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九十二节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第四百九十二节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四月细雨绵绵,天气阴冷潮湿,一般情况不是让人心情舒畅的日子。

    可总督府众人却例外,每人步履匆匆冒着小雨进进出出,忙得脚不沾地。因为,大家看到一股蒸蒸日上蓬勃发展的新气象。

    尤其是秦浩明,最近更是心怀大慰,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一切都步入正轨,冶造局和兵仗局时有捷报传来。而新开业的大明银行,更是让他充满无穷的斗志。

    仅仅十天,吸纳存款一千三百万,而且还在不停的壮大中。这还是有些大海商对他不满,或者有些人在观望的情况下。

    江南沿海之富裕,由此可见。

    当然,这里有一部分是总督府和郑芝龙集团将士的功劳,作为他们的老板,将士们自然信任。因为,俸禄都是他们发的。

    见外面小雨稀疏,秦浩明叫过阎应元,朝总督府外走去。

    于山酒楼离总督府不远,步行一刻钟即可。

    如今,它是附近最有名的饭庄,誉满福建,是总督府招待贵客的指定地点。

    整个酒楼富丽堂皇,豪华气派,比之京城的那些酒楼丝毫都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普通人想要在酒楼一饱口福,有些难度,特别是其中的高级雅座,每个人的最低消费都要在百两之上。

    外面的大堂的消费都不在少数,一顿饭吃掉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只是平常事,它已经成为了普通人群高不可攀的符号。

    今天,于山酒楼更加热闹非凡,原因无他,因为总督大人在此宴请张溥、杨廷枢为他四处网罗来的江南才俊。

    秦浩明来的时候,酒楼里已经坐满两桌人,福建一带的名流大儒一个都没有,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小年轻,年纪最大的都不会到四十岁!

    “秦督,幸不辱命,你说的俊才乾度已经全部邀请到,这是王夫之、顾炎武、黄宗羲、陈明遇、冯厚敦……

    您没来之前,乾度跟他们聊了一些您为政的举措和原因,正需要您本人来解惑啊……哈哈……”

    秦浩明过来,众人都站起来叫秦督好,而张溥一一为秦浩明介绍来人。只是在介绍到陈明遇和冯厚敦,心里有些疑惑。

    今日来人可都是江南的俊杰,只有陈明遇和冯厚敦,一个是江阴的典吏,一个是江阴的训导,和其他相比,似乎有点不般配。

    不过想到他平常天马行空的做事风格,又稍微释然。

    “好好好……”

    张溥每介绍一人,秦浩明就哈哈大笑高声叫好,甚至拍着对方手臂,仿佛熟悉至极。

    到最后,更是招呼他们坐下,不要拘束,自己站着说道:

    “诸位都是江浙一带的年轻俊彦,此次本督在此设宴,原因无他,就是为了给结识各位江南名士,希望日后可以得到各位鼎力相助才是……”

    洋洋洒洒讲完,其中的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答道:“总督大人客气了,您亲自设宴邀请我等与会,实在是学生等人毕生的荣幸。

    秦大人是名动四方的将军,在京畿、草原杀得建奴鞑子闻风丧胆,落荒而逃,这份功业完全可以与戚爷爷相提并论了,令学生等人仰慕的紧……”

    “是啊,是啊,秦督威震八方,当世之名将,不让先贤??!”

    “秦督仁厚有加,乃是我等举子的幸事啊……”

    ……

    年轻人的话音刚落,四周围阿谀奉承的声音就如同潮水一般涌动起来,溜须拍马的大有人在!

    “秦督,学生顾炎武有话想问,不当之处,还请恕罪!”

    恭维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众人将眼光看向了说话的人,一个年轻人站在人群之中,面色沉静,高瘦的身材,看上去,卓然不群,整个年轻士子之中的领袖人物,顾炎武!

    “嗯,你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吧……”

    秦浩明保持微笑,从容答道。

    人才吗,总有些与众不同之处,今天,他也是做好准备的。

    “秦督大人,学生想问您,如今大明民生凋敝,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为何您还要怂恿皇上加征商税?这岂不是不顾百姓死活?

