秦督忽然发怒起来,眼神都盯着李守业而去。

    李守业惊骇非常,连忙翻身跪倒在地,心中哪里还不知自己错在何处,连忙说道:

    “卑职接到暗卫消息,事情紧急,唯恐贼人走脱,卑职逾越,擅作主张,请秦督恕罪,秦督恕罪!”

    李守业此时心中明了,秦督如此大怒,此事已然不关那道命令的对错了。

    而是军令不比其他,永远只能令出一人,军令一定不是哪个人可以逾越的,可以擅作主张的?

    更不是谁可以打着秦督的名义随意下达的。只要秦督没有授权,何人也不可。

    李守业最近几个月一直跟在秦浩明身边,对于他的话语,大多都是听从的,却是也不代表李守业就可以代替秦浩明下达军令。

    这件事情只要李守业先去问一问秦浩明,再去与李想说,程序也就正确了。

    其实也不费多少手脚,只是李守业这几个月来的如鱼得水,让他把这道手续给忽略掉了。

    秦浩明看着跪地的李守业,收起马鞭,开口道:“来人,军法伺候,脊杖三十,把这厮关到大牢里好好反省反省。若是今后再有此事,定斩不饶?!?

    如今势力越来越大,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军队也越来越庞大,一切的规矩与法度必然要严苛起来。

    规矩制度才是有效管理一个大集团的一切根本,若是人人都如李守业这般打着自己的名义便能轻易把军令下达,那岂不都乱了套?

    尤其是侍从室人员众多,权利巨大,又都是自己身边之人,更是如此?

    自己手下将领他清楚,在刻意的纵容或者说有意的引导下,说是骄兵悍将也不为过,若不是自己的命令,一般人还真难以指挥得动。

    今日机会正好,秦浩明要把规矩给立起来。

    如今的闽粤两省,如今的总督府,再也不是原来那个简单的集团,已然变成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许多事请便要真正建立一个规矩,才能确保正常统御。

    李守业心中也清楚,自己的安排是对的,否则此时秦督必然派人去把李想追回来了。

    同时心里也更加清楚,自己不该如此逾越,军将不该是自己打着秦督的名头便能去调动的。

    “多谢秦督宽怀大量,卑职一定谨记在心,定然不敢再如此行事?!?

    李守业叩拜感谢,心中却还在担心秦督会不会因为此事而疏远自己。

    秦浩明也不想多说,挥了挥手道:“把这货带下去?!?

    左右众人皆是一脸思索,这件事情之前众人从未遇到过的,其中道理心中也明了。

    浩子带着几个军汉上前,把地上的李守业绑缚起来,带了下去。

    气氛有些压抑,阎应元上前说道:“秦督,李千户手段狠辣,要不要留下活口?”

    秦浩明头都不抬,低声开口答道:“他都已经过去多时,恐怕也没什么意义,让人写张告示,安抚一下附近百姓,说明情况?!?

    阎应元说了声:“遵命!”便自去安排。

    只是他的面色也极为严肃起来,觉得今日似乎学到了许多东西,虽然说不清楚具体学到了什么,但也明显知道收获颇丰。

    秦浩明处理事情的手段方法,当真给他开启了一个新思路。

    远处李守业被浩子绑缚带走,放在总督府刑房,两名亲卫手持硕大木杖站定左右,交替打在李守业屁股与后背之上。

    惨叫连连。

    浩子还在一旁说道:“李司长,你且忍一忍,三十杖不多,一会就打完了。

    秦督定然是念你一个读书人身子弱,若是军汉挨打,五七十杖也是常有的事情?!?

    浩子虽然出言宽慰李守业,却是左右两个亲卫的脊杖却不见一丝作假,每一下都打得严严实实。

    军法不比其他,若是作假,这两个亲卫怕是自己也要挨上几十下。

    李守业哪里还听得见浩子话语,刚才还真未在意挨打的事情,心中只想着此事之后不要受到秦督冷落才是。

    此时才知这军中脊杖,实在痛彻心扉,唯有哀嚎惨叫。

    见此情形,浩子目光中隐晦难明。

    李守业原来是宣府衙门兵部记功司郎中,为人风骨不佳,但自身才智不错。

    秦督念其才,把他从宣大调到福州总督府,并提拔为侍从室三司司长,负责人事和奖罚等,和阎应元、洪迪新并列,职权不可谓不重。

    而浩子身为侍从室侍卫长,除了担负保卫秦督和他们的要责,实际上还有监视他们的意思。

    随着深入观察,浩子发现李守业和其他两位司长相比,多了几分功利,少了几分忠诚。

    原先他还犹疑是否要告诉秦督,不过从今日的事情来看,秦督心里是有数的,这次就是趁机敲打。

    如此,他也就放心了。

    “侍卫长,这是干什么?”

    浩子正思忖间,李守业的惨叫,让执行军令回来的李想大吃一惊。

    “没什么,秦督回来了,过去报道吧!”

    李守业现在也是总督府高级将领,这点脸面,浩子还是要帮他遮掩的。

    一头雾水的李想一听秦浩明回来,不及多想,急忙步履匆匆朝总督府办公室走去复命。

    “什么,这个严崇年如此死硬?被折磨成这样,居然没有招供出赵家?”

    听完李想的报告,秦浩明陷入深思。

    PS:感谢书友书友20170411132658683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