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六十二节 处理汉奸的方法

第四百六十二节 处理汉奸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走,叫上得龄,到地牢去看看这孙子?”

    直觉告诉秦浩明这里面有故事,很简单,如果是为了钱,严崇年没有必要为建奴如此卖命,以至于不惜己身?

    这其间定是有他们所忽略的事情,必须查探清楚。

    片刻功夫,几人来到总督府地牢。

    昏暗中,看不清严崇年相貌,只是依稀见一人一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躺在干草丛中不知死活。

    呀吱的牢门声惊醒似睡似醒的他,几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牢子用刀柄敲着栅栏,大声怒喝,“装死欠揍吗?还不赶紧滚过来参见秦督!”

    “小人冤枉,请秦督饶命?”

    听见牢子的喊叫,严崇年先是一怔,接着撕嚎着像狗一样匍匐在地用力爬过来,看情形是想抱秦浩明大腿申诉。

    可惜尚为及到眼前,牢子抢先一步凶神恶煞一脚把他踢翻,大喝,“老实点,休要玩什么花样?”

    这要是让老狗脏兮兮身体接触到秦督,那是他的失职。

    不要说,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严崇年被踢开后自己爬起,不敢抬头去看,只是对着来人乖乖跪下,肩背汗毛已是根根竖起,甚至隐有抽搐之势。

    实在是被打怕了。

    “严崇年,山东蓬莱童生,以说书为生。借讥讽明朝歌颂建奴,受建奴金钱救济?!?

    旁边,吴锋把近日的审讯情况再次复述一遍。

    有点意思。

    秦浩明微微颌首,饶有兴趣左右大量年约四旬,长得尖嘴猴腮,眼角狭长,一脸猥琐的严崇年。

    “说吧,爽快点,为何替老奴一味鼓吹?还有,城南赵家是怎么回事?”

    秦浩明吔视着严崇年,语气平缓,没有任何威逼利诱,仿佛就事论事般。

    可严崇年头上冷汗津津,浑身颤簌不安,他明白秦浩明位高权重,一个应对不好,立马就是枭首的局面。

    毕竟,向他这样的人物,如何可能跟他叽叽歪歪?

    能够到牢里见他一面,听他一言,已是莫大造化。

    “启禀秦督大人,小人崇祯七年被满人所虏,后不得已做了他们的包衣奴才。

    他们见小人口舌活络,就委派小人以说书先生的身份潜入大明,在一些边角地区宣扬大清的“仁义”和政策。

    至于赵家原本是山西大商人,一直在辽东发展,为睿亲王多尔衮服务,小的钱财就从赵家领取,更多的小人就不清楚了。

    以上所言,句句属实,请秦督饶小人一条狗命?”

    计较清楚的严崇年跪伏在地,涕泪纵横一五一十交代。

    看到严崇年的丑态,秦浩明嘴角漫起浓郁的讥诮,他并不急着回答。

    而是将手按在腰畔佩刀的刀柄处,绕着他缓缓而行。

    猩红的舌尖微微点触有些干涩的嘴唇,看到严崇年前面鞭痕累累,后背却不乏横肥白腻,口中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呵笑。

    他突然伸手抽出放在刑架上的皮鞭,朝严崇年后背狠狠抽去,便将他的背部给划出一道道血痕。

    背部传来割裂般的疼痛,严崇年已是一颤,但却不敢妄动,只是咬紧牙关,身躯趴得更低。

    然而这疼痛要比他想象中持续的还要久,秦浩明似乎上了瘾一般,继续鞭打不止。

    于是严崇年的背部便遭了殃,很快便被血水涂抹一遍,再没有一点完好皮肤。

    其实对秦浩明来说,严崇年的话是真是假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后世掌掴事件,他也大声叫好,却从未有机会身体力行。今日里,正好借机出气。

    “左一个大清,又一个满人大爷,建奴一点点的坏话你都舍不得说,你究竟还是不是汉人?

    为了区区钱财之物,连民族都可以不要,无耻之尤!

