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七十九节 说漏嘴了

第四百七十九节 说漏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两盆炭火温暖的烘烤着,小黄羊肉质鲜美,美酒好肉,黄森眼皮打架,眼看着就要趴到桌子上去打盹的趋势。

    “老爷,老爷……”

    突然从前面传来了衙役的叫喊,黄森猛地一顿,头重重的磕在桌上,酒顿时清醒了一半,摸摸脑门怒喝道:

    “大过年的穷喊什么,嚎丧嘛……”

    “乱套了,乱套了……喜通当铺、醉红楼被砸场,周老板被掳,生死不明……

    城里青楼、酒楼、茶馆要征收经营许可证,说是福州知府衙门下达的命令,还成立什么治安司,由陈班头主持……”

    “是谁……”

    话刚出口,黄森猛然醒悟过来,挥挥手让衙役出去,怔然若失。

    一会,府中暖轿从侧门而出,朝着布政使府邸匆匆奔去。

    同样的,李想在得到情报时,想第一时间上报,却被总督府告知,秦督和三位夫人在冶造局。

    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很奇怪,堂堂的两省总督怎么在新春佳节之际,吃饱饭没事干带着夫人跑到那等肮脏之地,岂不有毛???

    只有李想知道,冶造局是秦督的心头宝贝。

    不说别的,自己就不知道多少次亲自陪同前往,带着秦督画的一些看不明白的图纸,一呆就是好几个时辰。

    不要说,今日冶造局肯定是有成果,秦督才会带着夫人前去检验。

    要知道,秦督可是有命令,不管何时何地,只要冶造局的工匠们造出图纸上的东西,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他。

    李想过去的时候,冶造局里好生热闹,侍从室的几位大人也陪同在旁。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在工地外搭着一些简易的棚子里,密密麻麻的放着一些做成了奇怪模样的煤球,成圆柱状,中间是分布均匀的孔洞。

    而在那个三面透风唯一有墙的那一面,这样的玩意高高的码了起来,起码有上万个之多。

    空地外,一只煤火炉摆在那里,众人围着看中氶陈美春看如何使用。

    先把柔软的干草放在炉子里最下方,取出火折子用力吹燃,先把干草引燃,再放上粗些的干柴,和以往火炉点火没有什么不同。

    等火炉中有底火时,陈美春用火钳子夹起了一个煤球,放入了火炉子,特制的煤火炉也是圆筒形,孔径比煤球稍大,刚好允许一只煤球放入。

    众人看的很认真,也很好奇。

    秦督大过年的把大家召集过来,说有好东西让他们见识,甚至说要改变自然,改变环境,要……总之,说得非常玄乎。

    哪里想到过来的时候,竟然是对散煤的使用,这让众人心里腾起,秦督是在耍他们。

    不过,他是老大,一切他说了算,众人也无可奈何。

    在陈美春的操作下,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见有火焰从煤球的孔洞里透出,煤球开始发出蓝色的火焰。

    煤火炉的深度刚好容下两只煤球,等第一只燃烧起来,陈美春又把另一只放入,并用火钳子把两只煤球的孔洞对齐。

    众人看到火焰从下面的一只煤球孔洞里冒出,向着第二只煤球孔洞舔去。

    煤火炉的顶部设计成一圈凸起,刚好把一只水壶或者锅坐在上面。

    陈美春灌满了一铜壶的水,放在火炉上,约一炷香时间,便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壶嘴里冒出的白烟。

    “水开了!好快??!”戚婉如开心拍着手掌,欢呼雀跃。

    “夫人,秦督设计的这东西叫蜂窝炉,煤球叫蜂窝煤,一只煤球能烧将近一个时辰,做一顿饭没有任何问题。

    不用的时候就用铁片把上面封住,再把下面的进风口用木塞子堵住,就不会再燃烧?!?

    陈美春把铜壶从上面取下来,给众人示范。

    瞅着炉膛里烧得正旺的火,旁边的洪迪新疑惑地问道:“陈中氶言过其实了吧?这怎么可能烧那么长时间?”

    “大人请看?”陈美春蹲下来,伸手将蜂窝炉上的一截小小的铁片插了下去,那炉中的火便眼见着黯淡了下来。

    “众位大人,这是风门,只要将这个风门关上,这火便会小下来。

    晚上放一个新鲜的蜂窝媒进去,关好风门,第二天一早起来,火还是可以燃烧。这个时候只消打开风门,再换上一个新煤,极短的时间,火便烧得很旺?!?

    “这样??!”众人恍然大悟,再想到这是秦督亲自设计,看向秦浩明的眼光多少有点不同。

    “这么说来,还真是不错?!倍自谀抢?,洪迪新一上一下的拨弄着风门,看着那火时明时暗,好像再思考什么。

    “这都是不值钱的散煤渣,块煤被运走了,这些普通的散煤就没多少人理会。

    百姓基本上还是伐柴砍树来取暖,有钱的便烧白炭。因为煤这玩意儿,烧起来还是有味的,而且这些散煤也着实不好收拾。

    加上它烧起来有味道,冬天放在密闭的屋内,还能毒死人。

    现在秦督这样设计,炉子外面多加了一层,在内里装上水,便可一物两用。

    一来呢,这些水汽冒出来,可以中和烧煤的味道。二来,家里有这样的一个炉子,冬天里便随时都有热水用。

    如果把火完全打开,内里的水很快便能烧开?!?

    “的确有很多妙用?!毖钟υ尢?,“那还会毒死人吗?”

    “元亨,其实这炉子完全烧着的时候,不会出现那种毒死人的玩意。但在关上风门的时候,还是有些危险。

    所以在关上风门之后,还是尽量不要放在屋内。

    如果一定要放在屋内,最好也放在通风之处,虽然有水气中和一部分毒气,但终究还是有一氧化碳溢出来的?!?

    涉及到这个问题,陈美春答不上来,秦浩明却在一旁搓着手,替大家普及小常识。

    “不过虽然有这坏处,但相比起他的益处来,倒可以忽略不计?!毙斫茉谂圆辶艘痪?,接着摸着头疑惑道:“只是,秦督,这一氧化碳是什么东西?”

    啊呀,说漏嘴了,真要跟他们解释起来,说到明年也说不清楚。

    “煤炭的一种毒气?!鼻睾泼髑崦璧匆痪淝那拇?,继而转头对众人说道:“大家一定很好奇,本督说它是宝贝。

    并且在这春节期间,把各位大佬从家里叫出来,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言过其实?”

    秦浩明说得有趣,从他口里说出大佬两个字,在场许多人都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秦督,这些东西都是用煤渣子做成?”

    笑过之后,洪迪新开口问道。

    “当然,每只煤球中还掺了两成的黏土?!鼻睾泼骺隙ǖ牡愕阃?,并且开始爆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