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七十二节 冲突开始

第四百七十二节 冲突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初三早晨开始,各家各户的年事基本都差不多了,按照华夏习俗,是要彼此串门拜年,人情往来。

    小门小户不去说,可官宦勋贵之间的走动却不能这么简单,这等大节日,正是最好的机会。

    平日里不敢送的礼物,不敢说的人情,此间都可以通融一二。

    总督府里自不必说,福州城里其余各家首脑也都是热闹犹如集市,左布政使李一平家尤其如此。

    巡抚张肯堂不是本地人,早已回家省亲,故而在福州城里除却总督府,就属李一平最为显贵。

    特别是他专管一省的财赋和人事,都是肥得流油的营生,位高权重。

    商人的事情还好说,可这人事的问题就显得非常关键。

    都说礼部是名义上的六部之首,吏部是实际上的第一。而左布政使,在福州就相当于吏部,李一平,就是福州的吏部尚书。

    他负责福建省官员升迁考核,这可是关系到大家前程,天下第一等的人乃是官,这吏部是管着这官的。

    虽说只能决定六七品以下,再之上的就需要听总督府和巡抚衙门的意见,可手中的权利,就足以决定能做小府知府以及很多要害差事的官佐,实际上决定了许多人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而且,现在总督府偏重军事,政事没有怎么过问,许多升迁考核只是过场,福建省那么多官吏,怎么管得过来?

    县官不如现管,所以还是李一平做主。

    由此,左布政使李一平府上,那真真是人声鼎沸。

    送礼的,替人送礼的,天还没亮就在门外排队。

    李一平和他的老丈人姜明发深耕福建多年,手腕活络,能屈能伸,结果福建政坛风云变幻,他老人家就是赫然不倒。

    大家都看的明白,所以这送礼的人一年比一年多,礼物也一年比一年重,李布政使尽管讲究圣贤学问,可对财帛却也没什么反感。

    一名穿着黑底红花纹袍子的中年人,骑马缓缓靠近了这片区域,时候尚早,布政使府的管家刚出正门。

    后面来人谁也不愿意让位置,不过这个中年人却没带什么礼品,就是单人骑马,走了不远就拐进了边上的胡同。

    这边应该是布政使宅邸的侧门,送礼的人都已经排到了一条街之外。

    中年人把马停在侧门,看侧门的下人却是认得他,笑着寒暄几句,就让这中年人走了进去。

    李一平的宅邸颇为广大,那中年人进的是侧门,七拐八拐的也不是朝正中走去,反倒是进了后面的一个别院。

    在这个小院子之外,就能听到年轻女子的嬉笑声,在一向被认为道学先生的李一平府中,居然有这样的声音,那可真是异数。

    中年人见怪不怪,抬手拍了拍门,一名美貌的丫鬟打开了门,见到是这个中年人,却立刻脸色恭谨的弯腰施礼,领着他走进屋子。

    这别院的房屋已经不是寻常官宦人家能有的了,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热气从地面升起,显然还烧着地龙。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脂粉香气,暧昧的呻吟声不时的从边上传出来,那名丫鬟脸色如常的走进卧房通报,显然是习以为常。

    不多时,一个仅仅穿着丝袍的年轻人搂着丫鬟走出来,这年轻人初看倒也有几分文气,可细看就发现脸色青白,举止形容极为的随意,标准的纨绔公子哥摸样。

    见到这人,中年人连忙站起,躬身问好道:“李公子,这年过得可好,送来的两个扬州瘦马可还合用?”

    那公子哥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手巾在脸上胸口擦拭了几把,摆摆手说道:“老林,随便坐,来本公子这里还这么客气什么?”

    说完之后自己先朝着太师椅上一歪,撇嘴笑着说道:

    “这两个瘦马虽然西北出身,真想不到这样好的功夫居然还是黄花闺女,老林你找到这个花了不少力气吧!”

    那林姓中年人欠身笑笑,温和的说道:“李公子用的高兴就好,再过几个月,还有新货送来,到时候还要请李公子品鉴一二?!?

    听到这话,李公子嘿嘿笑了出来,林姓中年人停顿了下,沉声说道:“今日过来,却是有件事要麻烦公子爷,这大过年的,实在是对不住?!?

    李公子心情正好,拍了下那丫鬟的屁股打发去端汤水过来,大大咧咧的摆手说道:

    “你我朋友,有话尽管说。但今后要安排人的话,最好不要在宁德府和泉州府。

    这两个府,一个是郑芝龙的地盘,一个总督府已经插手,想进个八九品都难,要是去其他府县,就算县令本公子也敢许给你!”

    “公子爷的恩情,林某铭记在心!这次来,是因为一个朋友,在年初二的时候被总督府的人抓了……”

    说到这里,那位李公子神色立马有变化,开口冷声说道:

    “老林,总督府的事情就算我家老爷子也不敢插手,求到本公子那更是白费,还是不要说的好!”

    那老林脸上始终有淡淡的笑容,丝毫不动情绪,欠身客气的笑道:“总督府最近势大,遇到那种事林某怎么敢来劳动公子?

    可现在人是关在福州府的大狱里,我那朋友是个开妓院的,周二被总督府一个姓吴的士子同福州府的衙役抓了进去!”

    一听是福州知府衙门,李公子松了一口气,用手轻拍了下边上的茶几,笑着说道:

    “无非是要敲点银子,老林你给他们不就是了,妓坊可是个聚宝盆??!”

    “公子爷说笑了,要是要钱,我那朋友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不过大过年的下手这么狠,怕是要谋夺产业??!”

    老林说完,那王公子脸上已经变得颇有把握,又笑道:

    “小事情,等下我就叫人去找福州府的推官,他昨日才来我家拜年问候,又想着放到外地,正好使唤?!?

    林姓中年人连忙站起,抱拳致谢,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个信封,递过去说道:

    “府里什么都有,就不现眼里,区区阿堵物,不成敬意!”

    “好带话给你那朋友,预备五百两上下打点的银子,把嘴闭严实了,也好捞出来?!?

    说完打开信封,里面露出大小银票,王公子看着这个,嘿嘿的笑起来……

    正月初五这天,早上就开始下雪,福州推官黄森却来到了东城的福州府衙门。

    按照规矩,现在属于休假,无事的话,正月十八来才是开衙的日子,何况是这样的大雪天?

    在大堂上烤着炭火打盹的几个差役,看到黄森过来,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忙跪下问安。

    推官黄森却根本不理会这些,只是烦躁着催促说道:“去把陈班头叫过来,事情十万火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