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六十八节 这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第四百六十八节 这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订下具体的政策方略,整个总督府在年关来临之际,忙得不可开交,包括秦浩明自己。

    大明银行还好,毕竟跟钱庄的业务有重叠的功能,众人对此了解一二,干起来有方向目的性。

    可国资委在这时代属于崭新的部门,听起来比较抽象,涉及的部门众多,要求专业的人员不同,需要秦浩明自己多操心。

    尤其是在人员的选择上,许多事情需要他拿主意??烧缜睾泼魉?,这是一篇绝好的文章,做好了,足以名垂青史。

    做不好,可就要焦头乱额,后继无力了。

    福州鼓楼区津泰路毗邻总督府西南角,历来是福州城最繁华的商业用地。周边住着的,也都是非富即贵。

    但在年前,靠近这里的住户,都陆续搬了家,不是他们想搬,而是总督府的命令,他们必须搬。

    条件很优惠,总督府拨给他们土地、银钱作为补偿,且帮他们租好房屋,还有其他一些商业优惠。

    时下,大多讲究民不与官斗,很少人愿意惹麻烦,况且,总督府在民间官威不错,至少没有扰民。

    随后,这些民居悉数被拆除,一间间小店面也重新整理,转而重新规划安排,且有三个百人队,驻扎在此,负责工程进度。

    没错,工程抓得很紧,由负责政务的二司司长洪迪新亲自负责?;蛐泶油饷婵床怀鍪裁?,但内里却已经生了极大的变化。

    而且细心的福州百姓发现,那里的警戒一天比一天严格。

    虽然直到现在,一般的普通百姓还是不清楚,这个挂着大明银行总行的衙门具体干什么,但只消看这排场,那就不得了。

    福州是省会,各类衙门不说多如牛毛,那也是一抓一大把,可没有见到其它那个衙门有这种规格的?;?,几乎可以比拟督抚衙门了。

    而此时总督府后院西阁楼,也在进行着另一场高层次的对话。按将士们的说法,这里是二夫人颜芸娘的住处。

    一进院,正中一条青灰的砖石路直指着厅堂。

    厅门是四扇暗红色的扇门,中间的两扇门微微开着。侧廊的菱花纹木窗开着,干净爽朗。廊前放着藤椅和藤桌,离藤桌三尺,花草正浓。

    原本就豪华的院落,竟在花草的衬映下显得生动质朴了些。

    大清早,寒风尚在呜咽,秦浩明已经在厅堂内亲自沏茶,招待应约而来的郑芝龙。

    “当不得,秦督,末将自己来?!?

    郑芝龙站起身,就待亲自端过茶水。

    “郑总兵客气,时至今日,你我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需如此?”

    秦浩明摆摆手,微笑着把茶用茶托放在郑芝龙茶几上,接着给作陪的颜芸娘一杯。

    这让颜芸娘一脸羞红,奈何爱郎死活不让她动手,为之奈何?可心中的甜蜜却不经意透露在脸上。

    郑芝龙不比其他人,原来是她父亲颜思齐的部下兄弟,现在勉强算是娘家人,自己和秦郎大婚时,他可是出了近百万的嫁妆,替她挣足脸面。

    虽说因为秦郎和他是上下级关系,郑芝龙曾经明言不敢以娘家人自居,但这份情义,彼此是存在的。

    故此,秦郎在郑芝龙面前尊重她宠爱她,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秦督,末将了解了一下,闽粤海商有些人出海未归,年前恐怕太仓促,不如来年元宵节过后如何?”

    郑芝龙以为秦浩明紧紧召见是因为海关总署之事,急忙说明情况。

    “此事不急,今年已过,等明年出海也得五六月份,信风来临之际方有人出海,再说他们也要准备货物。

    今天倒是有一桩富贵,看看郑总兵有没有兴趣?”

