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九十三节 就看你们愿不愿意

第四百九十三节 就看你们愿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不至于,不至于如此。理就是这个理,天子也是明白人,诸位也是通达之士,本督才没必要掩耳盗铃遮遮掩掩,是不是?”

    秦浩明摆摆手,好像浑不在意般。

    实则内心无比懊恼,见到这些历史牛人,一时管不住嘴,今后要多加注意。

    包厢内的黄宗羲却是眼前蓦然一亮,涨红着脸问道:“秦督,难道农民是人,商人就不是人了?

    圣人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讲解众生平等???”

    秦浩明微微点头,虽然黄宗羲现在还年轻,但是这原始的民主思想却是有了,众生平等,不就是民主思想吗?

    秦浩明沉声道:“太冲兄,你说的不错,农民是人,商人也是人,这没有什么两样,一视同仁,方才为上策。

    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百姓没钱,如果收不到粮食,他们就得饿死。但是商人有钱,即便是他们没有粮食,还能买来吃!

    所以,本督有一个想法,就是按照收入规模来确定税率的办法。

    一个商户,一年收入十万两银子,利润在两三万两白银左右,我们按照十税一的办法征税,缴纳一万两银子,他们还有一两万银子可以支用,可以再投入发展。

    但是小型的商户一年收入两百两银子,其中利润不过数十两,我们如果也按照十税一征税,那缴纳二十两银子的税收,他们剩余的不过三五十两银子,度日就略显艰难了。

    如果是小型商户一年收入百两以内,按照十税一,他们剩余的利润,不过二十余两,那就只能艰难度日了。

    所以针对不同的商户分阶梯收缴税收,才是最合理的。

    多挣的多纳税,少挣的少纳税,这样,国中的豪商巨贾缴纳十分之一的税收,也不会伤筋动骨。

    小型的商户,却也可以安然度日,你们说不是吗?这其中可有不合理的地方?”

    众人眼中皆露出思索,听上去对于富商来说,有些不公平,但是一旦执行下去,对于中小商户来说,却是真正的福音,至少他们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而且你们别忘了,这些大商家可是享受着大明特权的,和朝中诸位无良大人相互勾结,上下其手。

    不用本督说你们也知道,这其中的龌龊令人触目惊心啊……

    来来,都举起筷子,边吃边聊……元亨,你坐到拱辰、培卿中间,你们三人应该有共同话语,他们今后就是你的副手……”

    听到最后一句,负责作陪和排位的杨廷枢朝陈明遇和冯厚敦二人频频侧目,不明白秦督缘何对江阴的两个小吏如此厚待和礼遇?

    他自然清楚,总督府侍从室每个人,都是秦浩明留在身边刻意栽培的对象,而作为第一司的司长,阎应元的位置更是名列前茅。

    而现在二人初来乍到,就被提拔到如此重要的地位,这里面绝对不简单。

    “元亨、拱辰、培卿,本督敬你们一杯,希望你们今后精诚合作,再……续写一段属于你们的传奇?!?br />
    端起酒杯,秦浩明满怀敬意面向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三人。同时,心里有些感慨,穿越就是好,可以改变他人的命运。

    历史上,他们是赫赫有名的江阴抗清三公。

    阎应元自不必说,建奴破城,陈明遇命令全家男女四十三人自焚死,而他复持刀与清军殊死作战,身负重创,身死僵立墙边。

    冯厚敦,江阴的一个训导而已,却和阎应元、陈明遇率领十万义民拒二十四万建奴于城门之外,城破后于明伦堂带冠向南自缢殉节,妻王氏,与其孀妹结衽投水死。

    中华自古多壮士,可杀不可辱。正是危难之际总有仁人志士,才使得华夏文化五千年不断绝。

    但是,历史却没有给他们应有的殊荣和香火,连任何记载都给抹去,委实让人无语悲哀。

    “当不得秦督如此,拱辰感谢厚爱!”

    排在末座的陈明遇惶恐起身,话语说得不是太利索,不知秦督为何这么看重他。

    冯厚敦还好一些,虽然是不入流的训导,可毕竟是文人。而他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典吏,和两省总督何止相差千里。

    复社巨子杨廷枢找到他说明来意时,他一路来都是云里雾里,实在不明白自己和近来威名赫赫的两省总督有何交集。

    若不是有好友冯厚敦陪同,说什么他也不敢和同桌的其他江南才俊同行至此。

    “夫贤士之处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拱辰切不不可妄自菲薄。

    秦浩明举着酒杯,目光随着八仙桌朝陈明遇、冯厚敦、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新人一一望去,心中充满成就感。

    时至今时今日,自己终于有能力和威望,可以征召这些大明俊才为己服务,甚至改变他们的命运。

    本督知道你们每一人都是有清名、贤名、才名之人,皆是江南一带的翘楚,缺的只是一个平台,一个机会而已。

    适才本督说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是,没有一班才干与德行出众的人帮衬是不行的,是以本督只能选择你们了……”

    王夫之却是皱皱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秦督大人,闽粤两省人杰地灵,这里的父母官虽然不敢说个个兢兢业业,然则才能还是有一些的,大人难道就这样将他们弃之不用?

    学生等人虽然不敢妄自菲薄,但是毕竟年轻,缺少了阅历,只怕难孚总督大人重望……”

    秦浩明微微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走到包厢中的书案旁,拿起毛笔,饱蘸墨汁,在一张宣纸上随意的画了两笔,说道:

    “而农,早就听闻你才华横溢,诗书画印无所不通,本督如果请你在这张纸上花上一副水墨牡丹或者山水,你能够画得好吗?”

    王夫之一怔,若有所悟,但还是说道:“秦督,这张纸已经被您涂抹过了,再叫学生画幅作品出来,除非是吴道子再世才行……”

    “那如果本督给你预备一张白纸呢?”

    “谢秦督指点……”说到这里,在场众人大多明白其意。

    将毛笔轻轻的放在笔架之上,秦浩明笑道:“诸位,这就像刚才本督想要邀请你们出仕一样,你们是年轻,缺乏阅历,治国的经验几乎没有。

    但是正是如此,本督才可以对你们量才而用,将你们的潜能一点点的挖掘出来,就像在这张白纸上,画出一副绝佳的山水一样。

    那些现成的官吏,他们也许很有才能,也许有的也兢兢业业,也许在官场上左右逢源,长袖善舞。

    但是,他们就想被我涂抹过的白纸,再想画成一幅世间神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你说我选择你们好呢,还是选择他们好呢?”

    王夫之一躬到地,口中说道:“秦督真知灼见,发人深省,学生拜服!”

    秦浩明呵呵笑道:“现在你们每个人的经学都已经很深厚了,只怕都要远在我之上,但是,经世致用之学,却是差了许多。

    本督希望你们尽快能够抛开这些四书五经,想要治理国家,致力民生,非经世致用之学不可,机会本督是给了你们,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