    实在是有违治国之道!”

    “宁人兄!”秦浩明的语气淡淡响起。

    顾炎武脸色一变,自古尊卑有别,虽然他不是迂腐之人,但是秦浩明身为堂堂的二品总督竟然直接呼自己为兄,倒是让自己有些难以接受了。

    他连忙躬身道:“总督大人,学生实在是不敢当,您直呼学生的名字即可?!?

    秦浩明摇摇手,示意不必如此,微笑着说道:

    “看你的年纪,只怕是已经快要到而立之年,比本督还要年长几岁,本督向来敬重你的学问人品,尊你为兄,倒是应有之义?!?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秦浩明接着说道:“你说现在民生凋敝正是需要休养生息之时,倒是不假,确实应该与民休息。

    然则,如何休息?怎么休息?让什么人休息?让什么人继续缴税?你有何见解?”

    顾炎武一愣,没有想到,秦浩明竟然反问,一连提了几个问题!

    “这个……”

    顾炎武脸色一红,不自信的答道:“秦督,既然是休养生息,自然是大明子民雨露均沾了,皇恩浩荡,岂能针对某一个人?”

    “哈哈哈……”

    秦浩明一阵大笑,答道:“宁人兄,你的答案却是错误的,不知道本督原来给皇上的条陈,你看过没有?”

    顾炎武点点头。

    “既然看过,那你应该很清楚,本督提出的条陈,首先是要免除农民的税赋。

    为什么要免除农民的税赋?

    很简单,因为农民的日子最苦,中原地带连年干旱,江南的某些地方又连遭雨涝,农民辛辛苦苦种上一年粮食,却连吃的都不够,当然要为他们见减税了!

    如果不为他们减税,让他们能够生活的下去,那我们这些父母官,还不如回家种红薯!”

    哈哈哈……

    桌上的众位学子听到秦浩明略带幽默的回答,一个个笑了起来,这个秦督倒是没有像其他官员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倒是亲和的很。

    “诸位也都知道,川陕豫晋几省的叛贼屡剿不灭,为什么?

    朝中的名臣宿将,动用了一个又一个,单单是剿灭的叛匪已经不下五六十万人了,为什么还会有农民叛乱,沦为草莽?

    还不是因为没有饭吃,活不下去了?我们再不给农民减税,那跟随叛贼造反的人会更多,如同这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众人纷纷点头,虽然他们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生,但是这个道理,还是很容易懂,所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这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如此,那大人为什么还要给商人增加商税呢?难道农民辛苦,商人们就不辛苦了吗?”

    顾炎武接着问道,这才是他的重点所在。

    对于大明的商税,或者说反思,他一直顾虑重重。

    感觉这样做,对商人们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自己见不到皇上,这一次与秦浩明这个始作俑者见到了,大好的机会,岂能交臂而失之?

    秦浩明微微一笑说道:“想必在场的诸位,心头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其中可是有着不少富家子弟,一个个脸色凝重的看了过来,仔细听着。

    “首先,本督要说的是,这税,必须要征!为什么?

    因为,我们先不说朝廷需要养活官员,需要赈济灾民,需要修筑水利,就是这边关的三饷,每年都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朝廷没钱,我们拿什么镇压这些叛贼?

    这些叛贼每攻下一处城池,就会大肆劫掠当地的巨贾豪商、地主老财,百姓更是苦不堪言,我们能够坐视不理吗?

    朝廷没有钱,拿什么抵挡满洲鞑子的侵略?

    你们要清楚,一旦建奴鞑子深入内地,那我们面临的可不是改朝换代那么简单?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这个位子是给有大德的人准备的,只有天子有的,能够给老百姓带来安居乐业,谁做都一样。

    但是要是满洲鞑子占据了我们江山,那就不是改朝换代了,而是亡族灭种,我们炎黄子孙,可能连祖宗牌位都给丢了!

    秦浩明的话音刚落,整个屋子中就骚乱起来。

    盖因为秦督的话太令人震撼了,先不说其他,单单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这样的话一旦说出口,那就是大逆不道,抄家灭门的重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