    秦浩明抿着茶,把组建大明银行的详细事务和策略一一告知郑芝龙。

    银行不怕股本多,资金越多越好,信誉足。

    这样,可以加快速度布局网点,而且,认真说起来,郑家在闽粤两省目前的号召力,强过总督府,这是不争的事实,无需遮掩。

    “秦督,这得……这得吸收多少银子啊,按照您的说法,我们需要给人家付利钱,如果真的收上来上千万两白银,那一年单单是利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再加上雇佣人员的薪水,四处租赁的店铺,这……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末将自己也有钱庄,可知道这其中利润……

    若是其它钱庄使坏,联合起来挤兑大明银行,这垮掉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啊,请秦督慎重!”

    郑芝龙听完全部章程,只是微微思索,便说出心中的顾虑。

    “哈哈……”秦浩明朗声大笑道:“郑总兵,你这就多虑了!但凡是将钱存入银行的,谁没事会将它再取出来?

    即便是利钱,他们也希望在银行里存着,再挣利钱??!只要钱没有进入这些储户的口袋里,那控制权就是我们的,你怕什么?

    即便是几个城市出现挤兑的风潮又算什么?大不了我们从其他的州府调拨就是了。从这个角度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我们的银子收上来,是要拿出去做投资的,是要放贷的,这些收益远远高于给储户的利钱!稳赚不赔!”

    郑芝龙依旧蹙着眉,低头沉思。

    理是这个理,十万个人在一段时间内,将银子存入银行,但是他们不会在同一个时间内,再将钱取出来,这比借高利贷做生意是划算多了,可是……

    “可是秦郎,做生意有风险,您别忘记,我们有成本的。

    年利五厘,也就是人家存入一千两银子,年尾结算,要给人家支付五两银子的利钱……

    你要知道,按照你说的,我们一个月接受存储一百万两,一年下来就是一千多万两。

    即便是一千万两,单单是利息,我们就要付出五万两,五万两?再加上雇佣的人员薪水,场地费用,我们每年单单是成本就要超过十万两了!

    真的挣得回来吗?用不了几年的时间,把本钱全部都赔进去都是有可能的?”

    颜芸娘唯恐不乱,笑嘻嘻的把其中的关键问题点明。

    “十万两成本?怕是远远不止呢?”

    秦浩明眼角扫过风情万种的爱妻,惬意的呡着茶水笑道:“要是有郑总兵入股,明年年内,本督会在苏州、京城、松江、金陵、南京等地开设分号。

    这些分号,加上雇佣的人手,以及要付给人家的利息,一年下来,不会低于二十万两,甚至三十万两都未必挡得住……”

    “那秦郎还这么有信心?”

    颜芸娘低眉顺眼,浅笑嘻嘻问道。

    此时,郑芝龙也明白过来,这两夫妻一问一答,好像唱双簧一样,目的便是解除他的疑惑。

    可明白归明白,郑芝龙还是非常好奇,这里面的门门道道究竟是什么?

    秦浩明朝郑芝龙点点头,自信的说道:“成本确实很高,但不要忽视,我们可以在这其中赚到多少钱?

    我们手中有一千万两银子甚至更多,难道就不放出去了?现在大明的高利贷如何计息?

    月息三分利,或者月息五分利,而且还是驴打滚的利息。

    大明银行可不会那么黑,放出去的贷款,月息一分利,年息十分利,而且取消驴打滚的计利方式。

    可以想象,一旦我们推出这项政策,那整个大明的商户都会跑到大明银行来贷款。我们即便放出贷款五百万两,一年下来,那都有五十万两的利息?!?

    “可是,秦督您要搞清楚,真的有那么多人跑来借贷?谁家没事情,借贷玩?那可是要还利息的??!”

    郑芝龙回过神来,继续问道。

    “郑总兵,你不会不清楚,商人无利不起早!

    相比一个月一分的利,他们做生意,那可都是一成、两成,甚至四成五成的利润,这么一点风险,那么大的收益?

    如果搁你做生意,你会不冒险一试?与风险相比,这利润太大了!所以,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经营茶叶不要钱?经营丝绸要不要钱?经营瓷器要不要钱?经营粮食要不要钱?所有的行业,都要本钱。

    你们看就是,本督断定,大明银行开业之后,要求借贷的人会跑破银行的门槛,趋之若鹜。

    而我们只要审批他们的资质,看他们是否符合条件,再决定贷不贷?”

