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六十三节 年底总结

第四百六十三节 年底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十二年,隆冬时节,年关抵近。卢欣荣坐着暖轿行过街道,从新宅邸前往总督府。

    暴雨的天气里,街上行人商贩已经不多,偶尔淋雨的身影遮着头从视线中跑过。

    福州对他来讲,才刚刚来两三天,一切还比较陌生。

    车厢内,卢欣荣衣冠整齐,面容严肃不苟言笑,然而直挺的背脊,看的出此时的意气风发。

    作为秦浩明体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将领之一,独自领兵在外,辅助秦督掌控着登州卫和舟山群岛基地,已是无上的荣耀。

    读书人一方面将圣贤的书籍传承下去,一方面就是让自己光宗耀祖,说没有私心,一心只为圣贤事,说出来自己都不信的。

    暖轿停下来,卢欣荣撩起帘子从车撵下来,同时进入府衙的还有刚刚下了马的董长青、洪迪新等人。

    表面上大家拱手见礼一番,私下里该耍心眼的终究还是会耍。

    一路走过府衙后方的庭院,穿过廊檐,偶尔大雨落在人的肩上,在进屋前,弹了弹水渍,随后推开门。

    一道身影正坐在长案后面,闭着眼睛听着丝竹之声,听到脚步声,也不动,只是伸了伸手,让进来的众人在两侧坐下来。

    在他几案上,铺满了竹简,地上有几张皮制的地图,上面赫然写着琉球……

    秦浩明心情似乎颇好,待众人落座后,微微睁开眼,朝大家笑了笑:“年关将至,大家都聚一聚,联络联络感情。

    又接连几日大雨耽搁了不少事情,不过也正好让我们歇上一阵,下一步方才走的出力气?!?

    “有些情况大家还不是很清楚,军事方面先请阎司长汇报一下,大家心里也好有数?!?

    今天的会议如果按照秦浩明来看,基本属于年会,无非是汇报总结之类。

    于他而言,心里已经有数,只是对刚回来的卢欣荣和董长青等人来说,却是大事。

    阎应元站起身,捡了几个重要的事件,算是对汇报。

    总的来说,目前还是偏向军事方面,政务方面还有欠缺。

    用了差不多近半年的时间,秦浩明才算是全部接管了福州防务,在各个重要的职务上,都安插上他的心腹手下。

    像无能的将校,不是找理由辞退,就是找到罪证,将其下狱,威慑住一旁不老实的家伙。

    但更多的官员都被秦浩明安插人,分走了一部分权力,当然这部分人,都是愿意效力秦浩明的。

    那些背地里不安分的家伙,都已经被秦浩明撤的撤,杀的杀,手里握着刀把子的秦浩明,还真不怕有人不老实。

    这不,通过点检,秦浩明抓了个典型,找出罪证,宰了几个守备副总兵后,所有人都老实下来。

    这个时代,有那个官员屁股底下是干净的?秦浩明让浩子、李想等人,随便搜罗一下,就能找出他们的一堆罪证。

    还没就用雷霆手段,只是告诉手下的官员,老子不想用你了,也不追究你之前放下的罪过,你就老实的拿着以前贪墨的银子,给老子滚蛋。

    要是你不服,想给老子搞事情,那老子就让你连个富家翁都做不成,该怎么选,你们看着办。

    果不其然,有了杀鸡儆猴的效果之后,随后再被秦浩明撤职或是架空的官员,也都不敢说什么。

    所以这半年来,福建全境的防务,就全部由秦浩明掌控。

    至于他名义上可以接收广州的防务,他却没着急派人去接管,只有一个张云在那里,还是打着赈灾的名义。

    实在是因为,广州一则远,二则比之福建的重要性颇有不如。

    不管是从面积还是人口,广州目前都无法和福建相比,而当地情况又错综复杂,贪多嚼不烂,暂时秦浩明不想踏足那处泥潭。

    先将福州这一亩三分地弄好,然后秦浩明再腾出功夫去接管广州防务也不迟。

    而且,秦浩明其实也在等一个适合的时机,要知道最近他得到消息,西北叛贼蠢蠢欲动。

    阎应元讲完,下面掌声一片。洪迪新正要汇报政务时,秦浩明抬抬手把他拦下来。

    因为政务他还是和巡抚衙门张肯堂,左右布政使共同管理福建,并没有什么强硬的举措出台。

    当然,这里面有他的意图,军权在手,政务还少得了吗?

    此时,后勤的一名书记官将一搭子大小不一的银票分发给众人,秦浩明也抽了一张出来仔细观看。

    应该说,这张银票的样式其实十分简单,长约六寸宽约四寸,纸上印有浅绿色的花纹。

    在纸的正中,写着‘凭票即付足银一千两整’十个字,完全是毛笔手写,字体还有些潦草,不过还是能看清楚数额。

    银票的右行写着庄票号数,左行有应解日期,左下还有钱庄的名字。

    票面上还有几个图章,箝口印盖在银票正中和留底骑缝处,年份花章盖在银票的左上角,庄章盖在面额上。

    秦浩明此时拿在手上的银票,是一张出自裕隆钱庄的银票,但在他看来,这种银票实在是太粗糙简便了一些。

    可却是实实在大的价值一千两花银,不记名,无须凭证,见票即付,基本上跟钞票也差不多了。

    通过了解,秦浩明对这个时代的钱庄,也算是有些了解。

    发展到了如今,钱铺、钱庄、银号,其实已经很发达完备了,出现了不少类似后世银行的功能。

    此时的钱庄,不但能存款还能放贷,甚至还能异地划汇等。

    同时还经营如铸造银锭,鉴定成色,兼营首饰等等,经营业务众多。

    其中,就有发行银票这一功能。

    银票是钱庄所发行的信用纸钞,一般来说,不用经过官府批准,自行发行。也不用什么保证金之类的,但也与钞票有很大不同。

    此时的大多数钱庄的庄票,其实类似于一张存款单,把钱存入钱庄,可以开取一张银票。

    银票大致有两种,一种就是现票,完全不记名,谁持有谁就得取现,见票即付。

    不过,仅限于本钱庄兑现,而且有些没有分号的钱庄,还只能本地取现。

    还有一种银票,则同样是不记名的,但却有到付的日期,流通没问题,但取现必须得等到注明的到期时间,才能兑现。

    总之,大抵就是如此,银票的数额不定,完全是存多少就是多少。

    既可以是一百两,也可以是一万两。

    不过,一般只有极大的钱庄,才会开这么大的银票,一百的情况下,一千两银一张的银票,已经是相当大面额了。

    “众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吗?有谁熟悉它?”

    秦浩明举着手里的银票,笑嘻嘻的问道。

    PS:感谢书友170107011135226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