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节 真的很酸爽

第五百节 真的很酸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不管这个朝鲜官员是否在表演,但秦浩明必须承认,此人说的这些还真是实情,棒子们内心确实还一直奉大明为宗主国,仰慕华夏文化。

    对于建奴的入侵,李倧真的是极力反抗,最后实在不是建奴对手,整个朝鲜才被迫向建奴投降。

    穷鬼一个的建奴可没有大明那么仁慈,在李倧投降之后,对朝鲜进行了横征暴敛,让朝鲜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这就让李倧更加希望回到大明的怀抱,大明当宗主国的时候多好啊,这老大哥太会照顾小弟了。

    只要逢年过节,他派人送上一封言辞华丽的国书,使劲拍拍大明皇帝的马屁,就能得到一大堆的封赏。

    这些封赏对于国小民寡的朝鲜来说,那可是一大笔银子,足够让朝鲜王室过上奢华的生活。

    甚至于,自己被欺负了,只要向老大哥求救,大明就会立即送粮派军,帮助小弟出头。

    想想当年日本的丰臣秀吉统一倭国后,直接渡海攻打朝鲜,把朝鲜都打懵了,眼看就要灭国了。

    结果,朝鲜国王向老大哥一求救,大明就迅速派遣几十万大军,耗资数百万两银子,帮助小弟打败倭奴。

    看看,这老大哥多好啊,出人出军,赶走倭奴,最后竟然什么都不要。

    棒子国那叫一个舒坦啊,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样的宗主国,那个小国不喜欢???

    再看看建奴,自从李倧投降之后,不仅要李倧断绝和大明的联系,奉建奴为主,更是要年年进贡大量的财宝,可劲的剥削朝鲜。

    这放在大明身上,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比如此鲜明,朝鲜国王李倧除非脑袋坏掉,否则就不会不想念大明。

    有时候,秦浩明对于华夏历位帝王好大喜功的脾性,着实不耻。

    除了少数开国明君,后面的子孙绝大多数都是酒囊饭袋,目光短浅就不说了,竟然没有一点战略眼光。

    真以为地大物博,就可以随意挥霍了,怎么就没有一点进取心呢?

    就是这个朝鲜,屁大的地方,一个搅屎棍的国家,几千来,不知让汉人留了多少性命多少血泪,而且正常历史上,它还会继续如此。

    历史证明,这是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样的一个搅屎棍,天天放在自己眼前,光是看着就恶心。

    无论如何,搂草打兔子,不趁这个机会拔掉他,秦浩明真是心有不甘。

    他可不是熟读阉割版的腐儒,讲究仁义道德好大喜功,他是现实主义者,真正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秦浩明知道,只有你的拳头一直最大的时候,所有人才会尊重你、畏惧你、歌颂你。

    但如果你什么时候衰弱了,以前再听话老实的小弟,他也会摒弃你、厌恶你、投靠敌人的怀抱。

    因为历史证明,现在朝鲜、倭国、交趾、菲律宾、马来西亚……哪个不是如此?

    所以,这个时候,秦浩明看着眼前这个朝鲜官员的哭诉,并没有露出丝毫同情心,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借口。

    说到底,李倧不管是奉大明为主,还是现在改投建奴,都是为了朝鲜自己的利益,没有他说的对大明那么忠诚。

    李倧真的要是对大明死忠,他就是战死,也不会投降建奴,大不了他完全可以带着王室家眷,逃到大明,寻求庇护。

    只要朝鲜王室在大明,至少在名义上朝鲜依旧不会投降建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仅是放在嘴上说说而已。

    他们希望回归大明怀抱,那是因为他们发现原来投降建奴之后,人家依旧不曾将他们当人看。

    敌酋皇太极可没大明皇帝那么大方,不仅逢年过节不给朝鲜封赏,还要一个劲的剥削他。

    秦浩明这次北上占领济州岛,一方面是为了牵扯建奴精力,另一方面是来让朝鲜流血牺牲,或者说,他有更大的战略意图在里面。

    “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和你们大王快速联系上?济州岛是由你全权负责吗?什么职务?”

    拿定主意的秦浩明,仿佛是这里的主人,压下心头的一些想法开口问道。

    “下官姓朴,名锦辉,字举仁,曾在大明国子监学习过。现是全罗道济州岛从六品州牧,和大王联系恐要几日时间?!?

    朴锦辉摸了一把眼泪,俯身恭敬的说道。

    朴槿惠?

    秦浩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有这么巧吗?学得倒还不错,名,字,全都有,连官职都和大明一样。

    “本督秦浩明,乃大明闽粤两省总督。此番收回济州岛,是有其他目的。你品级太低,不方便说给你听。

    有没有办法在不惊动建奴的情况下,快速联系到李大王,军情紧急,耽搁不得?!?

    秦浩明寻了张椅子大喇喇的自顾坐下,也不理朴锦辉,左右文武侍立一旁,天朝上国的风范展现无疑,这让年轻的士子们很激动。

    当天朝上国的感觉,真的很酸爽。

    “崇祯皇帝仁慈,秦总督高义,下官在这里替我家大王多谢天子,谢过秦督大人!谢过诸位将士?!?

    听闻喜讯,朴锦辉噗通跪下,拍着地上的青砖嚎嚎大哭,“秦督,我们可算是等到王师了,那些清狗残暴无常,都不是人啊……是畜生……

    下官立马禀报全罗道知府金大人,由他和大王联系,派朝廷重臣和秦督洽谈,您看如何?”

    仁义啊,老大哥终于派人来解救小弟,而且还是天朝的两省总督,瞧他如此年轻便身居高位,说不定还是哪家的勋贵之后。

    你看看海上那些大船,足有几百艘,他在济州岛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大船?

    特别是有几艘大福船,上面足足安置有近几十门火炮,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隔着老远望去,就让人胆寒。

    再看看那些登陆的士卒,一个个甲胄精良,武器锋利,训练有素。

    这样的舰队,这样的士卒,除了天朝的王师之外,估计也只有北方的建奴,能有这样的军队了吧?

    朴锦辉知道,想要单凭朝鲜的力量,估计这一辈子都别想摆脱建奴的压迫,唯一的希望,就是借助于大明的力量。

    可是,这些年来,建奴锋芒正盛,与大明的战争,往往都是以建奴大胜结局,大明自顾不暇,根本顾不上他们,这让他们越发失望。

    但是,这一次朴锦辉从这位年轻的总督身上,看到了希望,他没想到大明竟然还能有这么一支精锐的军队。

    要是换在朝鲜,估计要想养活这样一支精锐军队,得举全国之力,才能勉强办到!

    应该说此时的棒子很朴实,没有后世狂妄不可一世的模样,一切都是钱惹的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