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八十九节 三件大事

第四百八十九节 三件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棘手?有天子、你、我联手,还有谁能挡?”秦浩明霍然站起身,挥舞着双手霸气地说道:

    “不要管太多,郑家只要负责把没交?;し训纳檀傧吕?,其他的一律本督来对付。

    本督倒是要看看,有谁肝胆来捋虎须?!?

    这就是秦浩明要求郑家加入海关总署的原因,以他的目前战舰,尚不足游弋整个南海,也没有实力对付如此多的海商。

    后顾之忧解决,郑芝豹舔舔嘴唇,一脸希翼地看着兄长郑芝龙,等待他的答复。

    乖乖,一船收三千两纹银,他们一年就有千万之巨。若是加收几十倍上去,虽说只有三成归郑家,可几千万还是轻轻松松。

    “行,那就先试试?!?

    郑芝龙原本就是一方枭雄,如此巨大的利益摆在眼前,岂有错过的道理。

    “不过秦督也要多加小心,这些海商背后站着都是江南东林党人,若是他们联合起来,势力不容小觑?!?

    郑芝龙到底沉稳些,又补了一句。

    “哈哈哈……痛快!”秦浩明哈哈大笑,心怀大慰,“郑总兵无需忧虑,须知东林代表江南,可江南却非东林。这里面,可不是铁板一块。

    从长江向南直至两广、福建,无数的工坊,无数的海商,无数的豪门,若是使用得当,便是纵横天下的本钱。

    为天子可救国救民,为定边可开拓四海,这就是本督的志向。

    至于前期的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只要本督能给他们带来利益,这些都不算什么?!?

    秦浩明的心里,有一盘大大的棋局,此刻正随着郑芝龙的加入,渐渐拉开帷幕。

    “利益?”

    郑芝豹困惑的挠挠头,收人家如此巨额?;し?,还有什么利益大得过?

    “两位将军,家国天下,天下国家,既有家亦有国,南北方万千是家,合起来便是国,上有天子朝廷,下有亿兆黎庶,这便是大明。

    听本督一句,这海关总署的利益,咱们收个五六年是没有问题的,可要想世世代代,天下恐怕没有这样的好事。

    毕竟,亿兆黎庶的钱财,不可能由一家一姓长期把持。天子也好,本督也罢,还有你们郑家,见好就收,才是正理。

    希望你们有心里准备,如此,也不枉你我相交相识一场?!?

    郑芝龙历史上虽然走错路,可毕竟没有做什么坏事,秦浩明这算是给他一次机会,希望他能识趣。

    “谢谢秦督指点?!?

    郑芝龙微微颌首,不知所想。

    “走,带你们按摩去!”

    事情一切顺利,秦浩明耸耸肩,站起身朝外走去。

    休息一下午,晚饭之前,秦浩明叫过李想,低声耳语。

    秦浩明离开鼓山军官招待所时,已是月朗星梳之际,钻入松软舒适的车厢,马车便缓缓启动,向总督府驶去。

    李想如同秦浩明的影子,适时出现在马车旁,熟稔地进入车厢,等待着秦浩明的问询。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鬼样子,秦浩明无奈摇摇头,随意问道:“安排得怎么样?”

    李想笑道:“一切顺利,就等秦督发令!”

    “算了,一起跟你走一趟,这些太监可蛮横得紧,出发?!?

    月光下,秦浩明露出浅笑,志得意满。

    福州城,市舶司李太监官邸。

    “快看呀,下雪了!”一着翠色衣裙的丫头拿手掩着嘴,半晌才尖声叫唤,召来更多的人。

    漫天的鹅毛大雪簌簌飘落,地下薄薄积雪,映得一天一地的银装素裹。

    寒风一阵比一阵够劲儿,像小刀子割着似的,直吹得人骨头都生疼了。

    满园的红梅,瞬间开得盛意恣肆,在水银样点点流泻下来的清朗星光下如云蒸霞蔚一般,红得似要燃烧起来。

    花瓣上尚有点点白雪,晶莹剔透,映着黄玉般的蕊,殷红宝石样的花朵,艳到了极致,却倒让人心里生出一丝凄然。

    四周万簌俱静,香楠木香几上的铜制小香炉熏烟袅袅,合着楠木的清香,如淡雅的兰花香息,飘忽鼻端。

    清冷的月光从雕外窗棂外洒了进来,地上似凝了一层如纱般淡薄的白霜。

    李太监依窗而立,焦虑不安的双手在窗棂上来回的敲来打去。

    这夜静谧的让他烦躁不安,缓缓的阖了阖酸涩不堪的眼睑,望着庭院里梧桐树上凋零的落叶,长长地吁了口气。

    花残叶枯,只要是花草树木皆摆脱不了这凋谢的命运。那么人呢?

    拢了拢两鬓已有几许斑白的发须,眼角的纹路此时显得更加的深刻。

    推门走出书房,朱色官袍在夜空中翻飞得狰狞,墨青色的官靴踩在冰凉的青砖上瑟瑟作响。

    冰飕飕的夜风穿堂而过,几许残败零散的花瓣在枝上微微的颤晃,潮湿的空气里带着某种香甜的味道,那美丽得几近柔弱的花瓣就轻轻的盘旋于地面之间,像极了初冬簌簌飘落的雪花。

    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蜿蜓曲折的回廊尽头,一缕微弱昏黄的光线出现在他面前,投在满是墨绿色青苔的小径之上,泛着一层幽幽的光晕。

    一面容惨淡,额上已浸满一层密密冷汗的灰衣老者,手提琉璃灯躬身立于他身前。

    是李?!罡拇笞芄?。

    平日说话做事沉重、稳定,在李太监手下当差几十年来从未见他如今日般惊惶失措之态。

    他做事一向井然有序,从未出过任何茬子,如今看他手足失措的模子,想来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太监眉目紧蹙,是有所悟。

    微微颤抖着双手,蓦然转身,厉声道:“快走,出去瞧瞧!”而后,大步流星地向前院而去。

    一入中庭,便隐隐听见府里一片喧哗,烛火亮如白昼。这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一时不能适应,微眯起那布满皱纹的双眼以缓和烛火刺目的光线。

    “总督府带着一大批军汉把府邸包围了!”

    李福提着琉璃灯紧随其后,慌乱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上气不接下气地道。

    厅中的家仆丫鬟闻言全都面面相觑,惊慌之色,尽收眼底。

    微信省流量免费,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