    难道你他妈就不想一想,你家的后世子孙以后怎么做人,真当我们汉人永世不会清算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秦浩明口里责骂着,手里的皮鞭继续抽着,随着创口的加深,严崇年背上血越流越多,渐渐便散出猩热气息。

    如此血腥场面,李想泰然自若,吴锋尚有点不习惯,但又不想就此放过这样的人渣。

    抿了抿唇色,他小心翼翼建言道:“秦督,如此无君无父无国无族猪狗不如的牲畜,平白打死岂不轻饶了?

    学生建议,不若把他阉割,让其断子绝孙,登报告示,警醒世人!”

    “大善!”

    吴锋之言,让秦浩明颇为赞同,扔下鞭子,朝嘿然大笑的李想说道:“交给你们了,练练手,今后再有此情况,正好你们来处理。

    年尾将至,卢伯玉回来时,还有山西范家的孽种也一并处理?!?

    李想扰扰头,“杀人我们在行,这个可不行??蠢匆眯值苊前菔ρб?,听说京城小刀刘阉割可是一绝,不会将人致死,要不要……”

    “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些牲畜长寿着呢,放手去做?!?

    想到后世八十岁还不死的老贼,看着委顿在地的严崇年,秦浩明语声恨恨,面露狰狞。

    “行,那末将就和兄弟试试?!崩钕肽θ琳?,露出白森森的门牙,拍着狱卒的肩膀说道:

    “这几天看好他,上面一刀不能给他一刀,那就下面一刀?!?

    “走,到复报去一趟,有些事情必须交代清楚?!?

    吴锋的建议给了秦浩明很大启发,他觉得是时候处理和防范汉奸的事情了。

    复报二楼,人员穿梭不停,一派繁忙景象。

    张溥和杨廷枢等人见秦浩明过来,赶忙抛开手头事务,邀请他到会议室落座。

    都是老熟人,稍微寒暄几句,秦浩明便告知对严崇年的处理方法并说道:

    “乾度,不仅如此,包括已经投降建奴的那些无耻之徒,例如佟养性、宁完我、范文程等之流,复报每期安排一个版面,报道他们的丑陋事迹。

    把他们的籍贯、族人以及对大明的劣迹,一一跟民众讲清。今后再把他们整理造册出版,就叫奸邪传。

    本督要让这些奸人声名狼藉,人神共愤,看谁今后还敢当汉奸?”

    张溥和杨廷枢欣然应诺,纷纷说这样一来,这些明奸铁证如山,后世族人也必把他们开除出籍。

    秦浩明摇摇头,说了一句无奈的大实话,“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

    话题太严肃,现场一片寂寥,杨廷枢勉强一笑,道:“历史虽有瑕疵,但我们汉人几千年来,倒也客观公正?!?

    秦浩明点点头,意有所指反问道:“若是异族入主华夏呢?”

    不待他们回复,秦浩明用佟养性的事迹举例说道:“若是异族入主华夏,舆论掌握在他们手中,加上有众多无耻文人,可以这样报道:

    佟养性虽然出身明朝勋阀世家,但在历史转变关头,能敏锐地看清形势,坚定地支持新生力量。

    努尔哈赤起兵,他偷输巨款予以资助,被边吏察知,将其下狱。

    他从狱中逃出即投归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妻以宗女,所以号“施吾理额驸”,授三等副将,隶正蓝旗。

    从此,他跟随努尔哈赤父子成就伟业?!?

    在场众人哈哈大笑,皆言不可能。

    秦浩明独自默然,因为只有他知道,这是真实的历史,而且还有佟养性纪念馆,光明正大为其讴歌颂德,不知改变了多少历史,惊呆多少人眼球。

    半饷,跟随秦浩明一起来的吴锋握着双拳说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

    历史或许会有歪曲,但终归能够拔乱反正自行修复,秦督不必担忧太甚!”

    “也是,吾等读书人绝不能让此事发生,定当除魔卫道,捍卫真实的历史?!?

    杨廷枢意气风发,呼应吴锋的话语。

    秦浩明不动声色,既不附和也不言语,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不管怎么说,随着他到来,历史已经改变。

    那,就决不能和后世一样,让建奴入主华夏。

    PS:感谢书友蓝冰封神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