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百九十六节 以退为进

第四百九十六节 以退为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难道有错吗?

    崇祯近乎咆哮的声音在金銮殿中回荡着,叩问着某些尚有良知的官员,杨廷麟便是其中之一。

    在宣大和建奴打一仗,亲眼目睹敌人的凶残和百姓的疾苦,再受到秦浩明的影响,他的心里颇有触动。

    异族入侵,没有人能置身于外,也没有人有好果子吃?即使投降,那也是给别人当狗,那容你堂堂正正站着活?

    这一刻,瞧着崇祯愤怒的眼神,再想到东林党龌龊的手段和秦浩明昔日的话语,杨廷麟有了一丝明悟。

    崇祯皇帝和秦浩明以及东林党人,谁忠谁奸,谁为国谁为民,已经自不待言。

    “皇上,君子好义,小人贪财,一味的追求微末小利,不是正道??!”

    “皇上,太祖爷曾经说轻徭薄赋,这是祖制,不能擅改。

    世宗肃宗皇帝前的几位祖宗,多次向外派出内监,弄的天怒人怨,民乱不断,今日若重新此事,那就是开祸乱之源,皇上慎之!”

    短暂的安静过后,两个东林党的御史上前,发表了言论。

    崇祯皇帝高高在上神色没有方才的愤怒和郁闷,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的讥笑。

    东林党人也就这点能耐,打打嘴炮,没有一点新意。所提出的理由,不是祖宗法度就是圣贤道理,可都经不起一驳,站不住脚的说法。

    秦爱卿信中所说的果然有用,这些道理一条条的摆出来之后,东林党似乎乱了阵脚。

    那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城墙遮蔽,军队护卫的理论,都是这秦爱卿奏折中提及,自己当时看了,就觉得这是无可辩驳的硬道理。

    今日在朝会上拿出来讲,果然有效。

    此刻,这两人就仿佛是小丑,根本无力辩驳,只是苍白的言语,再也没有往日的咄咄逼人,占尽道理的模样。

    “你们还有脸谈祖宗?”

    崇祯嘿然冷笑,头上的冠冕玉珠随着他头颅晃动而发出美妙的声音,“历朝历代时局有如此紧迫动荡过吗?

    你们身为朝臣,有谁能解决前方将士的粮饷,也请拿出具体条陈?”

    崇祯语气称不上犀利,可心中的怒气却表现得实实在在。

    都察院的两位都御史刚才还耿直谏言,此时却后退两步,再也不愿意出头说话了,众人目光短暂的交流了一阵,到最后还是都集中到钱谦益身上。

    钱谦益心里长叹一声,皇上语气不犀利,可言辞犀利,众人被他气势所夺,乱了心神,以至于没有讲中问题的重点。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皇上说的有理。

    但经营许可证、海关总署皆是秦总督私自所为,未经内阁批示,若是其它督抚纷纷效仿,还要大明朝堂何用?

    况且,此弊端一开,则朝堂和天下万民苦不堪言。若真要开此新政,不妨拿出条陈规章来。

    所以臣以为,不若内阁和户部以及内宫各监商议,拿出个办法来,再施行如何?”

    钱谦益不愧为官场老油子,这番话既打击秦浩明目无朝廷之意,又审视夺度达到自己的目的。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句话的确没有任何错误,如何反驳没有错的话,尤其还是在天子口中说出来,那就必须用点手段。

    从目前的朝局来看,想一棍子打死秦浩明已然不可能,那就以退为进,等地方闹腾起来再说。

    朝中诸位大臣都愣住,心想这等事钱侍郎怎么能答应。

    不过随即几个反应快的就明白过来,兵部尚书陈新甲和御史大夫袁尚一起附和说道:

    “皇上,钱侍郎说的是正论,万事皆有法度,秦总督在闽粤施行的是大事,内阁和户部商议之后,一切施行不迟?!?

    “微臣附议!”

    从方才的人人反对,到现在的陈新甲和几位重臣附和,形势已经大大的逆转,可崇祯皇帝却突然感觉整个人很疲乏,有点彻底死心的感觉。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作为政治人物,而且是久经风浪的大人物,要先懂得控制情绪。

    哪怕有人当面杀自己全家,该笑的时候还是要笑,并且按照剧情的安排,笑得要多灿烂便有多灿烂,做到了这一点,才算是个合格的政治人物。

    崇祯没有人教他这些,过往他一贯是大开大合,率性而为。

    但今天他的表现其实很不错,该怒的时候怒,该冷笑的时候冷笑,表情既生动又走心,演技精湛。

    只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是君王,是统帅天下的皇帝,可却指挥不了朝堂上的群臣。

    钱谦益的意图一点都不难猜测,他就想拖,用拖时间的办法等待破局来临。

    薛国观、陈演下台之后,目前的大明王朝并没有首辅、次辅,崇祯一直下不定决心,找谁来担任合适。

    原本他有些属意让周廷儒,可按今日的时局以及群臣的表现,他心里有了另一个人选。

    或许,一切等秦爱卿大胜归来之时,可以问问他的意见。

    崇祯十三年五月初十,泉州安平镇码头。

    郑芝豹正在船坞旁边,指挥将士把一具一具的强弩搬上船只。

    船坞里停了许多三千料的大海船,这些船明显经过改装,甲板之上没有船舱,整个甲板一片平坦。怎么看都不像已经完工的船只。

    却是这些半成品,在郑芝豹看来已经完工两侧有桨,有明轮。加上最上面的直通甲板,就是郑芝豹想要的形态。

    这能最大限度装载人马与物资,并不需要如何舒适,连遮风避雨都不需要。

    此番长途奔袭,重要的就是人马辎重,面对精锐的建奴,不得不多考虑。

    开战之日已然不远!

    下午郑芝豹回到营寨,大哥郑芝龙和几个兄弟都在,又是商谈许久。

    快到傍晚,整个营寨擂鼓聚将。

    等到几十个军将到齐,郑芝龙开口说道:“船只已然准备完毕,后日大早登船出发,所有营曲,今夜整军完毕,全营枕戈待命,不得有误?!?

    “遵命!”几十军将齐刷刷得令离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