    银行怎么可能赔钱?空手套白狼的游戏,还有那一进一出的四成铸币费用。

    只不过,事情伊始,还没有到那一步,没必要多说。当然,秦浩明内心也是有意隐瞒,不让郑芝龙知晓。

    毕竟,是敌是友,今后真的很难说。

    “好,秦督,末将不是爱占便宜之人,所有事情都是您的打点和主意。郑家投入五百万两白银,只要占据中三成的股份就可以了!

    不过,账房中要有郑家的人?!?

    话说到这里,郑芝龙顷刻之间就做出决定并提出要求。

    做生意,看的是长远,他现在已经完全相信秦浩明就是一颗摇钱树。

    只要两个人相处的融洽,未来多少银子赚不到?哪怕就是让给秦浩明一些干股,那也是完全值得的!

    “成交!账房中你要多少人都可以,本督做生意,讲究规矩,历来账目公开,清明。

    而且,每年一审,双方同时委实查账高手介入。说实话,本督也怕下面人做手脚,欺上瞒下??!”

    事情谈妥,秦浩明哈哈大笑,心中无限欣慰。

    大明银行对他太重要了,是快速崛起计划中关键的一环。

    打造水军、筹办各项厂矿跟生意、招兵、打造武器等等,都需要钱。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办不了。

    虽然还有打土豪这一办法,但终究死水一潭,总有尽头,今后会有律法,远不如广大民众的力量。

    而且,开办银行他还有两层用意没有说出来。

    说句实在话,大明银行利息如此之低,好处都被商人得到了,他们都挣到钱,那挣到钱之后呢?

    他们自然是要交税的,最后得利的是谁?

    总督衙门肯定是其中之一嘛!

    还有就是,限制大明无良商人,扶持和自己一道,甚至是定南军的家属,让他们做大做强,取代奸商!

    七天后,李惊蛰亲自从芜湖赶到福州,除了按照秦浩明的意思,用两百万代替“税金”,并且主动要求出资五百万,入股大明银行。

    最后的结果,是秦浩明倾尽全力,为大明银行筹集二千万的股本,蓄势待发,就等年后的开张。

    而等待闽粤两省甚至其他省份的钱庄,用秦浩明的话讲就是:

    用不了一两年的时间,他们就要全部被打趴!要么关张大吉,要么被大明银行给吞并,这是他们唯一的下??!

    腊月二十八,把面发。

    随着张云带着大军和从广州搜刮的一部分粮食回到福州,总督府终于开始封印,准备一年一度的春节。

    “今日大家基本聚齐了,把火烧起来!今日不醉不休!”

    总督府将校食堂,刚从临浦归来的余佑汉大声喊叫。

    “对对对……今日有新鲜的秋刀鱼,鱼刺少,肉质紧密,下酒正适宜?!?

    众人久别重逢,连一向冷漠的董长青也高声大叫。

    “秦督,放假了,今日与我等共谋一醉吧?”

    远远的,李想看到秦浩明走过来,涎着脸说道。

    “一起!一起!一起!”

    张云太久没有见到兄长,此际也唯恐不乱跟着大叫。

    “一起!一起!一起!”

    食堂里所有人都挥舞着手臂呼喊道。

    走进来的秦浩明见到食堂内既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有武将,更有文人,可谓济济一堂。

    “一起就一起,谁怕谁,今日都放开了喝!”

    秦浩明大手一挥,豪爽说道。

    于是秦浩明很快就被大家围攻了,连贴身?;さ暮谱佣蓟敌ψ啪戳怂胪刖?。

    “谁敢再来?”

    秦浩明把碗一丢,有些微红的眼睛环视一周。

    众人一窒,然后有喝多了的将校不管不顾准备上前。

    浩子对着大家微微摇头,秦督好酒,可酒量不好,酒品也一般,所以适可而止最好。

    秦浩明没看到浩子在身边的动作,得意的大笑:“哈哈哈!本督的酒量果真是天下无敌了吗?”

    哈哈哈……

    食堂内再也忍俊不禁,放声大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